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老鼠劉傢

  相傳民間有這麼一個規矩:祭祖時,神壇上要擺個老鼠牌位,跟祖宗並列祭祀,說起這個規矩,可有一段大來歷……
  
  明朝正德年間,朝中有個叫劉義山的言官,為人正直,剛正不阿,榆木腦殼不轉彎,遇事強抗強諫,愛跟皇帝老兒唱反調,外號劉倔頭。他歷經三朝,皇帝雖知他是忠臣,但不太喜歡他。劉義山官不大,在朝中卻很有威信,從天子到皇親國戚,都有點怕他。
  
  這年,孝宗皇帝升瞭天,登基即位的是大明王朝歷史上有名的昏君武宗朱厚照,年號正德。這小皇帝性格乖戾,行事怪異,貪財好色,愛玩新鮮刺激的玩意兒,是歷史上最搞怪、搞笑的一位皇帝。
  
  有一回,這皇帝私自出宮,跑到宣府大同去玩,碰到一位絕色的民間少婦,正德小皇帝又玩起瞭“遊龍戲鳳”,把少婦帶回皇宮,準備封嬪妃伴君王。
  
  這事京師路人皆知,那些老不死的大臣一齊上書勸諫,說皇上如此胡來有違祖制,更討厭的是劉義山那東西,居然抬出太祖洪武爺的禁令來……
  
  原來,洪武爺開國後,鑒於元朝後宮幹政、女主專權、擾亂朝綱,專門立瞭這樣一道禁令:後世皇帝擇後選妃,要先經大臣廷議交禦事房辦理,所選皇後、嬪妃,不論門第、出身,都要看她德行如何、賢惠與否,如德行有虧,不守婦道,長得再漂亮也不得選入後宮,違令者,大臣可以按此禁令,聯結三臺六部官員,嚴懲違制皇帝,輕則打板子,重則可以廢帝立新君。
  
  太祖頒發的這一道嚴旨,藏在禦事房旁的一個偏殿內,由侍衛嚴加看管著,因為後代皇帝不管昏君還是明君,都不敢有違此令,加上此令隻管天子一人,沒有頒佈天下,年深日久,大傢都曉得有這麼一道旨意,但沒人見過。有這個東西在,荒唐的正德小皇帝也感到頭上懸瞭一把利劍,不敢過分造次瞭。
  
  美人進宮才一夜,劉義山那老東西就叩宮進諫來瞭,皇帝本不想見這老厭物,可聽太監說劉老東西帶瞭一百多位文武官員,齊刷刷候在宮外,跪瞭黑壓壓一大片。
  
  正是炎天暑熱,好幾個老臣中暑瞭,驚動瞭後宮太皇太後老祖宗,皇帝聽說驚動瞭太皇太後,又見百官齊來強諫,自知眾怒難犯,隻好令太監勸回眾官,並傳劉義山一人進宮面君。
  
  這劉義山進宮後,也不客氣,磕瞭三個響頭,就向皇帝上瞭一本。
  
  皇帝看瞭奏本眼睛冒火,心想這老劉也真是的,哪壺不開提哪壺,一開口就說什麼皇上無道有違祖制,將民間已婚之婦帶入深宮為嬪妃,奪良民妻室、污聖主之德,比那商紂王有過而無不及,真是字字如針、句句是刀!
  
  皇帝壓住怒火,咬牙切齒地問:“劉卿怎知她是有夫之婦、不潔之女?”
  
  劉義山說他早已查明,這個女人的丈夫是個老實匠人,去年冬上奉父母之命、依媒妁之言,跟這女人拜堂成親,人傢是堂堂正正的夫妻。
  
  君臣一番辯論,皇帝理屈詞窮,他結結巴巴地問:“依、依卿之見,如、如何處置?”
  
  劉義山說速將此女送歸原夫,賞些金銀安撫傢屬,然後皇上再下個“罪己詔”,詔告萬民,算賠禮道歉。
  
  皇帝一聽差點跳瞭起來,兩件事哪一件他都不願做:一是這小皇帝已被眼前這美女迷瞭魂,怎舍得送還夫傢?二是叫真龍天子下罪己詔,向子民承認自己奪人妻室,身為皇帝帶頭違反大明律,這讓皇帝的臉往哪兒擱?但他又不好直說自己不幹,隻得施以緩兵之計,假惺惺地說道:“劉卿且回,容朕想好再說。”說完,皇帝滿臉通紅地拂袖而去。
  
  劉倔頭見皇帝不理他,頓時倔性大發,在宮中頭撞南墻以死相諫,直撞得頭破血流,昏倒在地,慌得宮女、太監亂作一團,又傳到太皇太後耳裡瞭,老祖宗忙派太醫急救劉義山,又派人責問皇帝:“如此待老臣,不怕冷瞭天下人的心嗎?”
  
  皇帝被劉倔頭一鬧,早已是心內煩躁、六神無主,皇帝一煩,他身邊江彬、谷大用兩個心腹寵臣坐不住瞭,兩人一商量,跑到皇帝跟前,說是劉老頭這一鬧,弄得群情激憤,太皇太後也不滿瞭,這對皇上不利呀,皇帝忙問兩人有沒有什麼好辦法,谷大用眼珠一轉,說:“有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