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賽鏢

  襄陽自古多武林高手。
  
  清朝末年,襄陽出瞭兩個飛鏢大俠,一個是隻有一隻手的張三,人稱“獨臂張三”,另一個是隻有一隻眼的李四,人稱“獨眼李四”。
  
  張三和李四師出一門,是親密無間的師兄弟,使的都是燕尾鏢,兩人的飛鏢絕活不相上下,百米之
  
  內,天上的飛禽地上的走獸,隻要兩人的鏢一出手,準會百發百中。
  
  至於對付活生生的人,他們的飛鏢想射人的眼睛不會射到鼻子,想射人的喉嚨不會射到耳朵,所以在襄陽一帶,隻要提起獨臂張三和獨眼李四,那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人各有志,獨臂張三清心寡欲,喜歡過清靜的日子,因而就隱居在鳳凰山的山林中,成天習武練鏢,拾柴采菇,過著悠閑自得與世無爭的日子。
  
  獨眼李四就不同瞭,此人性格粗暴,而且耐不住寂寞,又喜歡吃喝嫖賭,因而在出師之後便拉起瞭一幫子人馬,在襄陽一帶幹起瞭打傢劫舍的土匪行當,並在地勢險要的虎頭山上占山為王。
  
  話說回來,這獨眼李四雖是粗暴之人,卻粗中有細,他知道人多勢眾的道理,就三番五次邀師兄獨臂張三入夥。
  
  李四對張三說:“師兄,你到我的山頭上來吧,你我兩人聯手做事,憑咱們的本事,整個襄陽誰還敢對咱們說一個‘不’字?就是官府,也奈何不瞭咱們。咱們兄弟可以天天吃香的喝辣的,過著神仙般的日子,你看咋樣?”
  
  張三好言拒絕瞭,他還勸說李四不要做打傢劫舍、殃及百姓的事,但李四不肯聽。
  
  李四一夥常年騷擾鄉裡,襄陽百姓苦不堪言,於是官府決定調集重兵,想要對虎頭山進行圍困,一舉將李四圍殲。
  
  也就在這個時候,張三悄悄去瞭襄陽府,請官府不要再插手此事,由他來處理,官府一聽,求之不得,便答應瞭。
  
  這一天,張三去瞭虎頭山,見瞭李四後,張三自然先勸說瞭一番,但李四早過慣瞭強盜的生活,不肯投降官府。
  
  張三見勸說無效,最後隻好說:“我知道師弟你的性格,我也不想勸說你什麼瞭,隻求師弟一件事,我們比射飛鏢,以輸贏來論事。”
  
  李四說:“好,這個我答應,你說怎麼個論事?”
  
  張三說:“要是我輸瞭,我立即下山,再也不管你的事瞭;要是你輸瞭,你再也不要幹強盜的行當瞭。”
  
  李四當即一拍胸脯,說:“好,師兄,我隻有一隻眼睛,比你兩眼更聚光,我是不會輸給你的!”
  
  於是,李四命人送來兩個蘋果,兩人各拿一個,各自放在自己的頭頂上,兩人分別向後退瞭百步左右。
  
  李四讓張三先發鏢,張三大聲喊道:“不,你是師弟,我得讓著你,還是你先來吧!”
  
  於是,李四就先動手瞭,他一抬手,隻聽一聲“嚓—”張三頭頂上的蘋果應聲落地。
  
  李四得意地大笑道:“師兄,怎麼樣?我的飛鏢射得還準吧?”
  
  張三說:“師弟,你真是瞭得,不愧為襄陽鏢王!”
  
  該張三動手瞭,他從腰間拿出鏢來,舉在眼前看瞭又看,然後揚起瞭手。
  
  但猶豫瞭半晌,張三又顫抖著把手放下瞭,對面的李四催促道:“師兄,你還猶豫什麼?是不是怕射不準?要不你就認輸吧!”
  
  張三又揚起瞭鏢,再三瞄準,最後咬瞭咬牙,“嗖”的一下把鏢射瞭出去。
  
  張三這邊的鏢一出手,就聽到對面的李四大叫一聲:“哇—”
  
  眼前的情景出乎在場所有人的意料:張三的鏢竟然打中瞭李四的眼睛!
  
  頃刻間李四滿臉是血,痛得慘叫起來。
  
  張三趕忙跑瞭過去,流著淚,對捂著眼睛的李四說:“師弟,我……我……沒射中蘋果,我輸瞭,我言而有信,從今往後再也不管你的事瞭!”
  
  李四捂著鮮血淋漓的臉哀叫著:“師兄,你、你的飛鏢絕活咋成這個樣瞭?過去,你的鏢技可不在我之下呀!”
  
  張三愧疚不語,默默地離開瞭,他下山的時候神情不安,心裡非常難受,一邊流淚,一邊跪在地上,朝山上磕瞭三個響頭,心裡默默念道:“師弟,你民憤太大,為兄不得不這樣做,隻有這樣才能保住你的一條性命,對不住你瞭!”
  
  獨眼李四從此兩眼都瞎瞭,一個瞎子,還成得瞭什麼氣候?原先跟他當強盜的那些人很快便作鳥獸散瞭,襄陽一帶從此安寧無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