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做人要實在

  阿P的小舅子今兒舉行婚禮,老婆小蘭一大早就叫他搞輛好車幫著去接新娘,好充充門面。這事兒原本不難,阿P的工作就是給單位裡的頭兒開小車的,輕易就能搞到一輛大奔或勞斯萊斯,可小蘭哪裡知道,阿P前段時間剛被單位精簡掉,他好面子,一直沒敢聲張,天天溜出門裝著“上班”去,其實是在大街上消磨時光,他幾次想對小蘭說明真相,可話到嘴邊又吞瞭下去,他不想破壞自己在老婆心目中的光輝形象呀!現在,老婆要他借車,他能不答應嗎?
  
  阿P硬著頭皮出門,他連撥瞭幾個鐵哥們的電話,可這些小子一聽阿P要借車,語氣馬上變得遲疑不決,畢竟是一百多萬的名貴車呀,要有點磕磕碰碰的,誰負責?阿P氣呼呼地掛瞭電話,借不到車,回去沒法交差,他隻好漫無目的地在街上閑逛起來。
  
  阿P沒走幾步,他的腳尖突然踢著瞭一個東西,低頭一看,隻見地上躺著一個亮晶晶的鑰匙,阿P撿起來細細一看,好傢夥,竟是寶馬車的鑰匙,名貴轎車的鑰匙就是與眾不同,一眼就能分辨出來。
  
  阿P的大拇指不自覺地在鑰匙遙控上摁瞭一下,這是找車的指令,信號發出,車子就會自動發出聲響,嘿,真想不到,前面果真傳來瞭“嘟嘟”的鳴叫聲,阿P大喜,沖上前去,轉過一個街角,隻見一輛烏黑鋥亮的寶馬車出現在面前,阿P撿到的鑰匙正是這輛車上的!阿P有些奇怪:這裡並不是停車的地方,怎麼會停著這麼一輛名貴的轎車呢?難道車主人不怕被人偷走?阿P摁瞭開鎖鍵,再把車門一拉,乖乖,門開瞭!他瞄瞭一下四周,隻見人來人往的,幾個行人還向他投來艷羨的目光,看樣子是把他當成開寶馬的有錢人瞭。阿P心想,還是報警通知車主人吧,正在這時,手機響瞭,小蘭在電話裡甜膩膩地問阿P搞到車子沒有……
  
  要說這阿P,這大半輩子,貪點小便宜,使點小性子,耍點小心眼,那是有的,但他做人的大方向是沒錯的,違法的事可是從來沒幹過,可這一回,就在這一時之間,阿P看著身邊的寶馬,竟然頭腦一熱,把主意打錯瞭,他想,反正這車放在這裡也不安全,幹脆自己替車主人“保管”一個上午,中午再完璧歸趙,這也不算犯法呀!想到這裡,他操著手機大聲對小蘭說:“我搞到瞭一輛寶馬,你看夠不夠檔次?”阿P這話一說,手機那頭立即傳來響亮的一聲脆吻,阿P飄飄然瞭,他不再遲疑,彎腰鉆進車裡,“哧溜”一聲把寶馬發動瞭。
  
  前面是個岔路口,由於沒有紅綠燈,來往的車輛顯得有點混亂,碰到這樣的情形,向來都是自行車不讓行人,摩托車不讓自行車,轎車不讓摩托車。阿P慢慢放緩瞭速度,悠閑地望著車外,突然,他看見一對五十多歲的老夫婦,穿得挺幹凈利索的,那老漢蹬著一輛破自行車,車技也不怎麼樣,他吃力地載著老婦人,自行車有些左搖右擺的,老婦人卻臉露微笑地坐在自行車上,顯出非常幸福的樣子。
  
  就在這時,從一旁突然沖出一輛白色小轎車,“哧溜”一聲就到瞭老兩口跟前,老漢猝不及防,抓車把的雙手劇烈搖晃,把持不住,眼看就要栽下來,老婦人驚叫一聲,虧得她手腳還靈便,就在自行車即將傾倒的剎那間,她雙腳踮著地面,趁勢下瞭自行車,也就在這個時候,“啪”一聲,那輛破自行車倒在白色轎車的前蓋上。老漢單腿支著地,好容易才把自行車扶起,臉上滿是驚慌之色。
  
  這時,白色轎車的門“砰”一聲打開瞭,一個穿戴華麗的女人從車裡鉆瞭出來,她到車頭前察看瞭一下,立即大驚小怪地尖叫起來,她扭著腰肢沖到老夫婦跟前,扯著老漢的衣服要賠錢。老漢聳拉著腦袋,焦急地搓著雙手,這是卑微者面對權貴的怯懦,破自行車跟人傢名貴轎車撞在一起,說多寒磣就多寒磣,真的連爭辯的勇氣也會喪失。女人向來不把騎自行車的窮人放在眼裡,她抓著這個機會,滔滔不絕地數落著老兩口,什麼鄉下人不懂交通規則呀,什麼沒事就不要到城裡逛呀,等等,不堪入耳。
  
  阿P看著氣焰囂張的女人,立刻湧起一股火氣,他平素最看不慣這種仗勢凌人的有錢人,他從車上下來,走到女人跟前,手指著她的鼻子罵道:“臭娘們,開著小破車出來忽悠個啥?把我爹娘嚇著瞭,你說咋辦?”
  
  老兩口正被女人罵得像遭瞭霜打的茄子,見來瞭個幫忙的,馬上舒瞭口氣,可一聽阿P的話,不對呀,咱怎麼成他爹娘瞭?阿P偷偷向他們眨眼示意,他倆總算明白瞭,於是默不作聲地站在旁邊。女人本來就是欺善怕惡的主兒,見眼前這個男人開的是寶馬車,又長得五大三粗的,立刻吞吞吐吐地說:“是、是你爹娘碰、碰到我車子的……”
  
  一聽這話,阿P真來氣瞭,他指著被撞倒的自行車說:“你懂交通規則嗎?俺爹娘是直行,你是橫斜裡沖出來的,是誰撞誰啊?你以為開著小破車就可以橫沖直撞嗎?”說罷,阿P裝模作樣地要給自己在交警大隊當大隊長的“同學”打電話,女人的傲氣徹底泄瞭,她按住阿P撥電話的手哀求道:“大哥,別報警,這樣吧,我、我給伯父、伯母賠償損失吧……”
  
  阿P要的就是這個效果,他把手機放回口袋,不屑地說:“誰稀罕你的臭錢,老子今天告訴你,不要仗著有幾個臭錢就看不起勞動人民。”後面這句,阿P也不知是怎麼想到的,頭腦裡靈光一閃,說出嘴才發現自己說話特有水平,不過,還有更絕的在後面——阿P向女人提出兩點要求:一、向自己的“爹娘”賠禮道歉;二、親自把破自行車扛到寶馬的車後廂裡。
  
  第一個要求不難,女人真的低眉順眼地向老兩口道瞭歉,第二個要求就難辦瞭,女人從小嬌生慣養,皮細肉嫩,一下要扛起幾十斤的一堆破鐵,直累得香汗淋漓、一步一喘氣。十來米的距離,那女人整整花瞭五分鐘,趾高氣揚的尊容不見瞭,昂貴的絲襪被劃開口子瞭,頭發也散落下來瞭,花瞭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才把自行車在車後廂拴穩,這時,女人有氣無力地回過頭問:“大、大哥,行、行瞭唄?”阿P出瞭氣,心滿意足地點點頭,這當兒,周圍早已圍滿瞭人,他們目睹瞭這一幕教訓勢利眼的鬧劇,禁不住拍手叫好。
  
  阿P好事做到底,反正老兩口的自行車也壞瞭,幹脆載他們一程算瞭,於是他把“爹娘”讓進瞭車裡,阿P關上車門,得意地對那對老夫婦說:“老人傢,剛才我玩瞭個小花招,就唬得那女人夠嗆,嘿嘿……”阿P見後座沒人答腔,透過後視鏡一看,看到老兩口正似笑非笑地瞅著自己,便疑惑地問:“老人傢,你們咋啦?”老漢臉上的表情有些不自然:“小夥子,這車是你的?”
  
  一聽這話,阿P不由打瞭一個激靈,畢竟做賊心虛,舌頭也有些不靈活瞭:“不、不是我的,是我向朋友借的。”那老漢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裝潢精美的煙盒,從裡面取出一根巴西雪茄,點著瞭,老練地把車窗摁下一道口子,慢吞吞地吐出一口煙圈說:“向朋友借的?我看你是偷來的!”阿P這時有點愣瞭:這老頭這會兒往車座上這麼一靠,雪茄這麼一銜,煙圈這麼一吐,怎麼看都像是個身份不凡的有錢人,阿P的頭皮炸瞭,他不敢隱瞞,便竹筒倒豆子,把事情全“交代”瞭,末瞭,他重新聲明:“我絕沒偷這車的想法,我不過想借用一個上午,用完馬上歸還。”
  
  老漢微笑著說:“小夥子,你要是不承認,我可要報公安瞭,你知道這車是誰的嗎?這車子是我的呀!”阿P嚇得差點從駕駛座上蹦下來,真邪門瞭,竟然把車主人請上瞭被“偷”的車子上!
  
  老漢不緊不慢地說瞭他們的故事:老兩口是本市的老住戶,年輕時到外國留學深造,學成後想回國,卻因為時值“文革”期間,報國無門,隻好加入外國戶籍,創辦瞭一個高科技公司,很有資產。現在落葉歸根,他帶著畢生積蓄和技術回到祖國,被聘為本市高新技術開發區的首席顧問。今天老兩口開著寶馬在市區閑逛,看到馬路上自行車來回穿梭,老漢想起初戀時用自行車載著愛人逛馬路時的情形,“老夫聊發少年狂”,一時心血來潮,立即下車向一個路人買瞭一輛老式自行車,然後載著老伴到那些已變瞭模樣的街頭小巷閑逛,重拾昔日回憶,沒承想走得匆忙,連車鑰匙丟瞭都不知道,更想不到在岔路口竟會被一個勢利的女人撞上,要不是阿P仗義解困,他們真不知該如何是好。
  
  阿P明白瞭事情的來龍去脈後說不出一句話來,老漢沒有責罰阿P,而是笑嘻嘻地詢問他的傢庭、工作情況,阿P沒有隱瞞,說瞭他下崗的事,老漢想瞭想,問:“小夥子,這車你開著習慣嗎?”
  
  阿P不知所措地點點頭,“那以後這車歸你開瞭,行嗎?”阿P沒反應過來,老婦人開腔瞭:“我們準備雇你作司機,你答應就點點頭。”
  
  阿P開心得幾乎要發瘋瞭,他樂呵呵地連連點頭,正在這時,手機響瞭,原來是小蘭來催車瞭,老漢問明情由後樂瞭:“停車吧,我們還想騎著自行車過過癮呢,你把這車開去吧。”
  
  阿P一聽樂壞瞭,他粗著嗓門,朝著手機嚷道:“老婆,車子馬上就到!”話剛說完,電話那頭立即傳來響亮的一聲“叭”,又是一個脆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