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西瓜為什麼這麼甜

  PART。1神秘的賣瓜人
  
  王長鳴是地區農科所的研究員,這兩年一直致力於改良當地的西瓜品種,可苦於當地的土質水質,反復實驗,結果都不太理想,這讓他很苦惱。
  
  這一天下午,王長鳴的妻子白麗從外面買瞭一個西瓜,切好後給王長鳴送進書房,白麗以為他會像往常那樣隨意咬上兩口就瞭事,誰知丈夫咬瞭一口頓時神色大變,放下報紙,死死地盯著西瓜,這讓白麗嚇瞭一跳,她趕緊問:“老王,瓜壞瞭?”
  
  王長鳴問:“你這瓜是哪裡買的?”
  
  白麗走到窗戶前,往下一指:“你看那賣瓜的老頭還在呢!”
  
  王長鳴趕緊走到窗前看,這時,樓下小區門口正站著一個老頭,兩鬢花白,身板子卻挺硬朗,大熱天頭上紮著一條破爛的毛巾,正在那裡賣瓜呢!王長鳴見賣瓜老漢準備往車上套驢離開,便慌慌張張地奔瞭出去。
  
  王長鳴一口氣跑到樓下,跳上自己的白色捷達,駛出小區,跟在賣瓜老漢的驢車後頭,慢慢地往城外駛去。
  
  王長鳴為什麼要跟蹤這個裝束怪異的賣瓜老漢?因為今年夏天,整個地區缺水嚴重,西瓜大幅度減產,加上現在的瓜農濫用農藥、化肥和催熟劑,西瓜不甜,質量大不如往年,而農科所的同事們卻說過這麼一件怪事:有一個老頭,經常到城裡來賣瓜,他賣的西瓜皮亮瓤紅,水分足,很甜;最關鍵的是這老頭很奇特,大熱天趕著一輛破驢車,瓜好價低,別人問他的瓜為什麼這麼甜,他吞吞吐吐地不肯回答。
  
  王長鳴聽同事說的時候並不在意,今天吃瞭一口西瓜後立刻感覺這絕對是超級優質瓜,再從窗戶一看,便感覺賣瓜的人正是同事們議論的那個怪老頭,於是便決定偷偷跟著,他要去暗中打聽打聽這老頭的種瓜秘訣到底是什麼。
  
  PART。2秘境追蹤
  
  驢車不緊不慢地往郊外行去,出乎王長鳴意料的是,驢車一走就是三個多小時,眼見賣瓜老漢趕著驢車拐上一條崎嶇的小路,到瞭一傢破落的農舍前。王長鳴坐在車裡,遠遠看見那傢農舍裡又出來一個老頭,兩個老頭嘀嘀咕咕聊瞭幾句,接著就開始往驢車上抬一塊大石頭。
  
  之後,賣瓜老頭遞給另外一個老頭一些錢,然後賣瓜老頭告辭,趕著驢車,沿原來的大路往回走。驢車和捷達車擦肩而過的時候,王長鳴一看,見驢車上裝的那塊石頭竟然是一塊墓碑!
  
  驢車回到大路後轉回瞭頭,又往城裡方向走去,王長鳴遠遠跟在後頭,這一跟又花瞭一個多小時,直到太陽偏西,才見賣瓜老漢趕著驢車走到一條小路上,走著走著,前面出現瞭一片茂密的樹林,賣瓜老漢走進瞭樹林,前面又出現瞭密密麻麻的墳堆,驢車順著墳堆中間的一條窄路朝樹林深處駛去……王長鳴頓時感到頭皮一陣發麻,他見太陽快要落山瞭,沒敢貿然跟進去,他把車停在大路和小路的交叉口,又等瞭好久,天差不多黑透瞭,也不見賣瓜人出來,王長鳴趕緊發動汽車,急急忙忙返回城裡。
  
  接下來的三天,王長鳴在這個城市的三個不同地方發現瞭賣瓜老漢的蹤影,他又跟蹤瞭三次,發現那個賣瓜老漢走的路線和第一次跟蹤時完全一樣,每次都要趕著驢車先到那個農舍前停下,然後向另外一個老頭買一塊墓碑,接著在太陽快落山前趕到那片亂墳中去……
  
  連續跟蹤瞭四天,王長鳴也沒敢進那片墳地,第四天晚上回到傢裡,王長鳴翻來覆去睡不著,怎麼想也想不通賣瓜老漢和墳堆、墓碑會有什麼關系,當天夜裡他作出瞭一個決定:明天一早趕到那個墳地旁,看看賣瓜老漢究竟是從哪裡弄來這一車水汪汪的西瓜!
  
  一大早,王長鳴就開車趕到瞭那個路口,等瞭一上午,不見有一個人從那片樹林裡走出來,直到臨近中午,王長鳴才看見賣瓜老漢趕著驢車從樹林裡走瞭出來,驢車上裝滿瞭西瓜,每個至少在十斤以上,瓜藤鮮嫩,顯然是剛摘下來的。等賣瓜老漢走遠瞭,王長鳴決定冒一次險,趁賣瓜老漢外出,到墳地上去查個究竟!
  
  王長鳴把車開到墳地邊,然後走下瞭車,壯著膽子,順著驢車壓出的小路走進墳地,他抬眼一看,墳地上密密麻麻豎滿瞭墓碑,前面幾排的墓碑字跡都模糊瞭,看來有些年頭瞭,越往裡走,墓碑越新,再往裡走,墓碑上就沒瞭人名,而是用數字代替,最近的一塊墓碑上刻的是:“第153人之墓”。
  
  王長鳴明白瞭,原來這些墓碑就是賣瓜老漢用驢車一塊一塊馱回來的,可他怎麼會有這麼多親人呢?再往裡走,王長鳴看到瞭更加不可思議的一幕:墳前都擺放著一大塊鮮紅的西瓜,王長鳴無論如何也想不到墳地上的西瓜會以這樣的情景出現在他的面前,就在這個時候,頭頂突然響起一聲淒厲的鳥叫,王長鳴嚇得身子顫栗,他一口氣跑到汽車裡,車鑰匙擰瞭四五下才打著火,一踩油門,一溜煙往城裡開去。
  
  PART。3揭開重重迷霧
  
  王長鳴回到傢裡就病倒瞭,高燒不止,昏睡瞭過去,把妻子白麗嚇得夠嗆。
  
  王長鳴躺在床上滿嘴胡話,說墳上供著血紅血紅的西瓜,還有那個賣瓜老漢也被王長鳴說成瞭妖怪,白麗想到這些天王長鳴每天回傢很晚,每次都魂不守舍的,覺得丈夫被嚇成這樣肯定和那個賣瓜老頭有關,於是她就到處去找他,沒想到居然還真找到瞭,白麗把丈夫受驚嚇的事說瞭,於是,賣瓜老漢就和白麗一道到瞭她傢。
  
  王長鳴正心神不寧地躺在床上,看見賣瓜老漢來瞭,一下驚呆瞭,賣瓜老漢笑呵呵的,他說瞭墳地上那些西瓜的來龍去脈……
  
  原來那老漢姓許,曾在舊軍隊當過兵,那時他才剛過十六歲,正是抗戰時期。
  
  有一次,他所在的連隊和日本一支部隊交上瞭火,那支連隊被日軍逼到瞭一個懸崖口,他們兩天兩夜也沒突圍成功,連隊差不多打光瞭,最後剩下的十來個人也都奄奄一息的,為啥?缺水。他們被困的山崖到處是青石,沒長什麼東西,老連長出去轉瞭半天,居然尋回來一個比拳頭大點的野西瓜,眾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願意吃。大傢都清楚,這個小瓜隻能救活一個人,大傢分瞭反而一個都救不活。
  
  當時,許老漢年齡最小,老連長裂著嘴唇讓他吃,許老漢不吃,老連長拔槍逼著他吃,許老漢隻得含著淚把那個白瓤生瓜連皮吃到肚子裡……等到友軍趕過來營救他們連的時候,幾乎所有的人都犧牲瞭。
  
  許老漢退伍後,來到當年作戰的地方,在陵園旁住下來,幫兄弟們守靈。
  
  許老漢發現陵園後面有一大塊空地,因為在陵園附近,沒人願意來耕種,他就決定在這塊地上種西瓜。沒有水,從遠處的山泉裡挑;沒有肥料,從村裡的學校往回拉人糞。因為他的西瓜全部是用山泉和人糞澆灌出來的,所以品質特別的好。西瓜賣瞭錢,再去隔壁村一個石匠那裡買墓碑,給死去的那些兵立碑,有些人連名字都沒有,許老漢就給他們編瞭個號。
  
  就這樣,許老漢一輩子都沒結婚,他一直在墳地邊種西瓜,又用賣瓜得到的錢換回墓碑,隻是西瓜一年隻能種一次,而且許老漢年紀又大瞭,立碑的事就斷斷續續的。
  
  許老漢見王長鳴已經好得差不多瞭,便站起來說:“我得走瞭,我還得去掙錢買碑,我沒幾天活頭瞭,能給死去的兄弟們多立一塊碑就多立一塊;另外,我今天回去還得給一些兄弟發西瓜呢,說好瞭的,我要讓他們每年吃一回西瓜的,現在,他們正排隊等著吃西瓜呢,活著的時候,沒吃過瓜,死瞭以後,怎麼也得讓他們吃上一口瓜……”
  
  說完,許老漢就向王傢夫婦辭別瞭,王傢夫婦滿臉熱淚地站在窗口,目送著他離開瞭小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