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容易受傷的男人

  陳大良兩口子開瞭一傢服裝店,小日子過得挺不錯的。這一天,陳大良進貨回來,妻子向他抱怨:“現在有些人,真是不講公德,你看,又有人在人民幣上瞎寫瞎畫,還不少呢。”
  
  陳大良隨手接過那幾張錢,安慰妻子道:“算瞭算瞭,不耽誤花就行。”說著,他挨張看瞭起來,都寫瞭什麼,無非是些電話號碼,或者是誰的名字。但是有一張,寫得特別多,陳大良仔細一看,隻見是幾行娟秀的小字:我是一個心靈受傷的女人,如果今生有緣,請撥打這個電話……
  
  陳大良心裡一動:難道真會有個漂亮溫柔的少婦,送上門來?他有點不敢相信,沒準是誰在搞惡作劇。但轉念想想還是不死心,也許是真的呢!
  
  陳大良決定打個電話試探一下,電話接通瞭,裡面傳來一個嗲聲嗲氣的聲音。陳大良的骨頭都酥瞭,馬上說自己收到瞭這樣一張鈔票。
  
  對方果然是個浪漫的人,立刻就定瞭約會地點,兩個人一見如故,就仿佛初戀情人一樣,總有著說不完的話。
  
  一來二去,陳大良瞭解到,這個叫林小燕的漂亮女人,是一傢公司的白領,嫁瞭個老公比她大二十歲,難怪會有一顆受傷的心。
  
  兩人的感情迅速升溫。
  
  一天,陳大良試探著問,什麼時候能夠共度良宵。
  
  林小燕紅著臉,說:“明晚八點,藍山咖啡館見。”
  
  第二天晚上,陳大良打扮得幹凈利索,和妻子撒謊說同學請客喝酒。出瞭門,他哼著小曲《天上掉下個林妹妹》,打車直奔咖啡館。
  
  到瞭那裡,一眼就看到瞭穿著一身淡黃色連衣裙的林小燕,在幽幽的燈光下顯得特別嫵媚,正含情脈脈地註視著他。
  
  離開咖啡館以後,林小燕挽著陳大良,兩人去公園裡漫步。柔柔的月光下,陳大良感受著紅顏知己的眷戀,心裡樂開瞭花。看著身邊楚楚動人的林小燕,他正想著要去哪裡度過這個浪漫的夜晚,突然間不知哪裡躥出幾條黑影來,拿著一個麻袋就扣住瞭他的腦袋。
  
  陳大良猝不及防,還以為是碰見打劫的瞭,嘴裡剛喊瞭一聲:“小燕,快跑!”身上已經吃瞭拳腳。這一頓打挨得不輕,直把陳大良打得不省人事瞭,這夥人才揚長而去。
  
  第二天,陳大良在醫院裡被搶救過來,妻子已經報瞭警,他哪裡敢和警察說林小燕的事,隻說自己路過公園,想進去走走,就被一夥人打瞭,不知道什麼原因,也不知是誰打的,而且也沒被搶走什麼東西。
  
  陳大良放心不下林小燕,背著妻子偷打電話過去,對方的手機已經停機瞭,陳大良感到很納悶。
  
  一個多月後,陳大良剛出院就又去林小燕的公司打聽,卻發現她已經辭瞭職,公司的人說她去瞭南方,以後不會回來瞭。陳大良一肚子疑惑,這是怎麼回事呢?
  
  又一個月過去瞭,陳大良突然接到一筆匯款,還有一封信,寫信的正是林小燕:“對不起,我騙瞭你!我之前有外遇,被老公發現瞭。他逼問我那個男子的名字,說隻要讓他出出氣,他就既往不咎。我不忍心那個男人被打,就在那張人民幣上留瞭言,希望能找一個替死鬼。我本來想,動到這個歪念頭的,肯定不是好男人,就算挨一頓打也活該。但你那天挨打的時候,還叫我快跑,我覺得特別愧疚。在此寄上些許藥費,以表我的歉意。”
  
  陳大良一陣發暈,原以為自己遇上瞭曠世奇緣,到頭來卻替人傢情夫挨瞭一頓暴打,這叫什麼事呀!以後自己可得老老實實做人,跟老婆安分守己過日子吧,艷遇可不是人人有福消受的。
  
  陳大良去取出瞭這筆匯款,順道給老婆買瞭一束鮮花,回到傢的時候,他輕輕打開門,躡手躡腳地走進去,想給老婆一個驚喜。
  
  老婆還真沒發現他,正趴在桌上寫著什麼,陳大良屏著呼吸走過去,隻見老婆在一張人民幣上寫道:丈夫背叛瞭我,如果今生有緣,請打我的電話……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