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非常推銷

  如今這推銷的招數,真是五花八門。不過,我敢保證,下面這篇故事裡的推銷奇招,你絕對沒聽說過。都說種樹苗是個一本萬利的好買賣,劉海棠也趕瞭這趟熱鬧,這下可鬧心瞭,眼瞅著這植樹的季節快過去瞭,可自傢苗圃的三萬棵樹苗還沒賣出去多少呢。
  
  這天,老劉正在炕頭抽旱煙,村裡的“點子王”侯寶來找他,進門就喊:“劉哥,你傢的樹苗有著落瞭。”
  
  老劉抬頭一看是侯寶,就好像見著瞭救兵,一下坐瞭起來連忙說:“你這鬼靈精,不是糊弄你劉哥吧,有啥好主意,快說!”
  
  這侯寶別看他個頭矮小,鬼點子可多瞭,他見老劉心急,便故意賣起關子來:“具體是啥招數,你就不用問瞭。我隻問你一句話:如果我把這些樹苗全賣完,咋感謝老弟?”
  
  侯寶的口氣雖然是半開玩笑,但老劉心裡明白,這是在要提成呢,便爽快地說道:“隻要你能幫哥賣完這些樹苗,我給你兩千塊。”
  
  侯寶說道:“此話當真?”
  
  老劉一拍大腿,說:“簽字畫押!”說著取來紙筆,就要寫承諾書。
  
  侯寶急忙攔住,笑著說:“劉哥,玩笑話,哪能當真,就憑咱倆的交情,你就等著聽好消息吧。”
  
  第二天,老劉等著侯寶給自己出點子,侯寶卻沒瞭蹤影。他傢裡人也說不知道他到哪裡去瞭。老劉心想,一定是外出聯系銷路去瞭。
  
  第三天,還是沒見侯寶的蹤影。
  
  第四天清晨,侯寶又早早地出門瞭。
  
  這下老劉有點著急瞭,一連到侯寶傢裡跑瞭好幾趟。快天黑的時候,侯寶從外面回來瞭。老劉一見他,馬上就問:“銷路找到瞭嗎?”
  
  侯寶說道:“萬事俱備,隻欠東風。今天晚上,就開始行動。”
  
  老劉有點奇怪:“夜裡,黑燈瞎火的,能做什麼事?”
  
  侯寶拍拍胸脯說:“劉哥,我辦事,你放心。你隻要幫我三個忙就可以瞭:一是借我四百棵樹苗,二是找一輛小卡車,三是給我五個幫工。”
  
  老劉有點不解,問:“你要這些幹什麼?”
  
  侯寶哈哈一笑,神秘地說:“我要義務植樹。”
  
  “啥?義務植樹?”老劉以為自己聽錯瞭,兩眼直看侯寶。
  
  明明是推銷樹苗,這會兒怎麼變成瞭義務植樹?這鬼靈精到底搞的什麼名堂?老劉一頭霧水。
  
  侯寶見老劉遲疑的樣子,忙擺擺手說道:“一切包在我身上,你啥也別管,隻等著明天賣樹苗就是瞭。”
  
  老劉將信將疑,但現在除瞭相信他也沒有別的法子瞭,便照侯寶說的做瞭。侯寶他們開著小卡車,趁著天黑,出瞭村。
  
  幾個幫工還以為侯寶這是要去送貨,便問:“這樹苗是誰傢要的啊?這麼急。”
  
  侯寶說:“這樹苗誰傢也沒要,今天咱要做一件好事,義務植樹。”
  
  “啥?義務植樹?”幾個幫工更奇怪瞭,“哪有三更半夜去植樹的?”
  
  侯寶隻是笑,並不回答。幫工們都覺得可笑,但既然拿瞭人傢的工錢,也不好再刨根問底瞭。
  
  侯寶開著車來到瞭城郊的開發區,不一會兒,在開發區南端的一個地方停瞭車。下瞭車,侯寶指著一塊空地,沖幾個幫工說:“來,這裡給我栽上一百棵樹苗。”
  
  幫工們立即照辦,一番忙碌後,就將一百棵樹苗匆匆栽下瞭。接著,侯寶又領著大夥來到開發區的東、西、北三面,在幾處空地上,同樣各栽下瞭一百棵樹苗。
  
  忙活瞭大半夜,四百棵樹苗全部栽完,侯寶帶著幾個幫工,痛飲瞭一番,各自回傢。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第二天,奇跡真的出現瞭。
  
  老劉一傢正在吃中飯,就聽有人喊:“老劉,你還有心在傢吃飯,快去看看吧,你那苗圃可翻瞭天瞭。”
  
  老劉不敢怠慢,急急忙忙趕到自傢的苗圃裡一看,可真夠熱鬧的,一群人爭先恐後在刨樹苗。老劉一問,都是四周鄰村的村民,來買樹苗的。
  
  這下可把老劉忙壞瞭,不到半天工夫,三萬棵樹苗賣得幹幹凈凈,而且還賣瞭個好價錢。
  
  這真是喜從天降,老劉是又高興,又奇怪。他真不明白,侯寶這小子還真是料事如神。回到傢,老劉沒顧上休息,揣著錢,就來到侯寶傢登門酬謝。
  
  侯寶推辭瞭一番,還是把錢收下瞭。
  
  老劉便問侯寶:“鬼靈精,你咋知道今天有人搶購樹苗?”
  
  侯寶笑著說:“劉哥,難道你還不明白,人傢為什麼買樹苗嗎?”
  
  老劉當時光顧著賣樹苗瞭,哪有閑心去考慮這事。現在聽侯寶一說,倒想起來瞭,好像聽幾個買樹苗的在議論,說是開發區要征地瞭。
  
  “我知道咋整的瞭。”老劉一拍大腿忽然明白過來。原來,按照國傢征地規定,被征用土地上的樹木,不管大小,都要補償,最低也要補十塊錢。聽到這征地的消息,誰不趕快往地裡大密度地栽樹苗啊。
  
  老劉這才明白,敢情侯寶那幾天沒在傢,就是打聽消息去瞭。想到這,他笑著對侯寶說:“你小子還真行,征地的信息你是從哪裡打聽到的?”
  
  侯寶撇撇嘴說:“劉哥,開發區征不征地我怎麼可能知道?”
  
  老劉又感到奇怪瞭,問:“那為什麼大夥兒都急著往地裡栽樹?”
  
  侯寶呵呵一樂,說道:“難道我這四百棵樹苗是白栽的嗎?”
  
  老劉更奇怪瞭:“這裡面又有啥關系?”
  
  侯寶見老劉還不明白,得意地說:“劉哥,你知道我這樹是栽在什麼地方的嗎?”
  
  原來,侯寶植樹的那些地塊的主人,都是市裡領導沾親帶故的親友。你想,這些地塊一夜間突然栽上瞭這麼多樹苗,誰還不相信,這一片土地馬上要被征用瞭呢?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