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陪美女,考駕照

  考駕照時,同一批考試的小B、小E和小J三人均是青春靚麗的美女,而且都接受過高等教育。
  
  不過,看她們冰雪聰明的,可學駕上卻好像少瞭一根筋。
  
  師傅是個粗人,我曾與前一批師兄跟過幾次車領教過他的“殘酷”教學法。他不但粗話連篇,而且對徒兒暴戾兇殘。你方向打不對,他拽你手,你油門剎車踩錯瞭,他擰你的大腿,叫你起步停車,你無動於衷,他就敲你的腦袋。
  
  一天下來,不是手青腿紫的,就是腦袋犯暈。不過,據說這種殘酷教學還挺有效,名師出高徒,鮮有考試不合格的。
  
  可這回,一部車裡有瞭三位美女,這女徒兒罵粗話不好,打就更不許瞭。英雄無用武之地,師傅坐在副駕上幹著急。
  
  但“名師”名聲在外,總不能讓三位女大學生出不瞭師呀,所以他也隻能耐著性子教,三女輪流上,我成瞭陪練,隻有等師傅午休、美女對鏡貼花黃的空檔,我才有練練的份兒。而且,加油得我去開油箱,洗車我是主角,擺放和收拾倒桿也是我一個人的事……我鬱悶也隻能打手機找前任師兄訴苦,師兄卻在電話裡一陣奸笑:“早知有美女,我也遲一批畢業!”
  
  數日後,三美女的手腳仍無法協調一致,急壞瞭師傅。這人一急會原形畢露,忍不住就動粗。那是小B在過餅,五個餅都踩瞭上去,師傅粗糙的大手就打在小B白皙的手臂上,還罵道:“你這雞爪就不能抓準點?”小B本來心急,又被打罵,猛地剎車,氣嘟嘟跑到一邊涼快去瞭。
  
  當時氣氛特尷尬,師傅差點氣暈過去。得,我隻好兩邊做好人,好說歹說勸小B給師傅倒杯水道個歉,才算圓瞭場。
  
  “雞爪事件”後,進步最慢的小E因有前車之鑒,愈發緊張。時值酷暑,一緊張更是香汗如雨,需要補充水分。小B又有怪癖,隻喝白開水。
  
  第二天,隻見小B提瞭一桶金龍魚。一問,才知那是十斤涼白開。每天小B都獨自飲下十斤涼白開,成為駕校爆炸性新聞。
  
  進考場的前一天,練習考場用語。三美女總是練不好“報告考官,儀表檢查完畢,請求起步”這句話,不是講錯瞭,就是忘瞭講。師傅的臉陰沉沉的。然越是這樣,她們越是緊張,越是出錯。
  
  我突然想到一笑話,就講:“某學員在考駕時,把‘請求起步’說成‘請求起飛’,結果考官也隨口說‘同意起飛’。”
  
  師傅和美女都笑瞭。氣氛緩和,慢慢地就不再出錯。
  
  第二天,我過關後輪到小J考,她一看到穿著警服的考官就打哆嗦,檢查儀表後,她說:“報告考官,表儀檢查完畢,請求起步。”糟糕,她把“儀表”說成“表儀”瞭!
  
  沒想到這位警察叔叔笑瞭起來,說:“同意表姨起步,請表姨別緊張!”全車人大笑。
  
  遇上這麼一位幽默考官,三美女輕松考駕,順利過關。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