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槍手作傢

  江小天是個小有名氣的青年作傢。那天,他突發奇想:何不當個槍手作傢?這年頭,有錢的孩子不少,可多半很懶惰,給他們代寫作文一定賺錢!
  
  於是,江小天在網上發瞭個帖子。
  
  果然,生意特別好。顧客們口耳相傳,很快,江小天在網上聲名鵲起。
  
  短短兩個月,他就賺瞭幾千塊。
  
  江小天欣喜若狂,從此,再也無心搞文學創作,專門開設瞭一個網站,饒有興致地經營起這樁生意來。
  
  一年後,有個網名叫“安徒生”的人加他的QQ。
  
  “安徒生”很有禮貌地問:“聽說,你是位很有名的槍手作傢,能幫我改一篇作文嗎?”
  
  江小天傲慢地說:“沒問題!不管什麼文體我都信手拈來!”
  
  “安徒生”打字很慢,過瞭好久才說:“可是,我這篇要求有點特殊。”
  
  江小天哈哈大笑,在QQ上貼瞭很多作文比賽的獎狀:“瞧,這都是我為顧客贏得的榮譽,你還不放心嗎?”
  
  “安徒生”沉默片刻,說:“那好!你把這篇作文往差裡改!”
  
  江小天蒙瞭:“什麼?往差裡改?”
  
  “安徒生”問:“怎麼,你改不瞭嗎?”江小天突然來瞭興致,他還從沒接過這樣的生意。
  
  他匆匆回答:“我當然能改!”
  
  很快,“安徒生”將作文傳瞭過來。
  
  這是一篇低年級的小學作文,題目是《我的夢想》。江小天讀瞭一遍,感覺還不錯。真搞不懂,“安徒生”為什麼要將這麼好的文章往差裡改呢?
  
  第二天,江小天將改好的文章傳瞭過去。沒想到,“安徒生”並不滿意,一字一句地說:“你改得太成人化瞭!別忘瞭,你要站在一個三年級小學生的角度去寫!”
  
  江小天又讀瞭一遍,果然,“安徒生”說得很有道理。
  
  當晚,江小天特意讀瞭幾篇小學生的范文。漸漸地,他找到瞭感覺。他努力將句子改得平淡,將詞語改得幼稚。
  
  可是,“安徒生”仍然不滿意:“這像孩子寫的作文嗎?為什麼我感覺不到半點的童真?”
  
  江小天覺得很尷尬,“安徒生”說得沒錯,一年來,他寫文章已經完全機械化。隻要有錢,他就寫,所以,他已經流露不出真實的情感。而這一切,隻有內行人才看得出來。
  
  江小天有點懷疑“安徒生”的身份。可是,作為“槍手作傢”,他不能隨便詢問顧客的隱私,這是行規。
  
  江小天決定去鄉間尋找靈感。當天,他獨自騎著自行車踏青。騎得累瞭,便閉上眼睛,赤足躺在草地上。久違的青草芳香讓他陶醉,童年的記憶一下子湧上心頭……
  
  他記得小時候,自己常常把《賣火柴的小女孩》錯寫成《買火柴的小女孩》;他寫作文從來不分段,並且全篇都是逗號;他還喜歡在自己名字後面加上一個“著”,因為,這讓他看起來更像一個作傢……
  
  當晚,江小天一揮而就。這一次,“安徒生”相當滿意:“太像瞭,這實在是太像瞭!”對方不停地重復著這句話。江小天長舒瞭口氣。
  
  錢貨兩清後,江小天就將這事忘瞭。
  
  半個月後,江小天突然收到一個郵包。他打開一看,裡面竟然是一本泛黃的作文簿。封面上,寫著三個歪歪斜斜的鉛筆字:“江小天”。
  
  “天哪,這居然是我小學三年級的作文簿!”江小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小心翼翼地翻開第一頁,一篇標題為《我的夢想》的作文映入眼簾。
  
  江小天看瞭幾行,突然心頭一顫:那記憶猶新的錯別字,那全篇一成不變的逗號,還有,名字後面那大大的“著”,一切都是如此熟悉。文章的末尾,是老師用紅筆寫的評語:“我喜歡你的文字,純真無邪,富有想象力,充滿瞭朝氣,讓老師仿佛回到瞭自己的童年。老師希望,你能永遠保持這份童真……”
  
  剎那間,江小天有些哽咽。
  
  原來,“安徒生”就是他的小學啟蒙老師。如今,她早已白發蒼蒼。江小天難以想象,她是怎樣戴著眼鏡費力地敲打鍵盤。而這一切,隻是為瞭讓他迷途知返。
  
  江小天流著淚,輕聲朗讀著作文的最後一段:“我的夢想,是將來成為中國的安徒生。我要像他一樣,給孩子們描繪最美麗的童話世界……”
  
  第二天,江小天便將網站的名字改成瞭“安徒生網”。在網站首頁,印著一行醒目的文字:“本網站免費指導寫作,歡迎廣大中小學生光臨!”很快,江小天的“安徒生網”創下上萬次的點擊率。他的名氣更響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