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安吉洛的女富翁

  PART。1膽小的老太
  
  在安吉洛小鎮郊外一片靜謐的樹林邊,有一座破舊的房子。
  
  誰都不會想到,在那裡住著全鎮最富有的人。但這個秘密,還是被剛出道的小偷安得森發現瞭。
  
  那天,安得森到銀行前去物色對象,偶然發現一個衣著樸素的老太太竟一下子取出瞭兩萬美元。安得森原本想沖到老太太跟前,搶過她的皮包就逃跑,但沒想到老太太非常機警,不停地回頭看,這讓安得森根本無法靠近,更沒有下手的機會。
  
  安得森隻好跟蹤老太太,看著老太太進瞭屋,這時他又有瞭新主意:老太太既然如此富有,自己何不偷走她更多的錢呢?
  
  於是,從第二天起,安得森每天埋伏在老太太的房子附近,仔細觀察老太太的行蹤。他發現老太太的生活很有規律,每天吃完晚飯後都會出去很久,而這段時間,足夠安得森把她傢翻個遍瞭。
  
  這天晚上,安得森摸準瞭時間,躡手躡腳地溜到老太太傢門前,確信傢裡沒人後,他就撬開窗戶,鉆進她傢,開始翻箱倒櫃地找起來。真沒想到,這個老太太竟然是個大富翁呀,她的箱子裡存放著許多貴重物品,哪一件都能賣大把的錢。安得森越翻越高興。
  
  突然,安得森聽到一陣敲門聲,接著是一個洪亮的聲音:“辛格娜太太,我是警官弗雷德。我接到你的電話瞭,你遇到什麼麻煩瞭嗎?”安得森不覺猛吃瞭一驚:門外站著一個警官,而且聽他那口氣,是接到報警電話才趕過來的。難道自己的行蹤已經暴露瞭?他見床下面還能藏得住自己,就趕緊掀起床罩鉆瞭進去。
  
  可剛鉆進去,安得森就感覺到旁邊傳來沉重的呼吸聲。他頓時嚇得魂飛魄散,渾身的寒毛都豎瞭起來。他匆忙轉頭看去,隻見自己身邊還縮著一個黑影。他嚇壞瞭,小聲問道:“誰?”可那個黑影卻不停地往後退,一直退到瞭墻邊,並不說話。
  
  這時,門外的警官又敲瞭敲門,繼續問道:“辛格娜太太,你怎麼不說話?你在傢嗎?”
  
  安得森轉瞭轉眼珠,突然想到,這個黑影很有可能就是辛格娜太太呀。她發現自己進來偷東西,這才藏到瞭床底下,並且報瞭警。如果她再不說話,那個警官沖進來,自己就要露餡兒瞭。他壯著膽子低聲恐嚇:“你再不吭聲,就別怪我對你不客氣瞭!”這時才從黑影那裡傳來一個老太太顫抖的聲音:“請……你不要傷害我!我……我……”安得森聽得出,說話的正是辛格娜太太。
  
  安得森見辛格娜太太嚇得直哆嗦,說不出話來,心裡反倒有瞭主意:“你快對門外的臭警察說,傢裡沒事,讓他快走。否則,我真對你不客氣!”
  
  辛格娜太太果然很聽話,沖著外面喊道:“我沒事,弗雷德警官。剛才我聽到聲響,還以為是壞人呢,可能是老鼠的聲音吧,現在已經沒事瞭。我已經睡下瞭,就不請你進來瞭。謝謝你啊,弗雷德警官。”
  
  隻聽弗雷德警官回答:“聽到你的聲音我就放心瞭。晚安,辛格娜太太,有事可以隨時給我打電話。”說完,他就走瞭。
  
  安得森聽著弗雷德警官的腳步聲遠去瞭,這才從床底下鉆出來。他正要拉開門跑出去,突然又頓住瞭:弗雷德警官並沒走遠,如果辛格娜太太再給他打個報警電話,他很快就會趕回來把自己逮住的。於是,安得森又走回房裡,掀開床罩,低聲命令道:“你快出來!”
  
  辛格娜太太從床底下爬出來,滿臉的驚恐,依然在瑟瑟發抖。
  
  安得森又命令她:“把你的手機交給我。”辛格娜太太聽話地照做瞭。安得森把手機裝進自己兜裡,又把房子的各個房間都檢查瞭一遍,沒有找到別的電話,辛格娜太太報不瞭警,他這才放心地拉開門走瞭。
  
  PART。2奇怪的嗜好
  
  誰知,安得森走到半路,這才發覺他偷的那些財物都落在瞭床底下,並沒有帶出來。他隻好又回到瞭那座老房子。
  
  房子裡依然黑咕隆咚的,沒有一點動靜。果然,辛格娜太太是個膽小怕事的人,並沒把他光顧的事報告給警察。
  
  安得森依舊從窗戶裡跳進去,大聲說:“辛格娜太太,我又回來瞭。”沒有回音。他借著窗外照射進來的月光仔細搜索著,這才發現床上根本就沒有人。辛格娜太太到哪裡去瞭呢?突然,他發覺床罩在微微抖動,就掀開瞭床罩,果然辛格娜太太正在床底下呢。他大聲命令道:“把那包財物拿出來。”辛格娜太太順從地把財物遞給瞭他。
  
  安得森拿到財物,正要轉身離開,但不見辛格娜太太鉆出來,不由得滿腹狐疑:“辛格娜太太,你怎麼還不出來,難道你要睡在床底下?”
  
  辛格娜太太連連點頭,說:“是的,我就睡在床底下。”
  
  安得森仔細看去,這才看清楚,辛格娜太太的床鋪疊得很規矩,不像要睡覺的樣子,而床底下卻鋪著一張皮毛的毯子。他不禁大吃一驚,問道:“辛格娜太太,你一定要告訴我,這是為什麼?”
  
  辛格娜太太沉吟半晌,禁不住他一再追問,終於說出瞭真相:她年輕的時候,和安得森幹的是同一個行當,而且她的手藝比安得森要高明許多,從沒失過手。她傢裡的那些金銀珠寶,都是她偷來的。但她偷來的寶物要換成錢才能用,這就讓她暴露瞭行蹤,警察追查她,同行想謀害她,還有很多想拿到警方高額獎金的線人,攪得她寢食難安,後來竟患上瞭恐懼癥,怕見到亮光,怕聽到動靜,怕見人,甚至怕在床上睡覺。她躲在這個偏僻的地方,心裡還是覺得不踏實,隻有睡在床下,才能睡得著。她已經在床下睡瞭四十年,看來要睡到死瞭。
  
  安得森一聽,驚訝地叫出聲:“什麼?你在床下睡瞭四十年?”
  
  辛格娜太太點瞭點頭,眼睛裡滿是淚水,哽咽著說:“檢察官知道我患瞭精神病,已經不再追究我的責任瞭。但我仍然改不掉這個習慣,還是怕見人,還是要睡在床底下。假如上帝再給我一次重生的機會,我就是當個乞丐,也不要過這樣的日子呀。”說著,她竟哭瞭起來。
  
  安得森聽瞭,手一抖,那包財物掉在瞭地上。
  
  辛格娜太太撿起那包財物,放到安得森手裡,說:“這些財寶,你都拿去吧。我留著已經沒有用瞭。”
  
  安得森像是拿到瞭一個燙手山芋,慌忙把那包財物遞還給她,說:“不,辛格娜太太,我不能拿走你的財寶瞭。我想,正像你所說的那樣,我現在雖然窮困潦倒,但我還有一份輕松。我不想過你這種暗無天日的生活,更不想這一輩子就睡在床底下。”他沒有告訴辛格娜太太,別看他是一個高大的男人,實際上他非常膽小,最怕的就是螞蟻、蜈蚣之類的小蟲子。要他在地上睡四十年,簡直比要瞭他的命還讓他難受。
  
  說完,安得森把手機也還給瞭辛格娜太太,轉身要走。
  
  PART。3意外的貸款
  
  這時,辛格娜太太卻叫住瞭他:“先生,請等一等。”安得森站住瞭,疑惑地望著她:“還有什麼事?”
  
  辛格娜太太問他:“假如給你一筆貸款,你會做什麼?”安得森兩眼放光,激動地說:“假如我能得到一筆貸款,我會開一傢汽車保養部。現在很多人會開汽車,但卻沒時間保養,也不會保養,導致汽車故障增多,交通事故發生率居高不下。我想汽車保養部的生意會很興隆。可是,誰會給我這個一無所有的窮小子幾萬美元的貸款呢?”
  
  辛格娜太太突然笑瞭:“我會給你。”安得森大喜過望。
  
  辛格娜太太微笑著從提包裡拿出一份貸款合同,又拿出兩萬美元,一同遞給瞭安得森。安得森簽下瞭合同,拿起那兩萬美元,千恩萬謝地走瞭。辛格娜太太認真地收起那份合同,放進瞭保險箱。
  
  這時,弗雷德警官又回來瞭。他掏出鑰匙開瞭門,一見到辛格娜太太那高興的樣子,就笑瞭:“媽媽,您又簽瞭一份合同?”
  
  辛格娜太太掩飾不住自己的興奮,滔滔不絕地說:“是的,孩子,安得森是一個可以挽救的孩子。他從沒動過傷害我的念頭,隻是想拿到錢。他一定是到瞭窮途末路,才動瞭歪念頭。我想,他的計劃可行,他很快就會還上我們的錢……”
  
  弗雷德點瞭點頭,會心地笑瞭。其實,弗雷德是小鎮上的巡警,早在安得森第一次跟蹤辛格娜太太時,弗雷德就發現瞭,並且和母親一起合演瞭這出戲。
  
  這麼多年來,辛格娜太太一直保守著這個賺錢的秘密,她是安吉洛小鎮上最富有的人,她富有的不僅是金錢,還有她的善良……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