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三文錢

  PART。1賒賬
  
  這事發生在古代,那時候群雄逐鹿,狼煙四起。伏牛山下有一座小城,由於地處偏僻,暫時還算太平。
  
  小城裡開著一傢不大的當鋪,老板姓金,五年前為躲避兵禍來到這裡,雇瞭個當地夥計叫吳仁,兩人操持著這買賣,其實也就是糊個口。
  
  這天,吳仁獨自在櫃臺裡打瞌睡,忽然被一聲大吼驚醒:“夥計,我當東西!”這聲音就跟打雷似的,差點把吳仁嚇得尿瞭褲子,抬頭一看,面前站著一條彪形大漢,像一座黑鐵塔似的。黑大漢手裡攥著一個手鐲,吳仁隻看瞭一眼,就吃驚不已:這可是漢玉啊,起碼值千兩紋銀!
  
  吳仁正打算到後面叫金老板,黑大漢伸手一攔:“別麻煩瞭,我就當三文錢。”吳仁還當聽錯瞭:“您,您說什麼?”大漢兩眼一瞪:“就當三文錢,兩文不行,四文咱也不要。”
  
  吳仁心裡這個樂呀,挺大一條漢子,敢情是缺心眼啊,當下麻利地開瞭當票,然後連同三文錢遞過去。大漢接過錢,道瞭聲謝,揚長而去。
  
  吳仁捧著手鐲直奔後堂,找金老板報喜去瞭。沒想到金老板盯著鐲子看瞭半晌,臉色竟陰沉起來:“聽你說大漢的相貌,莫非他是伏牛山的賊寇?我正要找他們報仇雪恨!”
  
  原來伏牛山上盤踞著一夥賊寇,本地的鐵知縣剿瞭幾回也剿不動,便在城裡畫影圖形,聲言捉到一個賊寇賞銀百兩,其中正有一個彪形大漢,和當鐲子的人長得非常相似。而金老板五年前和妹妹由外地逃過來時,就遇到一夥蒙面強人,號稱是伏牛山的,把他妹妹搶走瞭。
  
  當下金老板領著吳仁,朝大漢離去的方向追瞭下去,打算找到大漢的落腳處,好向鐵知縣報告。這一追就追到一傢新開的豆腐坊前,兩人遠遠見到大漢在豆腐坊門前徘徊瞭幾步,然後在門上寫下一行字,快步而去。
  
  大漢走遠瞭,金老板湊到豆腐坊前,隻見鐵將軍把門,顯然主人不在傢。再看大漢在門上寫的那行字:“暫住山神廟,明日奉還三文錢。”這是什麼意思?金老板正在疑惑,遠處過來個挑豆腐挑子的,原來是豆腐坊的主人劉老三回來瞭。這劉老三是半月前才從外地搬來的,金老板不認識他,見狀忙上前拱手,問門上的字是怎麼回事。劉老三呵呵一笑,說:“今天一早,有個大漢來買我的豆漿,喝完瞭一摸兜卻沒錢付賬,我說反正就三文錢,免瞭吧。他卻說這算賒賬,回頭馬上還我,沒想到他還真當回事。”
  
  金老板聽完,拉著吳仁就回當鋪。吳仁十分納悶,問:“老板,咱不去鐵知縣那裡告密瞭?”金老板輕輕說道:“這山寇是個誠信之人哪,他是不可能強搶民女的,回去把鐲子藏好瞭,預備他隨時來贖。”
  
  PART。2設局
  
  兩人回到當鋪天色就晚瞭,金老板早早睡下,吳仁卻悄悄溜出當鋪,他還想著鐵知縣的那一百兩賞錢呢,所以瞞著金老板,奔縣衙告密去瞭。鐵知縣一聽,這個高興呀,能抓住一個伏牛山賊寇,升官發財指日可待啊。他連夜帶著衙役直撲山神廟,沒想到撲瞭個空。吳仁說,這賊寇是個死心眼,他明天一定還會去豆腐坊還錢,隻要去那裡守株待兔便可。鐵知縣覺得有理,一夥人又直奔豆腐坊而去。
  
  豆腐坊院裡點著燈,劉老三正趕著毛驢磨豆子,他老婆在一邊幫忙。鐵知縣說明來意,命兩口子繼續磨豆,衙役們則抽刀在手,躲在一大堆幹草後面,知縣和吳仁藏在廂房裡,指揮一切。
  
  這時天色慢慢亮瞭,劉老三兩口子累得氣喘籲籲,連毛驢也滿身是汗。劉老三的老婆心疼毛驢,便扯瞭一把幹草喂毛驢吃。忽然,門外傳來瞭敲門聲,劉老三不慌不忙地去開門。門一開,外面站著的果然是那大漢,他兩隻巨眼往屋內一掃,忽然轉身就跑。
  
  鐵知縣急得大喊:“抓賊寇!”衙役們頓時蜂擁而出。大漢卻不慌張,魁梧的身子忽然像充瞭氣的氣球,輕飄飄上瞭房,閃瞭幾閃就不見瞭。
  
  鐵知縣這個氣呀,沒想到煮熟的鴨子還是飛瞭。正要回衙,一旁的吳仁走過來,輕聲對鐵知縣說:“您知道賊寇為啥能跑掉?是這對豆腐夫妻通風報信!”說著他走到幹草堆前,指著上面的一個窟窿說:“這是他老婆喂驢時扯出來的,恰恰露出瞭衙役的刀!”鐵知縣聽完勃然大怒:“來人,把他們抓進大牢!”
  
  回到縣衙,鐵知縣就琢磨上瞭,他這一回興師動眾,卻讓賊寇從眼皮底下從容逃去,被上司知道瞭可不好辦啊,看來,隻好對豆腐夫妻動用大刑,讓他們充一回賊寇瞭。
  
  第二天鐵知縣就對豆腐夫妻上瞭老虎凳。夫妻倆也是明白人,看這陣勢,不畫押隻怕會立死堂下,便都按瞭手印。鐵知縣忙準備囚車押解上京,可還沒等他動身呢,隻見一條黑臉大漢雄赳赳氣昂昂走進大堂,聲音震得牛皮鼓嗡嗡作響:“我才是伏牛山正牌賊寇,不要為難老百姓!”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