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個怪異的手機號

  這天一見面,董事長就笑嘻嘻的,他誇席先生上次講的那個“手機”故事好聽,席先生說,那不是“故事”,是發生在他們傢鄉的一件真事,而且那個王果和張靜遠前不久已經結婚瞭。
  
  董事長聽瞭若有所思,接著,他也要給席先生講一個有關愛情的“手機”故事,席先生聽瞭笑著說:“董事長,您給我講故事,我可付不起‘陪聊費’哦!”
  
  董事長開始講瞭—
  
  現代人有時也很迷信,比如手機號最後四個數是“1414”,一般是不會去選用的,但有一個人偏偏不信邪,他就選瞭尾數是“1414”的手機號,用瞭好多年,不僅用瞭,而且一直太平無事,更奇異的是,最近有人願花大價錢跟他換這個號碼呢!
  
  這個人叫—我們就叫他“1414”吧,這樣說著也方便些。
  
  那天,一個朋友來找他,說有個老板想要他這個號,出1萬塊錢請他轉讓。
  
  “1414”搖頭說不讓,朋友說那就2萬,2萬還是不行,加到3萬,3萬不行,一直加到5萬。
  
  “1414”看朋友不像開玩笑,自己也好奇起來,問是哪個大老板,錢多瞭沒處花,可以買個像“6666”“8888”這樣的吉祥號碼,幹嗎非要買這個“要死要死”呢?
  
  朋友反問:“那你當初又為什麼選這個號?”
  
  “1414”說:“我不在乎這個,當時隨便選的。”
  
  朋友就勸說他把號碼賣瞭,賣瞭就可以輕松地賺到5萬塊錢。
  
  “1414”的一些同事很快知道瞭這事,大夥都懷疑買傢的真實意圖,於是紛紛猜測:說不定這個號碼中瞭什麼大獎,讓那人先知道瞭,所以急著要買過來。
  
  “1414”苦笑著說:“我這個號用瞭快十年瞭,也沒發現有什麼好處,是我自己不想換,沒別的。”
  
  誰勸他也不聽,朋友沒辦法,隻好回話去瞭,同事們替他惋惜,也都感到迷惑不解:這個“1414”怎麼就會值5萬塊錢呢?
  
  委托買號的人仍然不死心,後來又兩次請“1414”的朋友來勸說,“1414”都沒答應,最後那人親自打電話和“1414”商量,手機裡傳出的是一個中年男子渾厚的聲音,話說得十分懇切,一點沒有大老板盛氣凌人的感覺,他對“1414”說:如果嫌5萬塊太少,還可以再加。
  
  “1414”仍然委婉而堅定地拒絕瞭,結束通話後,“1414”看瞭看來電顯示,對方手機的最後四個數是“9999”,“1414”暗自奇怪:那人的號這麼好,為什麼偏偏要買自己這麼差的號?真是百思不得其解!
  
  過瞭沒多久,“1414”的手機開始收到大量垃圾短信,“1414”煩透瞭,便到通訊公司去查,一查頓時嚇瞭一跳:幾乎所有發短信來的號碼都是已經停用瞭的,而停用的原因竟然是使用的人已經死瞭!
  
  這件事一傳開,同事、朋友們都說“1414”用的是一個“鬼號”,“1414”聽瞭隻是一笑,照用不誤。
  
  這一用又是一年,也沒出什麼事,突然有一天,“1414”主動聯系那個來買號的朋友,說希望直接見到“9999”,當面談談。
  
  在朋友安排下,“1414”終於和“9999”見面瞭,看上去那人也很普通,一點沒有大老板的架子。
  
  大傢坐下後,“1414”直截瞭當地問:“首先我希望你能告訴我—是不是你用‘鬼號’發瞭那些垃圾短信?”
  
  “9999”一開始顯得有點尷尬,但很快就承認是他幹的,他說,因為太想拿到這個號瞭,所以想方設法、不擇手段,通過通訊公司的熟人,利用瞭他們管理制度上小小的漏洞,為的就是讓“1414”自動放棄這個號。
  
  “1414”說:“你想知道我為什麼不肯轉讓這個號碼嗎?我告訴你一個我自己的故事……”
  
  “1414”的故事是這樣的:十多年前,他有一個戀人,他愛她愛得發狂,但那個姑娘因為條件好人又漂亮,並不把他放在心上,高興瞭想起他來就打電話約他玩玩,不高興瞭就不理他。後來姑娘煩瞭,就換瞭手機號,而他的“1414”一直沒變。他執著地等待著,等姑娘心情好瞭,又會用新手機號打電話給他,就這樣反復瞭好幾回,最後一次姑娘換瞭號就再也沒打來瞭。在這個大都市的茫茫人海中,他無法直接找到心愛的戀人,隻有一直保留著“1414”這個號碼,他堅信,她最終會想通誰才是真正適合她的。他要一直等下去,哪怕等十年、二十年。可是,不久前,他從一個間接的渠道聽到瞭有關她的消息,說她好像快要結婚瞭,“1414”這才心灰意冷,於是準備出讓這個號碼。
  
  “1414”講完這段故事後,他看到他的朋友和“9999”都明顯地被感動瞭,一會兒,“9999”突然說:“我也給你講一個我的故事,你聽完瞭也就會明白我為什麼要這個號瞭。”
  
  接著,“9999”開始講自己的故事:他出生在一個貧寒的農傢,父親早逝,是母親一手把他拉扯大的。不到十八歲,“9999”就輟學離傢打工去瞭,在外混瞭好幾年,沒有混出什麼名堂來,雖然窮得有時連電話費都交不起,但他牽掛傢鄉的母親,還是買瞭個手機,好和傢裡保持聯系。再後來,他得到一個機遇,終於打拼出瞭一番事業,他成功瞭,有錢瞭,母親卻在這個時候得瞭老年癡呆癥,什麼事都記不住瞭,隻是記住瞭一個手機號碼,就是“1414”現在用的這個。她認為這是她兒子用的,其實是她記錯瞭,當時“9999”用的並不是這個號碼,但無論怎樣對老人解釋都沒用,她認準瞭就是這個號碼,但在她的記憶裡,兒子還是窮得交不起電話費,為瞭不讓兒子浪費電話費,她從來不打電話,而真正活生生的兒子站到面前她卻又認不出來,所以她也不願讓兒子接去一起生活,唯一能夠維系他們母子關系的也僅是那個電話號碼。於是“9999”通過通訊公司查找到瞭用這個手機號碼的人,他要不惜一切代價把號碼弄到手,隻有這樣,他才能利用電話和母親交談,隨時寬慰母親,逐漸聯絡感情,這個號碼成瞭他和母親的“連心號”。
  
  “9999”說完,“1414”的眼圈紅瞭,最後,“1414”說:“我本來還有點猶豫,還不死心,還想再等一段時間試試,但你比我更需要這個號,它是你的瞭。”說完,“1414”從手機裡取出SIM卡,往“9999”面前一放,起身就走。
  
  “9999”追過去喊住他,一邊掏支票簿:“我給你5萬塊,這是講好的呀!”
  
  “1414”擺瞭擺手,頭也不回地走瞭。
  
  回去的路上,“9999”給自己的手機換上瞭“1414”的SIM卡,換上沒多久,手機就響瞭一下,他打開手機,看到瞭一條短信,沒錯,正是“9999”女友的手機號,她剛發來的。他和這個女友談的時間不長,他愛她愛得如癡如迷,但女友一直忘不瞭以前的一個戀人,因此也遲遲不願接受“9999”的愛。有一次,“9999”無意中偷看到瞭女友的日記,知道瞭她以前那戀人用的手機號,也就是那個“1414”。他知道,說不定哪天,女友就會把重續舊緣的短信給“1414”發出去,所以他必須千方百計把這個號弄到手,以此切斷女友和前男友的聯系。今天,她終於下決心給前男友發瞭表露心跡的短信,但前男友的“1414”號碼已經到瞭“9999”手上,“9999”暗暗慶幸:前後就隻差這麼一步,好險!為瞭拿到這個號碼,他真是費盡瞭心機:不但用“鬼號”發短信,而且那個“母子連心”的動人故事也是他編出來的。
  
  “9999”取出“1414”的SIM卡,丟進馬桶,看著那卡被水沖走,他既輕松又有點替“1414”惋惜:如果再堅持那麼幾分鐘,“1414”等瞭十年的聲音就會響起瞭……
  
  董事長講完這個故事後,房間裡靜悄悄的,兩人好久都沒有做聲。
  
  席先生有一種異樣的感覺:董事長的故事講得異乎尋常的好,就像在講自己的親身經歷一樣繪聲繪色,席先生的心裡突然冒出瞭一個大膽的念頭:他不會就是“9999”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