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韓瘸子拆樓

  韓莊的韓瘸子,一直是單身,過瞭35歲,才時來運轉,娶瞭個媳婦,還蓋起瞭小洋樓。當媒人給韓瘸子介紹媳婦時,他滿心高興,可一聽是幾千裡外的貴州人,趕緊搖頭。以前他上過這樣的當,那也是個外鄉的女人,跟他過瞭沒一個月,把他的存折騙到手取出瞭錢,就再也沒有瞭蹤影。
  
  媒人說,這個婦女絕對不是那樣的人,人傢是真心想找個可靠的。韓瘸子禁不住媒人的花言巧語,動瞭心,給瞭媒人三百塊錢後,媒人就把媳婦給他領到瞭傢。媳婦叫柳琴,相貌平常,看起來倒很樸實。
  
  韓瘸子想給自己的婚姻加把鎖,提出要去辦結婚證,柳琴爽快地答應瞭,兩人很快把結婚證辦來瞭。韓瘸子高興得瞭不得,拿著糖果在街上亂撒。
  
  柳琴是個愛幹凈的人,傢裡收拾得整整齊齊,每天晚上還要求韓瘸子洗腳。韓瘸子不習慣,吭吭哧哧不願意。她也不說什麼,端來熱水,把他的雙腳都泡上,洗幹凈後,再抱在懷裡,為他剪趾甲,剪得他心裡那個癢啊。這件事傳出去後,全村的男人都羨慕得眼珠發紅,嫌男人腳臭的多的是,通常的做法是從床上一腳踹下去,還想給你洗腳剪趾甲,做夢吧!
  
  一年後,韓瘸子開始張羅著蓋房,新房竣工以後,大夥傻眼瞭,這哪裡是農民住的房子呀,簡直就是城裡有錢人住的小洋樓!上下兩層,全都是塑鋼窗、安全門,頂上的瓦也不是常見的青瓦,而是金黃色的琉璃瓦,再到裡面看看,一個個套間相連,真皮沙發,冰箱彩電空調飲水機,一應俱全!
  
  有人粗略估計瞭一下,連房子帶傢具,得15萬!人們想不通瞭,韓瘸子確實勤勞,可他無論如何也攢不瞭這麼多錢啊!大傢問他,他嘿嘿一笑,說他攢的那仨瓜倆棗哪夠啊,都是媳婦帶來的。大傢一聽,無不贊嘆韓瘸子命好,憑空撿瞭這麼個金媳婦回來。更有人揣摩,一個女人咋就有那麼多錢,可不管別人怎樣拐彎抹角探聽,柳琴都是閉口不談。
  
  韓瘸子的小樓簡直成瞭韓莊的標志性建築,韓瘸子臉上有光,幹活更來勁瞭,把傢裡地裡的粗重活全包瞭,不舍得讓柳琴勞累一點。
  
  一年後,柳琴生瞭個白胖小子,可把韓瘸子樂天上去瞭。隻是兩人蓋小樓已經花光瞭幾乎所有積蓄,柳琴剖腹產住院時又借瞭幾千元外債,半年後,借據到期瞭。韓瘸子尋思著外出打工掙錢,柳琴搖頭嘆道:“打工能掙幾個錢?就是還上債,還得供孩子的花銷呢。你看咱們孩子,比其他孩子都健康活潑,這都是吃好奶粉吃的,以後我還要讓他上最好的學校、有大出息。錢嘛,還是我來想辦法吧,我回一趟娘傢,和我哥說說,說不定連咱小孩上學的錢都能要回來呢。”
  
  韓瘸子聽瞭過意不去,說:“你生完孩子後身子一直虛,千裡迢迢的,還是我去問你哥借吧。”柳琴笑笑,說:“你不知道,一定得我親自回去,才能要回錢來呢。”她說幹就幹,很快就打點行李踏上行程,怕路上帶著嬰兒不方便,就把孩子留在瞭傢裡。
  
  柳琴走後,韓瘸子也沒心下地幹活瞭,就坐在電話機旁等電話。半天後,柳琴打來電話,說到瞭鄭州,一天後,打來電話說到瞭貴陽。那裡離娘傢沒多遠瞭,韓瘸子才稍稍放下心來。他又等瞭一天,按說該來電話瞭,可等到天黑也沒來電話。
  
  到瞭半夜時分,一陣急促的電話鈴聲響起來,把韓瘸子從睡夢中驚醒,他一骨碌爬起來去接電話,話筒裡傳出個男子的聲音:“我是柳琴的二哥,下午她回傢的時候,客車栽進瞭山溝,她……她……”
  
  “她怎麼瞭?”韓瘸子迫不及待地喊道。
  
  “她傷得很厲害……”二哥悲切切地說。
  
  韓瘸子一下子懵瞭,真有天塌地陷的感覺。天一亮,他就拜托鄰居照看房子,然後帶上兒子,趕赴貴州。
  
  到瞭鄭州火車站,需要轉車,韓瘸子又要買票,又要照顧孩子,忙得手足無措。偏偏孩子這時候餓瞭,“哇哇”直哭。到瞭候車室,韓瘸子見有接開水的地方,就想給孩子沖奶粉,他一手抱孩子,一手拿奶瓶,很不方便。這時有個中年婦女上來搭話,說:“我幫你抱孩子吧,你看你一個大男人,忙活得頭上都冒汗瞭。”
  
  韓瘸子有些猶豫,婦女看出瞭他的心思,笑道:“你還怕我把孩子抱走呀,我就在這站著,一步也不離開,你沖好奶粉我馬上把孩子還給你。”接著還感嘆道,“我們這過來人都疼愛孩子,換個人才不管你呢,萬一有事瞭還說不清。”
  
  韓瘸子消除瞭戒備,把孩子交給婦女,轉身去取奶粉接水。說來也怪,孩子到瞭婦女的懷裡,被她一逗,馬上不哭瞭。開始韓瘸子還不時扭頭看,等水快接滿時,就隻註意水杯瞭。等他接滿水回頭一看,糟瞭,身後竟然沒人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