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無法控制的欲望

  根據〔美〕格裡戈裡·克裡斯蒂亞諾創作的小說改編。
  
  富蘭克林今年35歲,在一傢公司擔任一個不大不小的經理之職。
  
  最近,公司總裁要他負責和投資方就某項投資進行談判,投資方是一傢赫赫有名的投資公司,老板叫馬庫斯。
  
  這個馬庫斯很有意思,凡是談判的事,無論大小,他都事必躬親。談判中富蘭克林明顯感到,馬庫斯是隻“老狐貍”。雙方你來我往,膠著不下。這天晚上,夜已經很深瞭,雙方隻好約定明天再談。
  
  走在回傢的路上,富蘭克林滿腦子還在想著談判的事。在一個胡同口,他突然覺得自己好像踢中瞭什麼,趕忙收住步,扭頭向下看瞭看,原來是一支鋼筆。他彎下腰把鋼筆拾起來,借著昏暗的燈光,他發現這支筆深紫色,鑲著徽章似的金浮雕,造型好像是一隻吉祥鳥,各部分看上去既精致又奇特。
  
  富蘭克林想道:咦,不錯啊,今天真是意外之喜啊!於是,他把筆放進前胸口袋,又繼續往前趕路。
  
  回到傢中,富蘭克林先泡瞭杯熱咖啡,拿起瞭那份談判書,這時他想起在路邊撿到的那支鋼筆,於是便掏出來擰下筆帽,露出瞭寶石般亮閃閃的筆尖,但接下去他發現問題瞭:這支筆沒有筆囊,吸不進墨水,而在徽章的旁邊刻著一行拉丁文,用向右傾斜的標準花體字寫成,再去細看,卻不知道寫些什麼內容。
  
  富蘭克林試著用這支筆在談判書上做一些記號,他發現這支筆用起來非常流暢,烏黑的墨跡在紙上均勻而且連貫。
  
  富蘭克林草草寫下瞭一句話:“馬庫斯一定要同意這個金額!”接著他又作瞭一些記錄,把一杯咖啡灌下肚,然後就上床睡覺瞭……
  
  第二天,富蘭克林來到瞭辦公室,繼續與“老狐貍”馬庫斯進行談判。他觀察到馬庫斯的態度與前幾次有微妙的變化,果然,在會議開始不久,還沒等商討談判書的任何細節,馬庫斯就一口痛快地答應瞭。巧的是,那個金額數與他昨晚記在談判書中的不謀而合!這時,全場立刻轟動起來。
  
  合同一簽好字,總裁立馬就一個電話把富蘭克林召到自己的辦公室,拍瞭拍他的肩膀,說:“小夥子,幹得不錯!你如果再下一城的話,我都要提拔你做副總裁瞭!”
  
  副總裁,這可是他夢寐以求的事喲,富蘭克林此刻激動得連話都說不利索瞭……
  
  從此,公司上下全都對富蘭克林另眼相看,更奇妙的是,他發現每次他用這支鋼筆寫下他的要求、條件或願望,他都能如願以償!這已經不能再說是巧合瞭。鋼筆上的那行拉丁文越來越讓他感興趣。
  
  這天,富蘭克林在一座教堂外停住瞭腳步,想起拉丁文的事,就進瞭教堂拜訪一位老神父。他說:“神父,我有件急事想求您。我有一支鋼筆,上面刻著一行拉丁文,您能給我翻譯一下嗎?”
  
  神父愉快地答應瞭。他們在書房裡坐瞭下來,神父接過這支筆,看瞭一眼,微笑著說:“這句話非常有趣,是說‘無節制者是傻瓜’。”富蘭克林似乎沒聽懂,臉上露出迷惑的神色。神父又把話重復瞭一遍,接著說:“是《聖經》中的一句話。”
  
  “為什麼要把它刻在鋼筆上?”
  
  神父沒有正面回答,而是問:“你是在哪兒得到這支筆的?”
  
  “我是在一條小胡同裡發現的。”
  
  “太奇怪瞭,我從來沒見過這樣的筆,做得非常精致。我想,它的主人肯定是個學者什麼的,提醒自己做事要謹慎,不要做出蠢事。至於說它的真正含義,我一時也說不清,年輕人。”
  
  “謝謝您的指教。”他們說瞭幾句閑話,然後富蘭克林就回瞭傢。
  
  然而,很快他就把神父的話拋到一邊。而且,現在就連副總裁這樣的職位,對他來說也都缺少誘惑力瞭,他開始要好好利用這支筆瞭:
  
  “我很想擁有一艘遊艇。”
  
  “我現在就要一張100萬美元的支票,不,500萬。”
  
  “我今晚想要一位漂亮而且對我言聽計從的女人。”……
  
  每次富蘭克林用這支筆寫下自己的要求,都能夠變成現實。他的每一個幻想、每一個怪念頭、每一個要求都得到瞭滿足。這太神瞭,真是一支神奇的筆。
  
  幾個星期過後,他越來越忘乎所以瞭,所有的虛榮心都得到瞭滿足,然而,這一切讓他變瞭,他計劃做一些壞事並從中尋找樂趣。
  
  一天,富蘭克林從一份小報上註意到瞭一條消息:“老狐貍”馬庫斯手頭有一批珍貴的鉆石、稀有古幣和其他寶石,秘密儲藏在倫敦著名的銀行地庫中,據說那裡還有許多達官貴人的藏品,價值連城。
  
  這下,富蘭克林可按捺不住瞭,這是個捉弄馬庫斯的好機會,他還希望得到馬庫斯的全部財寶。於是,他掏出鋼筆寫下瞭他的願望。
  
  很快,富蘭克林便如願以償地走進瞭這間地庫,果不其然,這裡整整齊齊地陳設著鉆石、珠寶、名畫,他的心都快跳到嗓子眼瞭。但這間地庫牢不可破,由鋼鐵和石頭砌成,隻有一個門,還裝著定時鎖。封得嚴嚴實實,真可謂固若金湯,最可怕的是裡面空氣稀薄。好在他用不著在此地久留,隻要欣賞一下就可以撤離。
  
  富蘭克林心裡真是樂開瞭花,這將是本世紀最著名的一次偷竊。他心裡暗笑:“馬庫斯們一輩子也別想解開這個謎……這些寶貝都飛到哪兒去瞭?哈哈!他們永遠也不會懷疑他,永遠也不會知道是富蘭克林—神偷幹的事。”
  
  時間在一點點流逝,就在這時,富蘭克林感到空氣有些渾濁,而且一陣比一陣發悶。他知道地庫裡的氧氣有些不夠用瞭,於是決定趕快離開。富蘭克林把手伸進衣兜,掏出瞭神筆,擰開筆帽,想在紙上寫下一行命令,讓自己帶著財寶趕快回到別墅裡,然而,他呆住瞭:這支神筆的墨水已經用幹!這時,仿佛有一隻看不見的手卡住瞭他的脖子,他渾身止不住顫抖起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