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早晚打你一巴掌

  狗對老實巴交,一棍夯不出個屁來。因多看一眼寡婦貴花,挨瞭村長一巴掌,狗對是癩哈蟆想吃天鵝肉,貴花是他看的嗎?
  
  狗對不服氣,“就興你村長搞,不興我看一眼。”村長很霸道,抬手還欲打他,被貴花拉住瞭。
  
  狗對撓著頭皮說:“早晚我打你一巴掌。”
  
  狗對不知天高地厚,他哪是村長的對手!狗對又瘦又小,弱不禁風,村長五大三粗,村子裡的雞狗都怕他。當然村長也不把狗對的話放在心上。
  
  狗對不打村長一巴掌,整天煩躁不安,時間長瞭非整出病不可。狗對沒本事打,找人幫忙打吧,誰敢幫他這個忙?狗對苦思冥想,想到瞭政府,讓政府給他主持公道,打村長一巴掌。
  
  狗對來到鄉政府,向鄉長反映他挨村長一巴掌實在太冤枉。
  
  鄉長聽後差一點把大牙笑掉:“雞毛蒜皮的事也來找我,去去去,你打村長一巴掌不就得瞭嗎?”
  
  狗對見鄉長攆他走,便哭喪著臉說:“我要是有能耐找他一巴掌,還找你鄉長幹啥?”
  
  鄉長憋住笑問:“你叫我咋解決?”
  
  狗對說:“你是鄉長,你能管住村長,你把村長叫來,當著你的面,你叫我打村長一巴掌。”
  
  鄉長笑著把狗對朝外攆,狗對賴著不走,一屁股坐在地上,“鄉長不解決,我就不走。”
  
  鄉長不理他,直接叫派出所來人把狗對強制性拉走。
  
  狗對是頭倔驢,一連幾天坐在鄉長辦公室門口,要求解決他還村長一巴掌的問題。鄉長也不把狗對當回事,每次都叫派出所把他拉走。一來二去大傢都煩瞭,派出所便以幹擾公務名義把狗對送到縣拘留所拘留七天。
  
  狗對從拘留所裡出來剛進傢門,便見到村長一臉得意的笑。狗對不服氣地說:“走著瞧,早晚我打你一巴掌。”
  
  村長哈哈笑著彎腰把臉伸向他面前:“打啊!打啊!”
  
  狗對氣得直跺腳:“不是不打,時機不到,早晚我要打你一巴掌。”
  
  從此狗對每天到鄉裡溜達一圈,打聽鄉長的情況,不久狗對鄉長在街上有個情人。
  
  這天狗對正在街上晃悠,見鄉長從街上回來,後面跟著一個女人。狗對瞭解清楚瞭,女人是天天香酒樓的老板娘,鄉長的情人。狗對偷著樂,不緊不慢地跟在他倆後面。
  
  鄉長和女人上樓進屋。狗對躡手躡腳地來到鄉長窗下偷聽。狗對聽瞭一會兒臉紅瞭,覺得火候到瞭,於是敲門,頓時屋裡靜瞭下來。
  
  停瞭一會兒狗對又敲門,屋裡傳來鄉長沒好氣的聲音:“誰啊!”
  
  狗對踢下門大叫:“我是狗對!”
  
  鄉長氣得吼瞭一句:“滾!滾!再不滾,我還叫派出所拘留你!”
  
  狗對說:“我正巴不得,派出所來人正好捉奸捉雙。”
  
  鄉長的口氣明顯緩和瞭許多,“我正在休息,有啥事明天再來。”
  
  狗對又踢下門:“是你搞女人重要,還是我反映問題重要。”
  
  一會兒,門開瞭,鄉長黑著臉站在門口。
  
  狗對進屋,有意用手拍拍鼓囊囊的口袋,得意地沖鄉長說:“剛才鄉長幹的好事,我用錄音機錄瞭,要不我放一下,鄉長再聽聽?”
  
  鄉長一驚:“你要挾我?
  
  狗對說:“我就是要挾鄉長,我反映的問題很簡單,村長打我一巴掌,我還村長一巴掌,鄉長要是不解決,我就把錄音帶交給縣委。”說完狗對轉身要走。鄉長攔著不讓他走,把他按在沙發上。鄉長給他遞煙,他不抽,鄉長給他倒茶,他不喝。王鄉長安慰他幾句,便打電話找村長。
  
  半小時後村長來瞭,村長氣勢洶洶地進屋,伸手抓著狗對欲打,鄉長忙把他拉開。狗對幸災樂禍地沖著村長說:“你牛X個啥?今天我非還你一巴掌。”
  
  鄉長把村長拉到外面,一會村長哭喪臉進來瞭:“狗對,我算服瞭你,你說一巴掌多少錢,我賠你錢。”
  
  狗對不屑地說:“欠錢還錢,欠巴掌還巴掌,你欠我一巴掌,賠多少錢也不行,我就還你一巴掌。”
  
  村長氣得直喘氣,如果挨瞭狗對一巴掌,傳出去不把腸子悔青才怪呢。村長不想挨這一巴掌,但看瞭鄉長的臉色,極不情願地彎腰把臉伸向狗對。
  
  真的要打村長一巴掌,狗對還真有點膽怯,胳膊直發鬥,揚瞭幾次沒敢打。
  
  鄉長嘲笑道:“打啊!”
  
  狗對咬著牙憋足勁,又一次揚起胳膊,狠狠地落下,隻聽“啪”地一聲,巴掌卻打在自已臉上。狗對蹲在地上,雙手抱著頭,聲音有點哽咽:“我下不瞭手啊。”
  
  村長哈哈大笑:“瞧你個熊樣敢打我。”
  
  村長的話音沒落,狗對“忽”地站起來,咬牙跺腳,掄圓胳膊“啪”地一聲打在村長臉上,打得村長身子直晃。
  
  狗對心裡舒坦瞭,出口長氣,轉身欲走。鄉長忙攔他,指指他鼓囊囊的口袋。狗對想笑,從口袋子裡掏出“錄音機”摔在地上。鄉長哭笑不得,哪有什麼錄音機,原來隻是半塊紅磚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