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阿P賣棉花

  阿P拉著一車棉花到收購站去賣。
  
  賣棉花的人很多,排著長長的隊,到中午,好不容易輪到瞭阿P。
  
  隻見收購站的張二麻搖著巴扇慢悠悠的踱到阿P旁邊,手拿一根細金屬棒在棉花上插瞭插,隨及朝阿P擺瞭擺扇子:“不行!不行!棉花不幹,回傢再曬曬!”
  
  阿P傻瞭,這棉花他可是曬瞭四個大太陽瞭,要說不幹,就是他張二麻存心找麻煩。
  
  阿P將棉花拉到一棵大樹下,望著天上火辣辣的太陽,他搖著破草帽腦子裡不住的在想怎樣將棉花賣出去。
  
  阿P拿著一條香煙走進瞭張二麻的辦公室,張二麻剛吃瞭午飯,正躺在竹椅上哼小曲兒,聽到腳步聲,張二麻睜開眼。
  
  隻聽阿P說“張幹部!你看這鬼天氣又熱的,麻煩你照顧一下,幫我稱瞭棉花!這煙放你這兒!”邊說邊將那條煙放在瞭張二麻的辦公桌上。
  
  看到煙。張二麻臉上笑開瞭花,他從椅子上站起來不住的說“好說!好說!”為瞭顯得更加熱情,張二麻又說“下午排隊的多,我看幹脆你到收購站後門找我稱就行瞭!”
  
  阿P的棉花賣瞭個好價錢,收拾好東西後他又來到瞭張二麻的辦公室,正好張二麻在,那條煙還在辦公室桌上擺著。阿P說“張幹部!太感謝你瞭!”
  
  “小事小事!”張二麻不住的擺手。
  
  隻見阿P從桌上順手拿起那條煙就要往懷裡揣,張二麻楞住瞭,忙指著那條煙道“你要幹什麼?”
  
  阿P心裡明白他張二麻想問什麼,忙說“我先是有點事,這煙拿在手裡面不方便,所以將煙放在瞭你這裡,現在我的事辦完瞭,這煙我當然要拿回去。”
  
  張二麻急瞭,人一急也顧不得形象,他忙道“這煙,這煙你不是送我的?”
  
  阿P笑著說:“這煙隻是說放在你這裡,並沒有說送給你呀!你誤會瞭,真不好意思!”說完將煙揣入懷中,朝張二麻眨瞭眨眼,頭也不回的朝外走去。
  
  望著阿P的背影,張二麻氣得一屁股坐在瞭地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