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陳副經理實在沒臉見人

  陳副經理住院,親戚朋友、領導同事紛紛前來探視,老婆更是守護身旁,二十四小時精心照顧。
  
  可是,陳副經理卻是鬱鬱寡歡,沒有一點高興的樣子。
  
  別以為陳副經理得瞭什麼不治之癥,隻是長期奔波於酒桌之間,積“酒”成疾,得瞭急性腸炎,幾瓶吊針打瞭已經沒有大礙,住院主要是養病。陳副經理鬱鬱寡歡另有隱情。
  
  陳副經理剛四十出頭,事業有成,已是一傢國有企業的副總,但是他也同時染上瞭“成功人士”的通病,養起瞭“女秘書”。
  
  時間長瞭,老婆不免懷疑,陳副經理賭咒發誓,“如有情人,天上打雷把我劈成一截小木炭”,事情不瞭瞭之。
  
  現在,住院幾天,身在病中的他難免更加惦念女秘書。可是,老婆無時無刻在眼前晃,他隻好將思念藏在心中。
  
  老板的心思秘書總是最先領會。小徐秘書眼看著領導整日裡心神不寧,決定為領導排憂解難。
  
  這天,看到經理夫人在洗漱間收拾碗筷,小徐秘書趕忙湊瞭上去。
  
  “嫂子,你連續忙活好幾天瞭,現在,陳總的病已經穩定瞭,你也該回傢換洗一下衣服,休息休息。”
  
  經理夫人本想拒絕,但是一想幾天照顧病人,實在需要洗漱一番,加上女兒一人在傢,實在是不放心。
  
  “好的,我就回去一下,明天再過來,今天就麻煩你們啦。”
  
  看到經理夫人離開醫院,小徐秘書興奮地立即給經理女“秘書”打電話•通知她馬上過來探望陳副經理。
  
  女秘書娉婷走進醫院,引來一片驚艷的目光。她實在是太漂亮瞭,高挑的身材,白膩的皮膚,細腰豐臀,渾身上下散發著青春的氣息和成熟女人的韻味。見到她的到來,陳副經理立刻精神見好,驚喜地拉著朝思暮想情人的小手緊緊的不願松開。
  
  沒等成副經理開口,女秘書又給瞭他一個意外的“驚喜”:“親愛的,告訴你個好消息,我懷孕瞭。”看到陳副經理臉色陰明不定,接著說道,“你不是一直想要一個兒子嗎?。你放心,我不會爭什麼名分的。”
  
  陳副經理的一片歡喜如同夏日的冰雪頃刻融化得無影無蹤。這丫頭把床幃間的戲謔當瞭真。還要生兒子,這不是要要我的命嗎?如果這生瞭兒子,婚外情曝光,我陳某非身敗名裂不可。顧不得和情人溫存,陳副經理耐心地做起女秘書思想工作。動之以情,曉之以理,苦口婆心,諄諄誘導,好容易說服女秘書答應做引產手術。事不宜遲,陳副經理安排小徐秘書馬上取來五千元錢交給女秘書:“趕緊把孩子打掉,別再讓我‘病’上加霜瞭。”
  
  不久,陳副經理出院瞭。工作期間依然惦念著女秘書。雖然已經通瞭幾次電話,知道胎兒已經打掉,陳副經理還是不放心,總想親自前往看望。這天,突降暴雨,雷鳴電閃。正好公司不是太忙,陳副經理沒敢驚動別人,悄悄地出門,獨自“打的”前往女秘書的住處。
  
  自從成瞭陳總的情人女秘書就辭去瞭工作,被陳副經理像小鳥一樣“籠養”起來。為瞭躲人耳目,陳副經理在遠郊為情人買瞭房子,一處高尚的生活小區。
  
  女秘書正在靜養身體,見到陳副經理到來當然十分高興。誰知陳副經理屁股還沒坐熱,電話就跟著過來,單位通知回去開會。陳副經理答應返回單位。這回麻煩來瞭,小區離城區太遠,加上雷雨交加,根本叫不到“面的”。陳副經理隻好打著傘,徒步冒雨往回趕。
  
  “嘟嘟……”手機再次響起。
  
  “又打電話催瞭!”陳副經理不耐煩地拿出手機。一看來電顯示,趕忙接聽電話:“老婆,有什麼事兒?”
  
  “你在哪裡?我把鑰匙落到傢裡瞭,沒辦法進門。我找你拿傢裡的鑰匙。”
  
  “我在單位,馬上就要開會。”
  
  老婆一聽,起就不打一處來:“別胡扯啦,我就在你辦公室。你老實說,你到底到哪裡去啦?”
  
  “我在下屬單位,馬上就回公司開會。你等我……”
  
  “你就編吧。你說我會信你嗎?”
  
  “老婆,我發誓絕沒有騙你!”陳副經理不由心虛地抬頭看一下又是雷又是電的天空。為瞭蒙混過關,把心一橫,“我要騙你,天降雷電把我劈成一截小木炭……”|幽默故事會
  
  話音未落,一聲悶雷劈下,“轟隆隆……”
  
  不會這麼巧吧?陳副經理來不及反應,隻覺得眼前白光一閃,人便失去瞭知覺。
  
  陳副經理又住院瞭。
  
  躺在把病床上的陳副經理覺得實在沒臉見人。
  
  不是因為地下情曝光,女秘書離他而去;
  
  也不是老婆鬧離婚,不到醫院看望;
  
  更不是公司通知他暫停職務,“安心養病”。
  
  是因為,右耳沒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