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就要你獲獎

  劉青大學畢業後,來到縣委宣傳部辦公室沒幾個月,就接到一項重要的任務:省文化廳組織瞭一次全省范圍內的本地傳統文化的論文大賽,縣裡得上交一篇論文參評。
  
  辦公室徐主任想也沒想,就把這個文件批到瞭劉青那裡。
  
  這下,輪到劉青犯難瞭。
  
  原來,現在的大學生讀書時都很浮躁,很多論文都是東拼西湊抄來的,老師也大多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劉青自然也不例外,四年裡,連抄帶改,弄瞭十幾篇論文,算是混到瞭畢業證,哪想到工作瞭還要寫論文?
  
  劉青拿著主任的批示,硬著頭皮說瞭句:“徐主任,我試試看吧。”
  
  下班後,劉青回到傢,趕緊把大學裡那套寫論文的方式拿出來,圈定重點詞,上網展開大搜索,很快從網上搜出瞭一些論文,可不是太專業,就是太零散;再說,劉青也不放心抄網上的,畢竟這一次是省裡組織的大賽,專傢評委一大堆,網上的這些論文說不定有些就出自他們之手,到時一旦被發現,問題就大瞭。
  
  劉青連著幾夜難眠,眼看交論文的日子到瞭,他還沒弄出個眉目,急得他嘴角生瞭兩個大燎泡。
  
  正當劉青山窮水盡的時候,一個周六,他上街去吃米粉,路過一個賣舊書的攤子,攤子的主人是個老頭。
  
  劉青停下腳步看瞭一會,心想,說不定這些破紙爛書裡,能找些東西出來呢。
  
  於是劉青在一堆舊雜志下,找到瞭一本破爛不堪的手抄本,封面是牛皮紙包著的,他翻開一看,居然是研究本縣一個特殊歷史人物的,這個人物就是美人虞姬。
  
  當年楚漢相爭,虞姬最後自殺的地方,就在本縣附近,這本小書裡寫的恰恰就是這件事,翻到最後,才知是一個叫朱有博的人在1962年寫的。  

  劉青如獲至寶,扔下5塊錢給賣書的老頭,拿著那本爛書,一路小跑回到傢,坐在電腦前,拼湊論文去瞭。
  
  周一,劉青忐忑不安地把打印稿放到徐主任的桌子上,主任翻瞭幾頁,說:“憑我多年的經驗,劉青,我看你拿個獎回來沒問題!”
  
  徐主任不說這句話,劉青心情還能承受得瞭,他一說能獲獎,劉青立刻惶恐不安起來,要真能獲獎,弄得人人皆知,說不好還會再出本論文集,肯定會被人識破,到時丟人現眼就麻煩瞭!
  
  論文寫不出來,千方百計想抄一篇瞭事,可報上去之後,劉青的心裡就發生瞭變化,每天晚上回傢,對著墻壁念叨:千萬別獲獎!誰知一周後,地區宣傳部就給徐主任打來電話,說報上去的論文寫得不錯,已經作為重點推薦到省裡去瞭。
  
  掛上電話,徐主任連忙把這個消息告訴瞭劉青,劉青表面上裝作高興,可心裡卻翻江倒海,他以前讀過一個小故事,講的是一個年輕人在圖書館裡翻出一本滿帶灰塵的舊書,抄襲後,結果一路凱歌,居然出版瞭,掙瞭大錢,可最後的結果是那年輕人被揭穿瞭,弄得名聲敗壞。劉青不想則已,一想就心亂如麻,自打論文報到省裡以後,劉青吃不安,坐不下,整日無精打采。
  
  事情的發展卻不盡如人意,很快,徐主任又告訴劉青:論文順利過瞭初審關,成為復審的100篇之一。
  
  天哪,怎麼會這樣?劉青暗暗叫苦,趕緊打開電腦,把那篇改頭換面的論文看瞭又看,他一會覺得論文應該沒事,一會又覺得到處都是漏洞,隻有接著祈禱。
  
  誰知過瞭幾天,傳來消息:那篇論文已經進入最後一輪的評審瞭!
  
  消息傳來,連分管文化工作的李副縣長都親自打電話來祝賀劉青,一時間,劉青成瞭辦公室裡的紅人,誰見瞭都會祝賀幾句,弄得劉青都不敢出辦公室的門瞭。
  
  就在這時,省文化廳直接把電話打到縣委,讓劉青準備一下,一周後去省裡答辯。
  
  劉青心裡想,完瞭,原形畢露瞭。誰知,徐主任對這件事特別上心,居然找來一大堆關於虞姬的史料,讓他準備答辯。
  
  事到如今,隻能硬著頭皮往前走,劉青趕緊抱著徐主任給他的那些資料,回傢鏖戰。
  
  因為心虛,沒底氣,劉青連上廁所都帶著資料看,睡覺說夢話都跟虞姬有關,一周下來,他幾乎快把那些資料全背瞭下來。
  
  去省城的那天早上,整個辦公室的人都出來送劉青,李副縣長還親自把自己的小車派給劉青,讓他坐著小車去,好養足精神,爭取拿個第一回來。
  
  到瞭省城,劉青來到舉行答辯的所在地—文化廳辦公大樓,在上樓時他的小腿一直哆嗦不停,可結果連劉青自己都沒想到,答辯超乎尋常的順利,專傢問到的那些史料他是如數傢珍,一些引用的材料更是倒背如流,結果,那篇論文獲得瞭特等獎。
  
  當5萬塊錢獎金拿到手的時候,劉青覺得自己仿佛置身夢境當中,直到他離開文化廳的辦公大樓,才長出一口氣:幸虧是一本爛書裡翻出的論文,否則早被人識破瞭。
  
  回到縣裡,劉青早把抄論文的事扔到瞭九霄雲外,還把那個水晶獎杯放在瞭辦公桌上最顯眼的位置。
  
  同事過來道謝,他大言不慚地說:“不就是寫篇論文嘛,小事小事。”
  
  辦公室裡的人讓他請客,他一拍胸脯,說:“沒問題,周五下班大傢一起去,酒菜都挑好的來!”
  
  到瞭周五下午,連徐主任也去瞭,酒過三巡,徐主任感慨道:“這麼多年瞭,咱們辦公室終於出瞭個才子!”直說得劉青飄飄欲仙。
  
  陸續有人喝倒離場,喝到最後居然隻剩下瞭徐主任和劉青兩個人,徐主任酒量大,他端起一杯酒說:“咱倆再喝一杯。”
  
  一口下去,徐主任又談起瞭論文:“小劉,如果我沒記錯的話,你把論文的第5頁的第5段和第6段調瞭個,第7段呢,你刪去瞭一半。論文第8頁,你連著刪去瞭3段……”
  
  劉青聽到這裡,冷汗涔涔,酒也醒瞭大半,徐主任說的這些可都是他抄襲那篇論文時做的手腳。
  
  劉青一把抓住徐主任的胳膊,懇求道:“主任,求求您,您別說瞭,我錯瞭……”
  
  徐主任笑瞭笑:“你怎麼錯瞭?”
  
  劉青說:“我抄別人的論文瞭,我當時隻想著交差,沒想到居然獲瞭獎……可是主任,您明明知道我的論文是抄的,幹嗎還讓我去省裡?”
  
  徐主任嘆瞭口氣,對劉青說:“你還記得那個賣舊書的老頭嗎?那老頭就是我父親,這篇文章就是他寫的,當年他寫這篇論文,不僅沒得到什麼獎,還被批鬥,幾乎把命丟瞭。那天,你去把他的手抄本買走瞭,他高興得不得瞭,回傢喝瞭半斤酒,說是終於有人看到他論文的價值瞭。我不想揭穿你,就是想看看這篇論文的造化,結果連我都沒想到,它還真一路殺到最後的評獎瞭。你去省裡答辯前,我給你的那些資料全部是我父親收集的,不過,你小子也夠爭氣的,認真看瞭書,居然答辯答得那麼好,說明你和這篇論文也是有緣的。”
  
  劉青聽瞭這番話,瞠目結舌:“主任,您……看現在……該怎麼辦?”
  
  徐主任哈哈大笑起來:“既然你上瞭這條船,下去就不那麼容易瞭。虞姬的史料研究,我父親寫的那篇論文也隻是三分之一,剩下的三分之二就靠你瞭,你就把那5萬塊錢獎金當作是研究虞姬的專項資金。”
  
  劉青用力地點點頭:“請徐主任放心,我一定努力……可是主任,我還有一件事不太明白—您說那篇論文是您父親寫的,可那本手抄本上的署名卻是—”
  
  徐主任笑瞇瞇地問:“朱有博是吧?”
  
  劉青好奇地問:“是啊,您父親不是應該姓徐嗎?”
  
  徐主任哈哈大笑起來:“小劉啊,看來你心還是挺細的,難得你能看出這一點。我父親他是倒插門女婿,我是隨我母親姓的。”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