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寶貝煙桿

  清朝年間,有一個嗜煙如命的老農,早晨起床臉還沒有洗,就先得抽上一口,要是上茅房,必得先裝滿一袋煙,抽完瞭才走出茅房,每頓飯後撂下飯碗總得過足瞭癮才下地幹活,用他的話說就是“來鍋葉子煙,快樂賽神仙”。
  
  這老農手中的煙桿,可是一根有年紀的煙桿瞭,聽說是老農的爺爺的爺爺輩傳下來的。那煙桿已經被幾代人的手磨得光滑油亮。大約是歷經瞭歲月的煙熏,那煙桿早已通體發紅,變成血一樣的絳紅色,還隱隱發光。更絕的是,晚上就寢,老農將煙桿掛在床前,煙桿裡的煙油會順著煙嘴口出溜出來,油光剔亮,稠得像蜜,牽成瞭絲,眼看就要拉斷,誰知那煙油“哧溜”一下自個兒縮瞭回去,奇得很!老農不知其中道理,反正當作寶貝一樣貼身不離。
  
  說起這煙桿的奇來,還有一個秘密。老農傢裡喂瞭不少牲畜,經常要放到野外喂草。林子裡經常有野貓、野豬、野獾在牲畜吃草的地方屙屎屙尿,尤其是野貓屙的尿,一旦牲畜不小心吃瞭,那牲畜的腳就會浮腫,痛苦得不吃不喝。換作別人傢遇到這類事情,早就不知所措瞭。可老農自有他的一套方法,他把那貼身的煙桿取出來,找來一根細長竹簽,從煙桿裡掏出一些煙油泥垢,和些清水喂給牲畜喝瞭,嘿!第二天牲畜浮腫的腳就會消除。這事在周圍越傳越神,誰傢牲畜得瞭這病,便都來找老農幫忙,老農倒像成瞭名醫。所以,老農愈加得意瞭。
  
  話說有一天,老農正蹲在自傢門前抽著葉子煙,一個商人模樣的年輕人騎著馬經過,對著老農的煙桿看瞭很長一陣子才走。老農沒有在意,隻是很小心地摸摸煙桿便趕緊回屋瞭。可是第二天,那個年輕人又來瞭,又是看瞭很長一陣子才離去。如此過瞭三天,老農心裡起瞭疑心,懷疑那個年輕人在打什麼壞主意,準備下次年輕人來的時候問個明白。
  
  第四天,那個年輕人果然又來瞭。老農正要上前問個明白,年輕人卻跳下馬,徑直朝老農走過來。
  
  “老人傢,我是來此地遊玩的佈商,這幾天我聽說您老有一根不錯的煙桿,特地來看一看。”年輕人上前作揖,說道,“隻是怕您誤會,故不敢造次打攪。”
  
  老農仔細打量年輕人,不像是心懷叵測之人,就問:“聽誰說的,一根普普通通的煙桿,有什麼好看的?”
  
  年輕人又是一笑:“老人傢,我已經來過三次,每次都註意到您手中的煙桿,不愧是祖上寶貝,您老人傢謙虛瞭。我有一個朋友,專愛此物,我這次來就是想把您這根煙桿買下,作為禮物送給他,不知您老願意不願意?”
  
  老農一直深愛他的煙桿,就像寶貝疙瘩一樣,可到底寶貝到什麼地步,他卻不知道。這個年輕人既然想買,何不如借此機會試探一下,能值多少錢?於是老農說道:“我這是祖上傳下來的遺物,怎能隨便當作東西出賣?不可不可。”
  
  年輕人一聽這話,顯出一副很著急的樣子:“老人傢,我那位朋友是生死之交,救過我一命,無以回報,現在我生意做大瞭,又巧遇瞭您手裡這樣寶貝,自當想方設法送給朋友。”
  
  老農一看這陣勢,知道問價錢的時候到瞭,便說道:“我這可是祖宗遺物,賣出去可是不肖子孫呀,錢多錢少倒是其次。”
  
  “老人傢,您開個價,多少?”年輕人往前一步,彎腰問道。
  
  “這,祖宗遺物呀——你說,出多少價?”
  
  年輕人看著老農的臉,舔瞭舔嘴唇,說:“五百兩白銀。”
  
  “多少?”
  
  “五百兩。”
  
  老農總算聽明白瞭。五百兩白銀呀,他傢的祖上還沒有誰有過這樣多的傢產,他這一輩子、下輩子都可以不用愁瞭……
  
  年輕人不知道老農的心中想法,以為是價格太低,又連忙說道:“老人傢,是不是價錢太少,可以再商量商量嗎?我們借一步到傢中說話,如何?”
  
  進瞭傢,老農請年輕人坐下,自個兒掏出煙桿抽起瞭葉子煙,心裡嘀咕著眼前發生的事情。年輕人一看老農的架勢,趁熱打鐵說道:“老人傢,我知道您的心思,這樣吧,我再加三百兩,八百兩白銀怎麼樣?”
  
  老農隻是一個勁地抽煙,仍然一句話不發,他還沒有轉過神來,他不知道這個年輕人是不是瘋瞭。年輕人卻是急得坐不住瞭,嘴裡嘀咕半天,又一咬牙,說道:“老人傢,您就成全我吧,您看,一千兩,怎麼樣,一千兩,就這個價錢,不能再加瞭,您老說句話呀。”
  
  老農看見年輕人急成那樣,激靈瞭一下,從沉思中醒過來:“這件事我得和傢裡人商量一下,祖宗的遺物嘛,您說是不?要不明天您再來,給您回話。”
  
  “好的,好的,我明天一定來,聽您的佳音。”說完,年輕人轉身上馬離去。
  
  待年輕人走遠,老農把全傢人叫來,把剛才發生的事情原封不動地說完,全傢人個個喜上眉梢,說那個年輕人不是腦筋有問題,就是觀世音派來幫助他們傢的善人、神仙,會有這等好事?不就是一根上瞭年頭的煙桿嘛,賣!老農從腰間拿出煙桿,從頭到腳來回看瞭三次,想著那自動縮回的煙油和牲畜浮腫的腳,怎麼也抵不上一千兩白銀稀奇,於是也就下定決心準備賣瞭。
  
  第二天,年輕人如約而至。一番寒暄,年輕人說要看一看老農的煙桿,老農故意裝成很謹慎的樣子,小心翼翼地將煙桿遞給年輕人。年輕人拿到手裡,細細看過,高興得連連說:“就是它,就是它,好!好!果然是寶貝。”然後還給老農,又說道,“老人傢,我這次出門,沒有帶太多的銀兩,不過您放心,我這裡有五百兩的銀票,我先放在您這裡,我這就回傢準備剩下的銀兩,來回大約需要三個月的路程。我們以三個月為期限,三個月之後我準時回來,將餘下的五百兩白銀給您,您再把您的煙桿完好地交給我,如何?我們立字為證。”說完,立下字據,付瞭銀票。
  
  臨走時,年輕人又要求看一眼煙桿,一再囑咐老農要妥善保管好煙桿,切不可失信。老農連連點頭答應。
  
  轉眼三個月過去瞭,年輕人果然信守承諾,帶足銀兩來到老農傢。老農急忙回屋取出煙桿交給瞭年輕人。年輕人高興地接過煙桿,誰知看過之後,臉色大變,連說:“不是的,不是的,錯瞭、錯瞭,這不是原來的那桿煙桿。”老農連忙接過,看瞭又看,說:“沒錯呀,就是三個月前你看過的煙桿,一直都是我保管的,我天天都要看一遍。”_www。xiaole8。com
  
  “什麼,您每天看一遍?隻是看看,沒有抽嗎?”
  
  “沒有,我怕給你弄壞瞭。”
  
  “您,您呀,一件天下稀世珍寶讓您給毀瞭。”年輕人捶胸頓足地說道。
  
  原來呀,這老漢不知道,他這根煙桿竟然是一件活寶,在這煙桿的煙鍋處住瞭一隻煙蟲。隻有米粒般大小,蛀穴一般人很難發現,就算是老農這樣天天拿在手中的人,如果不去仔細看,也不知這其中的底細。這煙蟲可是個靈物,全靠每天新鮮的葉子煙味和不溫不火的煙油滋養,平時主人抽煙的時候,它就老老實實地呆在蛀穴裡面,晚上主人不抽的時候,它才探出頭來透透氣。
  
  這煙蟲也不知在煙桿裡待瞭多少年,一身的皮就和那煙桿的顏色一樣瞭。
  
  年輕人對煙桿有些研究,聽說瞭老農煙桿的事,仔細一琢磨,覺得其中道理正是在那隻煙蟲身上,要知道那煙蟲是個寶,經它吞吐的煙油不僅能治牲畜的浮腫病,還能治人身上的創傷,要是賣到京城,起碼值千兩黃金。於是年輕人專程跑瞭過來,通過三天的觀察,再經過親眼驗證,發現瞭煙桿的秘密,才肯出這麼昂貴的價錢。
  
  再說老農,原本也是一片好心,想到人傢出如此高的價錢,不能對不起人傢。所以在年輕人走後,就把這隻煙桿取下來,用一塊幹凈的棉佈包好,放瞭起來。殊不知,那活寶幾日得不到新鮮的煙油滋養,便一命嗚呼瞭。
  
  老農聽到這個秘密,又是懊惱又是驚奇,便將煙鍋取下,往茶桌上一磕,果然有一條小蟲掉出來,不過已經變硬成瞭一具軀殼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