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張兩元車票

  劉嫂是個官太太,丈夫雖然是個小小的村官,卻很會用權。
  
  劉嫂依仗男人的地位,享點福,也就算瞭,村裡人氣不過的是,這劉嫂趾高氣揚,看不起平民百姓。
  
  有一次,村小學的王老師求劉嫂丈夫辦點事,拿瞭價值五十元的兩瓶酒上門拜訪,劉嫂連眼皮都沒抬一下,說:“我們傢老劉喝低檔酒會反胃,你還是拿回去吧!”
  
  後來,王老師又在鄰居六嫂傢借瞭二百元錢重新買瞭兩瓶酒,這才把事辦妥瞭。
  
  說來也對,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此話一點不假。
  
  幾年後,劉嫂的丈夫因經濟問題下瞭臺,退賠瞭很多錢,他手無縛雞之力,除瞭那張嘴,什麼也不會做,失去瞭經濟來源的劉嫂,一夜之間來瞭個三百六十度的大轉彎,由趾高氣揚的村官太太變成最底層的農村婦女。
  
  劉嫂的骨子裡很要強。她不忍心眼看著這個傢就這樣垮下去,就忍受著別人的白眼,到處拾破爛賣錢,雖然收入極其微薄,但畢竟也是進項。
  
  漸漸的,眼皮下的破爛都撿完瞭,劉嫂就到水裡撈。秋天的一個早晨,劉嫂來到同村六嫂傢的水溝邊。劉嫂和六嫂盡管是一字之差,但倒黴的劉嫂,根本不在翻身的六嫂眼裡。
  
  此時,劉嫂光著腳從六嫂的水溝裡拽上幾個裝滿泥土的編織袋子,她一個一個地把裡面的土倒出來,正要拿去洗,六嫂跑來瞭,大嚷大叫:“好啊!你撿破爛撿到我頭上來瞭!”
  
  劉嫂怯生生地說:“這,還有用嗎?”
  
  六嫂厲聲說:“怎麼沒用,明年我還要用它們堵水呢,你馬上把土給我再裝回去!”
  
  劉嫂很聽話,什麼也沒說,又把倒出來的土一點一點地往回裝。
  
  六嫂站在水溝邊,雙手叉腰,嘴裡罵罵咧咧:“你男人在勢的時候,你吃香喝辣的,把誰都不放在眼裡,現在你男人下臺瞭,怎麼,就成這副德行瞭?你知不知道,你吃喝瞭我們老百姓多少血汗錢?”劉嫂就像是被訓的孩子,一句話也沒說。
  
  這一幕,被王老師看到瞭,雖然送酒那件事他一直難以忘懷,但眼前的情景,他實在是看不下去:都是一個村裡的鄉親,人傢都落難成這個樣瞭,不該再這樣對她呀,於是他硬是把大聲訓斥的六嫂給拉走瞭。
  
  說來也怪,越是冤傢越碰頭。
  
  幾天後,正逢中秋,王老師和六嫂被推選為村裡的代表,去省城參加表彰大會,並參觀新建成的江橋。一大早,王老師和六嫂就來到村頭等客車。這天要坐車進城的人特別多,王老師費瞭好大的勁才擠上瞭車,回頭一看,六嫂也上瞭車,但令他奇怪的是,在興高采烈的六嫂的身後,還跟著一個愁眉苦臉的劉嫂。王老師自然不知她去幹什麼,隻是友好地對她一笑。
  
  村裡讓王老師和六嫂當代表,跑腿買票的事自然都落到王老師身上。車上的人太多,售票員被擠得動彈不得。王老師買票的錢是經過兩個乘客才傳遞過去的。那車票很便宜,每張隻有兩元錢。買完後,王老師對著後面的六嫂喊道:“六嫂,車票我買瞭。”
  
  說來有緣,天下無巧不成書。
  
  兩天後,王老師從省城裡回來,又見劉嫂出來拾破爛瞭。再後來,他聽說劉嫂有瞭些本錢,就不再拾破爛瞭,而是開始收破爛,生意越做越好,日子也一天天地好瞭起來,劉嫂的臉上也露出久違的笑容。這年的臘月底,劉嫂突然登門,硬是拽王老師去自傢吃肉,王老師推卸不瞭,隻好去瞭。
  
  那天,劉嫂喝瞭不少酒,喝著喝著她就哭瞭,她一邊哭一邊對王老師說:“大兄弟,你是個好人啊,我這條命,是你給我撿回來的。”
  
  這話讓王老師聽得一頭霧水,他問:“劉嫂,這話從何說起呀?”
  
  劉嫂說:“那年,你給我買瞭一張車票,你還記得嗎?”
  
  “我給你買瞭一張車票?”王老師想瞭半天也沒記起來什麼時候給劉嫂買過車票,便連連搖頭。劉嫂說:“看你,貴人多忘事不是,那年中秋節,咱們都坐車進城去,你不是給我買瞭一張車票嗎?這事你能忘,可我卻一輩子也不會忘的!”
  
  王老師一下子什麼都明白瞭:當時那張票,不是為劉嫂買的,而是給六嫂買的。瞬間,他的臉火燒火燎的,好在正喝著酒,誰也沒看出來,他支支吾吾地說:“那、那也不過是兩元錢的車票,你、你也不能把話說得那麼重呀!”
  
  劉嫂急瞭,說:“那可不隻是兩元錢的一張車票啊,那是一顆寬恕人的心。你知道那天我要幹什麼去嗎?告訴你,那天,我進城去,是要從那座新建成的江橋上跳下去,結束自己這條命!”王老師聽瞭一臉煞白。
  
  劉嫂接著說:“自從傢裡敗落後,我每天都在大傢的冷言冷語下活著,連自尊都沒瞭,可是,你對我還是那麼的客氣,給我買瞭一張車票,這時我才知道,不是所有的人都瞧不起我,還有人把劉嫂我當成人看,我還真不能就這麼去死呀!於是,我改變瞭主意,你是個好人啊,好人啊……”
  
  王老師被觸動瞭:原來自己這微不足道的兩元錢,使劉嫂找到自尊,看到希望,使她在走向不歸之路的時候中途下瞭車。劉嫂肯定是把“六嫂”聽成“劉嫂”,以為自己替她買瞭車票,她就沒買,因為車上的人實在太多瞭,售票員也沒發現,就這樣,陰錯陽差,她留下瞭一條性命……在劉嫂傢回來的路上,王老師望著那輪掛在天邊皎潔的圓月,心裡有說不出來的感受。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