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禁槍時期的決鬥

  故事發生在未來世界的一個“禁槍時期”。
  
  所謂“禁槍”,並不是不準使用槍支,而是為瞭防止濫用槍支,因此就作瞭一些強制性的法律規定。
  
  在那個時候,罪犯自有犯罪的旁門左道,警察也自有制服罪犯的十八般武藝,警匪之間你死我活的搏擊常常是令人難以想象的,比方說吧,蔡老槍這個人,是跨國武裝販毒集團的大頭目;展建軍,是一直在追捕蔡老槍的國際高級刑警,他們兩人偏偏就定下瞭用手槍決鬥的生死之約,用最原始的方法來“私瞭”他們之間的宿怨,你說奇怪不奇怪?
  
  決鬥的地點選在一個荒涼的村落裡,這個村子的人都曾經感染上瞭可怕的傳染病,全都遷走瞭,整個村子人丁零落,雖然這裡沒有美國西部荒原作背景,卻是一個適合仿照西部牛仔決鬥和上演生死劇的大舞臺。
  
  展建軍和蔡老槍按照約定的時間來到瞭村口,他們走到大約手槍三分之一射程的距離停瞭下來,互相直視著。他們已經太熟悉瞭,熟悉得不用多說什麼話,但蔡老槍還是叫著展建軍的諢名說瞭一句話:“雄展,如果今天是我栽瞭,我希望你看在我們多年打交道的份上,給我墳上送一把罌粟花。”隨後他又解釋說:“我早年販毒起傢,靠的就是這個東西。”
  
  展建軍笑瞭笑:“我一定成全你。”
  
  蔡老槍最初的得名,是因為他吸毒販毒,像毒害人間的一桿老煙槍,但展建軍清楚,蔡老槍真正的得名是因為他練就瞭一手快如閃電、百發百中的槍法,是一桿威震黑道的老槍,當然,展建軍在警界也以快槍出名。
  
  這時,蔡老槍突然目露寒光,說道:“我們開始吧!”
  
  隻見展建軍立刻拔槍,但他在蔡老槍面前還是慢瞭,他那支警用柯爾特左輪手槍剛拔出,隻聽見“砰”的一聲,蔡老槍的9MM格洛克手槍已經響瞭,槍彈以一種無與倫比的超高速,率先擊中瞭展建軍,而且正中致命的額頭眉心!
  
  蔡老槍顯得十分得意,他一面繼續保持著戒備的姿態,一面微微帶著幾分炫耀的口氣,說:“你敢來和我決鬥,太過自信瞭,你不知道我早已經買通瞭你身邊的人,掌握瞭你準確的出槍速度。我為今天整整苦練瞭好幾年,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贏你。殺瞭你,我就把我這把槍銷毀瞭,你的同行也不是那麼容易就能查到我頭上來的。”
  
  展建軍仍然笑著:“你太不自信瞭,為瞭今天整整苦練瞭好幾年,太誇張瞭,沒這個必要吧?你難道忘瞭,我向來要經過一套‘高拋發彈’的程序才會開槍的。”
  
  展建軍說的“高拋發彈”,那是他出瞭名的絕技,就像乒乓球員“高拋發球”似的“高拋發彈”,他向來槍、彈分離,要射擊時才臨時上彈,是警界公認的第一個把槍技變為優美藝術的快槍手,但現在是面對面的決鬥,而且對方是蔡老槍這樣的老槍、快槍,還沒等展建軍完成這套“優美的動作”,對方早就可以不慌不忙地開槍打中他瞭,而事實上,此時此刻,蔡老槍已經擊中瞭他!
  
  可就在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瞭:隻見展建軍右手甩開左輪槍彈巢—那是空的,然後左手取出三粒子彈高高拋向空中,高度直達十幾米以上,又疾速落下,恰好嵌入他右手左輪槍的空彈巢,然後才一甩手,合上彈巢瞄準射擊……
  
  蔡老槍看呆瞭:展建軍不是早已被自己的子彈擊中瞭嗎?這個時候,應該額頭飆血倒斃在地上,怎麼還能玩“高拋發彈”呢?
  
  蔡老槍仔細一看,傻瞭,展建軍的額頭竟然連一星擦痕都沒有!
  
  展建軍淡淡地一笑,說:“你打中瞭我的防彈衣。”
  
  蔡老槍氣急敗壞地大叫:“不可能,我知道你可能穿防彈衣,但我明明打中的是你露出來的額頭,這樣的距離,我閉上眼睛也不會打錯。”
  
  展建軍笑著說:“你說的那是第一代硬式防彈衣,或者第二代軟式防彈衣,頂多是第三代復合式防彈衣,可我身上的這一件防彈衣已經是第五代瞭,它事實上已經不是衣服,而是一層皮膚瞭,我全身上下都已經移植瞭這樣一層‘防彈皮膚’,你打中哪裡都一樣。”
  
  蔡老槍瞪大瞭眼睛,張大瞭嘴巴,鼻子裡“哼”瞭一聲:“我不信!”
  
  展建軍笑著說:“你不信,我讓你再試試看。”說著,展建軍直挺挺地站著,不舉槍,也不躲避,讓蔡老槍向他瘋狂射擊,直到把剩下的子彈全部打光。
  
  蔡老槍打中瞭展建軍的鼻梁、面頰、咽喉、太陽穴等所有裸露出來的部位,可子彈一撞上展建軍的皮膚就反彈開瞭,他的皮膚連紅都不紅一下,不要說是流血瞭。
  
  蔡老槍打完瞭,展建軍笑吟吟地開瞭口:“現在該我瞭。”說著,他抬起手來,慢悠悠地隻打瞭一槍,子彈就擊穿瞭蔡老槍的額頭,這個跨國武裝販毒集團的大頭目倒下瞭,緊接著,展建軍用塑料袋包起瞭蔡老槍使用的手槍,這將是在法庭上最有利於自己的證據。故事會在線閱讀
  
  展建軍不愧是聰明絕頂的警察,你別忘瞭,他們所處的是“禁槍時期”呀,法律規定所有槍支都必須強制安裝上一個“槍用黑匣子”,就像飛機上的黑匣子一樣,每支槍每一次的使用情況都精確無誤地記錄瞭下來,每支槍使用不當的記錄都可以作為法庭上的呈堂證據,既方便又可靠;而且,“黑匣子”和槍支渾成一體,人力無法拆卸;法律還規定所有槍支都必須安裝“智能識主”裝置,每個人的槍支限於本人使用,別人即使拿去瞭,也會被智能識主裝置識別出不是槍支的主人,鎖定槍機,無法開火。
  
  再說那個蔡老槍,他實在是罪行累累,但由於一直沒有拿到法律程序認可的證據,他就一次次逃脫瞭法律的制裁,於是,展建軍在移植瞭一層防彈皮膚後,精心謀劃瞭這次決鬥:引誘蔡老槍率先開火,然後以正當防衛的理由名正言順地擊斃蔡老槍,一切都有“黑匣子”的記錄為證,當然,展建軍穿上“防彈皮膚”這對蔡老槍來說是不公平的,但槍用黑匣子沒有錄音功能,現場的對話不會錄下來,而防彈皮膚過瞭一段時間就會自行脫落,不留下一絲痕跡。
  
  一切都在展建軍的計劃之中,他設下這個局為民除害,又避免瞭自己惹上官司。展建軍輕松瀟灑地走瞭,在他身後的荒村裡又多瞭一個墳頭,墳上放著一束罌粟花……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