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能辦事”找縣長

  鐵嶺村有個老頭平時喜歡管閑事,又有些小聰明,常常能辦一兩件出呼人們預料的事,所以大夥人給他起瞭一個外號叫“能辦事”。
  
  這年夏天,村裡要修復一座被洪水沖毀的水壩,還差5萬元資金沒著落。村主任帶著村幹部往縣裡跑瞭好幾個來回,差旅費花瞭不少,一個子兒也沒討到。眼看春耕就開始,田裡沒一滴水,全村人可是急壞瞭。在這緊要關頭,“能辦事”再也坐不住瞭,他自告奮勇對村長說:“這事讓我試一試吧。”
  
  “能辦事”坐班車來到縣裡,他想:九副不如一正,要找幹脆直接找縣長,免得在下面相互扯皮。於是他下瞭車徑直朝縣政府辦公大樓走去。他費瞭好一番周折找到縣長辦公室,正要敲門,忽然門一開,從裡頭急忙忙闖出一個人來,差點和他撞瞭個滿懷,他定睛一看,此人自己認得——在電視上見過,正是要找的吳縣長,他趕忙把報告遞過去:“吳縣長,我是鐵嶺村的,找你批錢修水壩。這是我們的報告!”哪知,吳縣長看也沒看報告一眼,用手一擋,一邊走著,一邊說:“現在我有一件火燒眉毛的事需要研究,沒有空管你這小事,你找水利局去!”說著大步流星走進另一間會議室,“啪”的一聲把門關上瞭。
  
  “能辦事”氣得直跺腳:哼,就你的事重要,老百姓的事就是小事啦?索性往門外走廓一蹲,不走瞭,心裡說:今天你不見俺,俺就賴著不走!
  
  “能辦事”如鱉魚守蛋一般蹲在會議室門口等呀等,等瞭老半天,不見吳縣長出來,忽然一陣風把會議室門吹開一條縫,裡頭傳來嘈雜的爭論聲。他感到好奇,伸長脖子往裡一瞧,隻見許多頭頭腦腦圍坐在一張豬腰桌旁爭論著什麼,這個說:“算瞭,事到如今隻能豁出去,鋪地毯!”那個說:“不行,不行,開個會,就隻有個把小時,鋪地毯要花大幾十萬,而且地毯以後又沒用,這也太浪費瞭吧!”又一個說:“浪費也得幹,你總不能讓幾千號來賓站在濘泥的廣場上開會吧?既然幾百萬元已經花出去瞭,還差這幾十萬?”吳縣長雙目緊鎖坐在豬腰桌的正中,一邊喝著茶,一邊吸著煙,顯得十分為難。
  
  “能辦事”瞪大雙眼:難道還有比咱村修水壩更要緊的事?他貼著門仔細聽瞭起來,漸漸地聽出瞭門道。
  
  原來,他們這個縣是全國聞名的板栗之鄉,縣裡準備舉辦一個板栗節招商引資,在東門外建瞭一個栗鄉廣場,請省設計院塑瞭一座栗鄉標志,盛邀省內外幾千名領導、嘉賓參加,並且重金邀請瞭幾名全國著名的歌星來造勢。現在離板栗節開幕隻剩一個多星期時間,由於征地拆遷擔擱,開幕式用的栗鄉廣場剛剛推平,5000多平方米的草皮來不及種,吳縣長為此傷透腦筋。
  
  一幫人圍著豬腰桌議來議去,議瞭半天也議不出個子醜寅卯,最後吳縣長一拍桌子說:“好瞭,好瞭,鋪地毯就鋪地毯,該花的錢還得花。林副,你馬上通知財政局籌積20萬元資金用於購買地毯,不夠的錢叫建設局先墊上。”
  
  一聽20萬元,“能辦事”再也忍不住瞭,“咚”地一聲推進門去,說:“這錢不要花,種草皮,我……我有辦法!”
  
  吳縣長一看,是剛才冒冒失失遞報告的那老頭,有些惱瞭,把臉一板,說:“這是開縣長辦公會,你來湊什麼熱鬧?你先出去,有什麼事等一會兒來!”說著,便有兩位工作人員來勸“能辦事”離開。
  
  “能辦事”一看急瞭,掙開工作人員,拍著胸脯說:“吳縣長,你們不是在開會研究種草皮的事吧?隻要把買地毯的錢省下給咱村修水壩,草皮我來幫你們種!保證你們萬無一失!”
  
  吳縣長朝“能辦事”上下打量瞭一番,說:“你真有辦法?現在離開幕式隻有一個多星期時間,我已請專傢咨詢過,秋天種草難成活,即使能成活,至少也要兩個多月才能長好。政府無戲言,這可不是開玩笑的地方呀!”
  
  “能辦事”胸有成竹地說:“沒那個金鋼鉆,哪敢攬那個瓷器活?種草可是我傢的老本行,你把這事交給我,保管耽放心!”
  
  吳縣長看“能辦事”不像是個騙子,心裡想,管他能成不能成,死馬當著活馬醫,萬一弄不出名堂,到時再鋪地毯也來得及。於是宣佈散會,把“能辦事”請到自己辦公窒,讓秘書沏上一杯香茶,高興地問道:“你說說看,怎麼種?需要多少資金?”
  
  “能辦事”笑瞭笑,賣起關子:“這,這需要保密……你甭管我怎麼種,反正我有我的辦法,到時能長出草來就是瞭。我也不需要花你們的錢,種成瞭,你隻需答應我一件事——給咱村撥5萬元錢修水壩。”
  
  吳縣長覺得這老頭挺有趣的,就笑著說:“行,我答應你!不過,搞砸瞭我可要拿你試問啊!”
  
  “那自然!”“能辦事”想瞭想,又鄭重其事地說,“你是領導,無憑無據的,到時你反悔怎麼辦?咱們得立個字據,彼此才放心!”
  
  碰到這樣一個倔老頭,吳縣長也沒轍瞭,隻得答應下來:“好,好,好。”叫秘書草擬幾行文字,與“能辦事”一起畫瞭個押。
  
  “能辦事”收瞭字據,也不含糊,在秘書辦公室,打瞭幾個電話,用別人聽不懂的土話“嘰哩呱啦”說瞭一通。不到兩個小時,他的大兒子就開著一輛拖拉機,帶村主任和十幾個鄉親一道趕來瞭。這一幫人一到栗鄉廣場,就從車上“撲咚、撲咚”扔下來十幾隻鼓鼓囊囊的麻袋——也不知裡頭裝的是啥。緊接著,在廣場邊支起一個工棚,一幫人安營紮寨住瞭下。隨後的日子,人們在栗鄉廣場看到一道別致的風景:一個六十多歲的老頭帶著十幾個鄉親,起早摸黑,圍著廣場又是澆又是撒的,不知忙乎什麼……
  
  五六天過去,廣場上果然長出綠油油的一片草來,遠遠看去比馬尼拉草還漂亮呢!
  
  這一天,吳縣長驅車來到廣場,他望著整齊翠綠的草地,笑得合不攏嘴。他鬧不明白:這是什麼草,怎麼長得如此快?拔起一顆一瞧,不禁啞然失笑:原來是麥苗!麥苗雖然嫩瞭點,但要對付個把小時還是綽綽有餘的。
  
  吳縣長做夢也沒想到“能辦事”還有這一招,高興得對“能辦事”豎起拇指說:“好,太好瞭!你竟能想到這種法子,我們那麼多人都頂不瞭你一個啊!你真能辦事!”
  
  “能辦事”“嘿嘿”一笑:“其實這也是趕巧。我來的那天,村子裡有幾傢人的麥子被雨霖濕發瞭牙,他們愁得飯都吃不下,我聽瞭你們議論種草的事,自然就想到瞭發牙的麥子……”
  
  板栗節如期舉行,並取得圓滿成功,獲得各級領導的一致好評。吳縣長高興極瞭,板栗節一結束,他就大筆一揮,給鐵嶺村下撥瞭6萬元水利工程款——多的1萬元,是給鐵嶺村的獎勵金。
  
  “能辦事”回傢時,鄉親們敲鑼打鼓放鞭炮到村頭迎接,他得意洋洋地說:“現在不單是你們說我‘能辦事’,吳縣長也誇我‘能辦事’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