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尋找世外桃源

  PART。1哪裡能找到世外桃源
  
  卡迪是個商人,商場上的爾虞我詐使他覺得十分疲憊和討厭,最終決定離開這個虛偽的“文明社會”,去太平洋一個小島隱居,那島名叫塔希提島,早聽說島上的居民十分樸實,他們從不與人斤斤計較。
  
  初夏的一天,卡迪來到塔希提島。一踏上小島,卡迪便感到夢想終於實現瞭:波利尼西亞群島的綺麗風光讓他眼花繚亂,山上的棕櫚樹倒映在海水中,珊瑚礁環抱的湖面平靜得如同一面鏡子,小村莊上散佈著一些茅舍,居民們張臂向卡迪跑來,表現出瞭最大的熱情……
  
  島上的居民將卡迪安頓在村子最好的茅舍裡,周圍是各式各樣的生活必需品,隨手可取,而且還給卡迪派瞭漁夫、園丁和廚子,都分文不取。
  
  三天後,卡迪認識瞭一個叫塔拉的婦女,她五十來歲,是一個酋長的女兒,島上的居民都十分愛戴她。
  
  卡迪對塔拉說瞭自己來到這個小島的原因,塔拉表示贊同,她告訴卡迪,她平生隻有一個目標,那就是防止金錢玷污島上居民的靈魂,卡迪聽瞭,神色莊嚴地告訴塔拉:在島上居住的日子裡,他保證一個錢也不會從自己的口袋中流出去!
  
  在以後的日子裡,卡迪信守諾言,千方百計地信守塔拉的禁條—防止金錢玷污島上居民的靈魂,他甚至把手裡所有的錢都湊到一起,埋在屋子的角落裡。
  
  一晃就是三個月過去瞭,這一天,一個男童給卡迪捎來一件禮物,說是塔拉特意為他焙制的。卡迪看瞭看,那是一個核桃蛋糕,他看著看著,突然間神情為之一驚:那蛋糕的包裝,竟是用粗麻袋佈制作的一幅油畫;再一看,卡迪的心頓時在胸腔裡“怦怦”亂跳起來:這畫長50厘米,寬30厘米,油彩龜裂,有幾處已經掉色,沒錯,它是油畫大師“高更”的作品!
  
  說起高更,誰不知道?雖然卡迪對繪畫僅是一知半解,但在如今這個社會,能辨認這個油畫大師畫風的人實在是太多瞭!卡迪的手哆嗦著,他再一次展開畫幅,俯下身去,細細察看起來:這幅作品畫的是塔希提山的一角,噴泉邊有幾個浴女。沒錯,它就是高更的作品,縱然油畫被糟蹋成這個樣子,仍然不可能搞錯。
  
  卡迪的心劇烈地跳動著,以至右邊肝臟部位也開始隱隱作痛,他想,一幅高更的作品,竟然流落到瞭這個偏遠的小島上,塔拉居然用它來包蛋糕!在巴黎,這幅畫大概能值500萬法郎!這個無知的女人,她還用過多少幅這樣的畫去包東西呢?這對人類是一筆多麼驚人的損失啊!
  
  想到這兒,卡迪一跳而起,朝塔拉的傢奔去,到瞭那裡一看,塔拉正站在傢門口,對著礁湖抽煙。這是一個健壯的女人,頭發灰白,雖然袒露胸懷,但是在這種姿態中,依然保持著令人贊嘆的尊嚴。
  
  卡迪笑吟吟地對塔拉說:“我吃瞭你的蛋糕,做得真好,謝謝。”
  
  塔拉顯得很高興:“今天,我再給你做一個。”
  
  卡迪張開瞭嘴,但一句話也沒說,他想,此時此刻,應該表現得有分寸,即使接受另一個用高更的油畫包起來的蛋糕,也應該保持沉默,於是,卡迪和塔拉聊瞭一會兒便回到瞭自己的茅屋,他等待著。
  
  果然,到瞭下午,塔拉做的蛋糕又送來瞭,而且包裝蛋糕的果然又是高更的一幅油畫,這幅畫的情況比上一幅更糟糕,好像是有人用刀刮過的。卡迪憤怒、焦躁,幾乎要跳起來,沖出去,恨不得對著塔拉咆哮起來,可他還是抑制住瞭,他告訴自己:不可,萬萬不可!
  
  PART。2該選擇世外桃源,還是金錢
  
  第二天,卡迪又去瞭塔拉傢,他裝作輕描淡寫的樣子對塔拉說:“親愛的夫人,你的蛋糕是我生平吃過的最好的食品。”
  
  塔拉淡淡地一笑,繼續把她的煙鬥塞滿……
  
  此後的八天裡,卡迪又收到塔拉的三隻蛋糕,都分別用高更的油畫包裹著,在這段時間裡,卡迪度過的每一分、每一秒都令他激動萬分,他的心靈在歌唱,沒有別的任何詞語可以描繪他此時的激動心情!
  
  但是,這以後,蛋糕雖然還繼續送來,卻沒有用任何東西包裹瞭,一時間,卡迪夜不成寐,心想:難道塔拉沒有別的油畫嗎?還是她忘瞭包蛋糕?思慮再三,卡迪決定去打探一番。他吃瞭幾粒鎮定藥丸,使自己的心情平穩一下,接著便敲開瞭塔拉的傢門,對她說:“夫人,你幾次給我送來蛋糕,蛋糕好極瞭,尤其是外面包著的有油畫的麻袋佈,更讓我感興趣,我喜歡熱烈的色彩。請問,你是打哪兒弄來這些畫的?你還有嗎?”
  
  “哦,你是說那些粗麻袋佈嗎?”塔拉毫不在意地說,“我的傢裡還有一大堆,全是我祖父留下來的。”
  
  卡迪驚訝得合不上嘴:“一……大堆?”
  
  “是的,這些粗麻袋佈,是我祖父從一個法國人那裡得來的,這個法國人曾經住在島上,老喜歡用顏色塗抹麻袋佈,你可以去看看。”
  
  塔拉把卡迪帶到一個堆滿幹魚和幹椰肉的倉庫裡,果然,地上扔著一堆高更的油畫,全蒙上瞭沙土,都是畫在麻袋上的,歷盡滄桑,不過有幾幅還相當完好。卡迪臉色蒼白,幾乎站立不住瞭,“我的天,”卡迪心裡想道,“對於人類,這是多麼不可彌補的損失啊,如果我沒打這兒經過的話,就永遠不知道這裡的秘密!”卡迪粗略估算瞭一下,這堆畫,大約值一億法郎……
  
  塔拉見卡迪神色恍惚,便說:“如果你想要的話,可以拿去。”
  
  卡迪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這時,他的內心開始瞭一場可怕的鬥爭。卡迪瞭解塔拉這些島上的人,他們心地無私,不想把“金錢”這個概念引進島上,攪亂島上居民的頭腦,但不管怎樣,卡迪總要表示一下,要感謝他們,卡迪不能不付出一點代價,就接受這樣一批無價之寶!
  
  卡迪從手腕上脫下那隻華美的金表,遞給塔拉,請求她接受,但是,塔拉卻搖瞭搖頭,說:“對不起,卡迪先生,我們這兒不需要這東西看時間,我們隻要看看太陽就行瞭。”
  
  於是,卡迪思慮再三,艱難地作出瞭一個決定,他對塔拉說:“我來島上這麼久瞭,現在不得不返回法國。正好一星期後,有輪船要來,我即將離開你們,我接受瞭你的禮物,但條件是請你允許我為你和你的人民做點事—我有一點錢,不多,但也不少,請允許我給你留下,你們畢竟需要工具和醫藥。”
  
  塔拉聽瞭,滿不在乎地說:“隨便。”於是卡迪回到住所,將埋藏在墻角的大約70萬法郎的所有財富全部取出,又匆匆來到塔拉的傢裡,將錢交給她,作為“回贈”的禮物,她欣然接受瞭。
  
  然後,卡迪抱起那些油畫,奔回自己的茅屋。他度過瞭惴惴不安的一星期,等候著輪船的到來。卡迪不知道自己究竟害怕什麼,他急於要離開這裡,他此刻唯一的心願是:返回法國後,他要馬上跑到畫商那裡,展示這價值高達一億法郎的財寶!
  
  PART。3你配擁有一個純潔的世界嗎
  
  約半個月後,才有一艘開往法國的輪船到來,卡迪上瞭船,在船上,他對自己在島上的奇遇閉口不談,但有一天,一個老板模樣的人得知卡迪從塔希提島來,便跟他提起瞭島上的一切,原來,這個老板模樣的人很熟悉這個島,以及那個酋長的女兒——塔拉。
  
  “這是一個很瞭不得的女人。”生意人這麼評價著塔拉,卡迪聽瞭卻不以為然,他覺得“女人”這個詞用在塔拉身上是十分不恰當的,那是十足侮辱人的,因為在卡迪看來,塔拉是他所認識的最高尚的人物之一。
  
  生意人問:“不用說,她讓您看她的畫?”
  
  卡迪猛地跳起身來:“您說什麼?”
  
  “說實話,她會畫油畫,而且畫得不錯。二十多年前,她在巴黎裝飾藝術學院學過3年,待到椰肉幹的行市同合成產品一樣、變得那樣有利可圖時,她便回到瞭島上。她一直在偷偷做著椰肉幹的生意,空閑時就臨摹‘高更’的畫,畫得驚人地相似。她同澳大利亞訂有正式合同,他們用300法郎的代價收購她的作品,她很富有……怎麼啦,卡迪老兄?不舒服?”
  
  卡迪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回到房間的,他一頭撲倒在床上,開始感到一種莫大的沮喪。這個世界又一次欺騙瞭卡迪,他去哪裡尋找一個真正的沒被“金錢”污染的“世外桃源”?但卡迪卻從沒有想過:自己真配擁有一個純潔的世界嗎?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