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嫂子,你們可好

  有個地方叫八卦嶺,那裡嶺高路險,坡陡彎急,常有車禍發生,是一個讓人忌諱的地方,但這裡是通往關內的交通要道,來往車輛不斷,為掙點零錢,便有人在嶺上擺起小攤,賣些香煙飲料礦泉水之類的小商品。
  
  前幾天,嶺上新來瞭一個擺攤的湖南女人,非常招眼,別看是剛來的新手,可她憑著風情萬種的身段、俊俏的臉蛋子,和一口麻酥酥、辣乎乎的湖南話,把那些過往的司機們給迷得神魂顛倒,司機們不分年歲大小,一律叫她“湘嫂”,就算不買東西,也都要停下車來,找借口到她的小攤前站一下,聊上幾句。
  
  湘嫂的出現,驚動瞭嶺上的另一個女人,她是貴州人,大夥叫她貴嫂,是三年前來嶺上擺攤的。自打湘嫂來到嶺上後,貴嫂就隱隱感覺到這八卦嶺上好像彌漫瞭一股煞氣,貴嫂十分吃驚,她暗中察言觀色,細細一看,不由倒吸瞭一口涼氣:這個湘嫂,嫵媚的面龐中透著一股徹骨的陰寒之氣,哪怕是一絲笑意中都暗藏著隱隱的殺機,看來是來者不善!貴嫂暗想:弄不好這八卦嶺又要出事,要出大事啦!
  
  貴嫂為瞭弄清湘嫂的來路底細,便有意跟她套近乎,而湘嫂初來乍到,人地兩生,見有人熱情地前來和她搭理,正求之不得呢,沒用多久,兩個女人就混熟瞭,成瞭合穿一條褲子不嫌肥的好姐妹。
  
  一天,湘嫂詭秘地告訴貴嫂,說是陰歷七月十五這天,八卦嶺將要發生一場車禍,到時會有一輛車摔下懸崖,車毀人亡!
  
  貴嫂聽說這事後大驚失色:“你是怎麼知道的?莫非湘妹你能掐會算、有未卜先知的本事?”
  
  湘嫂猶豫瞭一陣,說:“貴姐,咱倆既然已是這麼要好的姐妹,我也就不再瞞你瞭,妹妹我早已是一個魂魄,是來勾魂索命的鬼差,這次到嶺上擺攤,隻不過是個幌子,其實就是為著這場車禍,這關系著我的一樁心事,姐姐千萬別給泄露出去啊!”
  
  貴嫂聽瞭,大吃一驚,雖說早有疑慮,但想不到眼前這個千嬌百媚的漂亮女人竟然是個鬼魂,她想瞭想,說:“姐姐決不敢壞瞭妹妹的事,隻是這過往貨車的司機中,有姐姐的一個相好在裡面,別趕上倒黴,讓妹妹把命給索瞭去。”
  
  聽說司機裡有貴嫂的相好,湘嫂便囑咐她,說:“這樣吧,你讓相好的準備一個特殊標記,到時我好辨認。”
  
  於是,貴嫂就說明天她去準備一張照片,交給相好的,到時讓他把照片擺放在車窗前。兩人商議妥當,第二天,貴嫂便找瞭一張照片底版,急匆匆地到附近鎮上去洗照片瞭……
  
  七月十五這天傍晚,湘嫂氣急敗壞地趕來找貴嫂,把她拉到無人處,怒氣沖沖地質問道:“我誠心誠意地把你當姐姐,沒想到你卻耍我,我問你,這過往的每一輛車子,車窗前都擺放著你的照片,你有這麼多的相好嗎?”
  
  湘嫂興師問罪,貴嫂確實感到愧疚,她說:“事到如今,我也把實話告訴你吧,其實我根本就沒有什麼相好,我這麼做,隻是想讓這些司機躲過此劫,他們能因此逢兇化吉、死裡逃生,這不也就是妹妹你的無量恩德嗎?”
  
  湘嫂聽瞭,聲嘶力竭地哭喊起來:“你站著說話不嫌腰疼,他們是得救瞭,可又有誰去救我的丈夫呀!”
  
  原來,湘嫂是為瞭救丈夫才來到八卦嶺的:半年前的一天,鄰傢的小孩不慎溺水,湘嫂的丈夫下水相救,不料被水中藤蔓纏繞,竟然命歸黃泉。丈夫一死,湘嫂痛不欲生,竟然投河自盡,本想從此可以和自己的男人朝夕相處,不料到瞭閻羅殿上,判官卻告訴她:她丈夫在野外落水身亡,屬孤魂野鬼,不能載入判官的名冊,要被發配到陰山,在野外下井挖礦,永無出頭的日子。為救丈夫跳出苦海,她在閻羅殿上長跪三天,苦苦哀求,最後判官批給她一紙公文,要她七月十五這天在人間制造一場車禍,招回一些工人來,就可以從礦上贖回她的丈夫,於是湘嫂就來到瞭八卦嶺,沒想到被貴嫂暗中使計,使她錯過瞭判官給的機會,她的丈夫因此將永遠被留在陰山之下,再也沒有出頭的日子瞭。
  
  湘嫂說到這裡,從口袋裡掏出瞭判官給的那張公文,顫抖著雙手捧著,痛哭流涕。這時,突然間,貴嫂也從貼身處掏出一張紙來,捧在手裡哽咽著說不出話來,湘嫂見此情景,上前搶過貴嫂手中的紙,一看,竟然也是一張判官批的公文,湘嫂驚呆瞭:“難道姐姐也是……”
  
  貴嫂點點頭,長長地嘆瞭一口氣,說:“其實,我的命運是和你一樣的,三年前,我男人在野外走夜路,不幸被毒蛇咬瞭,死瞭。開始時,我也跟你一樣,真想狠著心一咬牙,弄一場車禍把工人招回去,好贖回在陰間礦山遭罪的丈夫,可想起一旦車禍釀成,那些聞訊趕來的傢屬會撕肝裂肺般地痛哭,就再也不忍心下手瞭,看來,我們隻能跟自己的丈夫說聲對不起瞭……”|故事會在線閱讀
  
  一提到丈夫,湘嫂猛地撲到貴嫂懷裡,號啕大哭起來……
  
  後來聽說有一天,有一輛車子下八卦嶺時剎車突然失靈,直向路旁的懸崖沖去,可就在車子要竄下懸崖時,司機突然感覺“咯噔”一下,車子竟意外地剎住瞭,司機下車一看,頓時嚇出一身冷汗:車的前輪隻有一半著地,另一半已在懸崖外半空懸著,那個險呀,隻要再稍微往前動那麼一分幾毫,就得摔下懸崖,車毀人亡,可司機又覺得挺奇怪的:剎車失靈後我就沒再剎,這車怎麼就自己剎住瞭呢?
  
  幾年後,京沈高速公路打此通過,削平瞭八卦嶺,這裡就再也沒發生過車禍,也不見瞭那些賣香煙礦泉水的小攤子,可過往車輛的司機還都習慣到這裡停一下,看看車胎,“放放水”,“放水”是司機們的行話,就是撒尿。
  
  司機們“放水”的時候,總會說起曾經在這裡擺攤的湘嫂和貴嫂,心裡念叨著:“嫂子,你們可好?”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