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孤品

  這幾年,收藏熱席卷大江南北。
  
  登州有個叫那鳴的人,傢裡有個祖傳下來的花瓶,他越看越像寶貝,就專程帶著花瓶跑到北京,找瞭一個專傢鑒定。
  
  鑒定結果竟然是官窯燒出來的,相當珍貴。
  
  那鳴最關心的是值多少錢。
  
  專傢說:“如果是孤品的話,肯定價值連城。如果不是,價格就會打些折扣。”
  
  那鳴不明白,請教道:“什麼叫孤品?”
  
  專傢告訴他:“所謂孤品,就是世上僅此一件的藏品,所以才奇貨可居,要多少錢都不為過。你的這隻花瓶很可能是孤品,因為至今尚未發現相同的藏品。”
  
  那鳴聽瞭,心中一沉。因為他心裡清楚,這隻花瓶並不是孤品,在他弟弟傢裡,還有一隻一模一樣的花瓶。當年,父親給弟兄倆分傢,不偏不向,祖傳的兩隻花瓶,兩人一人一隻。但眼下的那鳴是決不肯把底細說出去的,一口咬定,從未見過第二隻。
  
  京城有位收藏傢,聽說這事後,找到那鳴,願出五十萬元的高價,購買這隻花瓶。
  
  那鳴雖然心動,卻沒有答應。他覺得,對方既然願意出五十萬,那這個花瓶的價值肯定不止五十萬。
  
  他試探地問收藏傢:“這是你能出的最高價嗎?”
  
  收藏傢沉思瞭一下,說:“目前,五十萬的價格已經很公道瞭,因為很難說,將來會不會出現一隻跟這個一模一樣的花瓶。”
  
  那鳴一聽,頓時明白瞭:他是擔心這隻花瓶不是孤品啊。看來,要想賣更高的價,得讓這隻花瓶成為孤品。
  
  那鳴心中就萌生瞭一個主意,他借口回去跟傢人商量,讓收藏傢等幾天再說,然後匆匆忙忙返回老傢,一腳跨進弟弟的傢門。
  
  那鳴的弟弟是個老粗,一貫大大咧咧。那鳴進門後,隻字不提花瓶的事,故作關心地問候瞭一番後,兩隻眼睛便四處搜尋瞭起來。隻見花瓶跟暖瓶、茶壺等放在一起,隨隨便便地擺在桌子上,裡面插瞭一支塑料花,看來弟弟他並不知道這隻花瓶是寶貝。
  
  那鳴頓時心花怒放:不但花瓶在,而且弟弟還不把它當一回事。看來,隻要花點小錢,把弟弟的花瓶買到手,然後毀掉,這樣自己的花瓶就成瞭孤品瞭。
  
  那鳴正想走過去,拿起花瓶與弟弟說話,可那邁開的腿突然縮瞭回來,張開的嘴又閉瞭起來:弟弟見到自己要買這隻花瓶,必然會起疑心,萬一猜出這花瓶不一般,那就麻煩瞭。再說,弟媳可不一般,再來個火上澆油,獅子大開口地漫天要價,事情非弄僵不可。也許是他們的父母把弟弟的機靈都給瞭那鳴,那鳴眼珠一轉,辦法有瞭。隻見他拿起茶杯,佯裝去拿暖瓶倒水,順勢用暖瓶的瓶底輕輕一碰花瓶,花瓶就倒在桌面上,那鳴一手拿著茶杯,一手拿著暖瓶,故作驚慌的樣子,眼看著花瓶骨碌碌滾瞭幾下,掉到地上,“啪”,碎成兩瓣,瓶底也摔破瞭。
  
  弟媳有些不高興,將那支塑料花撿起來,埋怨說:“哥,你咋不小心點?這花可沒地兒插瞭。”
  
  弟弟訓斥她道:“咱哥又不是故意的,一個舊花瓶,你唧歪個啥?”
  
  那鳴故作歉疚地說:“這樣吧,回頭我去市場給你們去買隻花瓶。”
  
  幾天後,那鳴買瞭隻新的花瓶送瞭過來,看上去很鮮亮,弟弟不但不埋怨,還不停地誇那鳴辦事認真。
  
  第二天,那鳴就帶著孤品,興沖沖地趕到北京,找到那位收藏傢,說:“現在我可以保證,這花瓶是孤品瞭。”
  
  收藏傢很奇怪:“你怎麼知道的?”
  
  那鳴得意地說:“因為另一隻跟這個一模一樣的花瓶,昨天已經碎瞭。”
  
  收藏傢聞聽,臉色當即就變瞭:“你還有一隻與它一模一樣的花瓶?”
  
  那鳴說:“是呀,不過,那隻花瓶現在不存在瞭。現在,我這花瓶絕對是孤品,你再給一個價格吧。”
  
  收藏傢失聲問:“那隻花瓶是你砸碎的?”收藏傢從那鳴臉上看到瞭答案,倒吸一口涼氣,心疼得眼圈都紅瞭,他長嘆一聲,說:“現在,這花瓶我隻能出二十萬瞭。”
  
  “什麼?”那鳴跳起來,跺著腳,“你別誑我,怎麼比原來還要少?”
  
  收藏傢連連搖頭:“你呀,是聰明反被聰明誤啊!你這隻花瓶,是鴛鴦瓶,本來是一對的,如果能配齊,至少值二百萬。我之所以肯出五十萬,就是希望有朝一日能找到另一隻花瓶,配成對。現在另一隻既然已經毀瞭,沒成對的希望瞭,所以隻能值二十萬瞭。”
  
  那鳴的眼頓時直瞭,腦中一暈,差點摔倒。
  
  清醒過來後,他眼淚都流出來瞭,喃喃道:“不可能的,是你在騙我!”
  
  收藏傢說:“你可以到處去打聽打聽,如果誰出的價格高於二十萬,你盡可以賣給他。”
  
  那鳴心有不甘,他四處尋找買傢。此時,他打碎另一隻花瓶的消息已經傳開,果然沒人出的價格高於二十萬。最後不得已,他隻好回頭找到那個收藏傢,以二十萬出瞭手。
  
  那鳴回到老傢。他本來以為此事神不知鬼不覺,萬萬沒想到消息已經在傢鄉傳開瞭。頓時,他成瞭所有人恥笑的對象,大傢都笑他見利忘義、最後卻搬起石頭砸瞭自己的腳。
  
  那鳴見伎倆敗露,羞得躲在傢裡。他整天提心吊膽,怕弟弟一傢上門找他算賬。
  
  奇怪的是,弟弟吃瞭這麼大的虧,竟然一直沒來找他。
  
  一個月後,弟弟終於上門找他來瞭,但不是興師問罪,而是來向他表示感謝。
  
  原來,弟弟聽說花瓶的事後,就帶著扔在旮旯裡的那幾片破碎的瓷片,請修復專傢將花瓶進行瞭修復,思量著多少也能賣幾個錢。不想,修復成功沒幾天,消息就傳出去瞭,那位先前購得那鳴花瓶的收藏傢主動找到他,說即使修復的,他也想買。
  
  那鳴問:“他出瞭多少錢?”
  
  “人傢說,本來值一百萬的,因為是修復的,所以打瞭折扣。”
  
  “到底多少?”
  
  “三十萬。”
  
  那鳴呆瞭:這怎麼可能?要知道,自己的好花瓶才賣瞭二十萬,這個碎片拼起來的,竟然能賣三十萬?
  
  弟弟又說:“人傢還說,貴是貴瞭點,但配成對平均下來就不貴瞭,雖然一個好一個破,但因為配成瞭鴛鴦瓶,加起來的價值要比單個高多瞭。”故事會在線閱讀
  
  弟弟看瞭看那鳴,笑著說:“哥,算起來,我還是占瞭你的便宜呢。”
  
  那鳴一聽,血壓陡地升高,兩眼一翻,登時暈瞭過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