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倒懸的神木

  PART。1紅檜木梁
  
  風雨飄搖的南宋小朝廷剛在臨安建都,皇帝趙構就要大興土木,修建一座支撐門面的金鑾殿。
  
  “工部侍造”施覽官職低微,無權反對,他眼珠一轉,稟報皇帝說獨缺十多根五丈高的梁柱,沒有合適的梁柱,這金鑾殿還是沒法蓋啊!
  
  沒過幾天,塗州的地方官為瞭取悅天子,竟送來瞭12根紅檜木梁柱,施覽望著這堆珍貴的梁柱正尋思著,忽聽差官稟報,說是外面有一個出傢人求見。施覽想,我平時和僧人並無來往,他找我為瞭何事呢?施覽讓那和尚進來,一問,才知他就是普興寺的方丈苦修老和尚,這12根梁柱原本是普興寺中準備蓋大殿用的,前幾天苦修正好外出化緣,想不到地方官乘他不在寺中,強行將木料弄到瞭京城,苦修這才一路追瞭過來。
  
  施覽原以為老和尚是上門討木料的,卻不料苦修捋瞭一把花白的胡子,說道:“大人您有所不知,這些木料可都是有問題的啊!”
  
  施覽聽說這紅檜木梁有問題,心中暗喜,忙問原因,苦修說,這些梁木的兩端都被加工得一樣粗細,現在竟然分不清木料的大頭和小頭,人都說十年長柳、百年成楠、千年為檜,想用紅檜木當梁柱,必須知道木梁哪端是大頭、哪端是小頭,也就是說在使用它們的時候,必須根部立地,木梢頂梁,絕不能給顛倒瞭,否則在風水上就是犯忌瞭,那可是大大不吉的事啊!
  
  第二天,施覽上殿把苦修說的話一一稟報,趙構聽瞭,心裡也有些不安,他就把修金鑾殿的木工頭劉老三宣瞭上來。劉老三一聽,哈哈大笑,他幹瞭半輩子木匠,什麼金絲楠、紫檀、花梨,都用瞭個遍,他就不信會在紅檜木面前栽跟鬥,於是就胸有成竹地拿起鐵尺,去量木梁兩端年輪的間距,因為他知道,樹根部的年輪總比樹梢部的年輪間距要寬一些,這樣就可以判斷哪端是大頭、哪端是小頭。可劉老三用尺一量,那冷汗就下來瞭:那紅檜木的兩端都極為致密,都生有七八百道密密的年輪,都緊緊地擠到瞭一起,哪有什麼間距啊!
  
  趙構見劉老三無法區分,忙問滿朝的文武百官:“眾卿可有什麼好主意?”文武百官們七嘴八舌地爭論瞭老半天,把趙構的腦袋都吵大瞭,也沒弄出個結論來。施覽見時機到瞭,正要上前勸說趙構放棄修建金鑾殿的念頭,哪承想趙構一拍龍案,頓時大發龍威,喝令先將劉老三下獄,然後傳下口諭,命施覽在三天內必須想出個解決的辦法,否則就要拿他治罪。
  
  PART。2沉水斷木
  
  施覽回到傢裡,苦思冥想,後來在一本《唐太宗本紀》中找到瞭一個解決的辦法。第二天一大早,施覽上殿,他先給趙構皇帝講瞭個唐太宗三難吐蕃使者的典故:吐藩的使者想迎文成公主進藏,可是唐太宗出瞭三道難題,其中有一道就是拿一根削得兩端一樣粗的木棍,叫他們分清大小頭。聰明的吐蕃使者把木棍放到瞭水裡,沉下去的一頭就是樹的根部,是大頭;翹起的一頭就是樹梢,是小頭,因為不管怎麼說,根部都會比樹梢那頭重一些啊!
  
  高宗皇帝一聽有理,急忙命人去試,正好殿旁有個很大很深的養魚池,工匠們便抬來一根木梁,丟到瞭水裡,可這紅檜木自身太重瞭,入水後,竟直接沉到瞭池底的淤泥裡,根本沒法分辨,唉,古書上傳下來的招兒也並不好使啊!
  
  施覽見這沉水斷木的法兒也不好使,便借機勸說道:“萬歲,找不到更好的辦法瞭,這也許就是天意啊,我看這金鑾殿還是不要修瞭吧,富國強兵才是最緊要的事情啊!”
  
  趙構一聽,氣得把龍案拍得山響,施覽也就是一個小小的工部侍造,從五品的官職,竟敢在金鑾殿上胡說八道,這簡直就是大逆不道啊!施覽被趙構下旨抓進瞭天牢,明天正午三刻,城隍廟前開刀問斬。
  
  苦修和尚正在臨安化緣呢,聽說施覽大人被關瞭起來,急忙用銀子買通瞭獄卒,來到天牢,見施覽披枷戴鎖,苦修忍不住老淚直流,施大人可是一個為國為民的好官啊!他看著施覽,低聲說道:“大人,老僧自有分辨那紅檜木大小頭的方法呀!”
  
  施覽聽完大吃一驚,“撲通”一聲,跪倒在苦修面前,央求道:“大師,您可千萬要保密啊……南宋小朝廷偏安一隅,不思強兵復國,總想勞民傷財,蓋一座富麗堂皇的金鑾殿能有什麼用,老百姓盼的是收復失地,直搗黃龍府啊!”
  
  苦修也是連連點頭,可是不拿出個辦法,明天施大人的腦袋就得搬傢瞭。苦修雙手合十,說:“施大人,老僧自有主張,您就放心吧!”苦修和尚說完,含著眼淚離開瞭天牢。
  
  PART。3黑蟻斷木
  
  第二天一大早,苦修來到宮門外,對守門的禦林軍說自己有辨木的手段,趙構急忙宣見。苦修在太監的帶領下,直接來到堆著12根紅檜木梁的殿址前,趙構領著滿朝的文武跟在後面。
  
  苦修走到距離紅檜木梁大約十幾步的地方,忽然停住瞭,他指著落在木堆上的幾隻尖嘴小鳥,說道:“萬歲,您知道那木梁上為何落有小鳥嗎?”
  
  趙構搖瞭搖頭,苦修便解釋說,這紅檜神木雖然樹質堅硬,但它也怕一種尖嘴黑蟻的侵害,這種黑蟻在樹身上啃出巢穴後,產下蟻卵,讓蟲卵在巢穴中自己孵化,而這種黑蟻肉味鮮美,是各種鳥鵲最喜歡吃的食物,想要分清紅檜樹的大小頭,隻要在這些小鳥落腳的地方找到黑蟻就可以瞭。
  
  於是,幾十名工匠一擁而上,終於在檜木上找到瞭幾十個米粒粗細的小洞,工匠們又拿來瞭帶鉤的繡花針,伸進小洞,往回一拉,果然鉤出瞭一個個黑蟻,先出來的是蟲尾,後出來的是蟲腦袋,要知道紅檜木生在深山中,不管什麼蟲在樹身上嗑洞為巢,都得腦袋沖樹梢,尾巴沖樹根才成啊,蟲腦袋沖上,被嗑出的蟲洞方向自然沖上,蟲洞的方向就是紅檜木梢頭的方向啊!
  
  趙構聽完苦修和尚的分析,連連點頭,正要看賞,苦修卻“撲通”一聲跪倒在地,說道:“老僧是出傢人,不看重身外之物,萬歲還是把施大人給放瞭吧,他可是個好官啊!”
  
  趙構一聽,點頭說道:“好,傳朕的旨意,就赦施覽無罪吧!”
  
  還沒等太監去傳旨,天牢的牢監急匆匆地跑進宮來稟報,原來施覽大人昨夜在監房裡已經用腰帶自縊身亡瞭,臨死前給趙構寫瞭一封血書,血書的內容就是勸諫他放棄修建金鑾殿的念頭,臥薪嘗膽,富國強兵,然後直搗黃龍府才是正理。趙構看完血書,氣得三下兩下就把血書撕得粉碎,他恨恨地說道:“施覽這個小小的芝麻官太可恨瞭,臨死前還要妄言朝政,真是死有餘辜啊!”說完,趙構袖子一擺,吼道:“誰再敢妄言,朕定殺不饒!”
  
  苦修爬在地上,把施覽大人的血書一片片地撿瞭起來,用袍襟兜著,仰起頭來對天悲號:“施大人,老僧上愧對佛祖菩薩,下愧對您的重托,索性就陪您一起去吧!”苦修和尚說完,用僧袍掩面,一頭撞到瞭紅檜木上,那殷紅的血漿都濺到瞭木梁上,苦修和尚頃刻間倒地身亡瞭。
  
  三個月後,金鑾殿終於造好瞭,富麗堂皇的大殿幾乎把南宋府庫的銀兩花瞭個精光,望著那12根紅檜木撐起的大殿,趙構十分滿意,極為欣賞,可是他沒有想到,苦修和尚講的也並不是實情,其實,那尖嘴黑蟻在紅檜木上啃出來的洞穴都是沖著樹根的,因為它要在洞中產卵啊,如果啃出的洞穴沖上,那它產的卵還不都得掉到地上啊?
  
  金鑾殿上的12根梁柱現在都是根上梢下倒懸著呢,那危險的情景倒像南宋小朝廷,它隻茍延殘喘瞭一百多年,最後還是被後金國給滅瞭。
  
  這裡面的成敗得失就不是幾句話能說明白的,也許從立梁的那天開始,就已經決定瞭南宋小朝廷必將滅亡的命運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