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騙你先商量

  董丕從廠長的位子一退下來,就包瞭個車讓嶽母老婆兒子小姨子出去旅遊,一轉眼兩個多月瞭,這天一大早老婆打來電話,說車馬上往回返,估計中午就回來瞭。
  
  說瞭幾句甜言蜜語,董丕樂滋滋地放下電話,提著籃子去瞭海鮮市場,他要好好整幾個拿手菜給老婆接風洗塵。
  
  魚鱉蝦參地買瞭一堆,董丕正要往回走,突然接到一個陌生女人的電話:“喂,你好!請問你是董丕先生嗎?”
  
  董丕莫名其妙地說:“我是董丕,你是哪位?”
  
  女人又問:“是住在迎賓路花園小區的董丕先生嗎?”
  
  董丕說:“對啊,有什麼事嗎?”
  
  女人說:“恭喜你董先生!有一筆海外遺產需要你來繼承,請你馬上到公安局對面的華僑大酒店來一趟,我叫華琪,我在大堂等你。”
  
  海外遺產?董丕又驚又喜,心跳突地失去節奏。悶葫蘆似的愣瞭半天,董丕忽然兩眼一閃,脫口驚呼:“天啊,這麼說當年父親真的跑臺灣去瞭!”
  
  攔瞭一輛出租車,董丕風風火火來到瞭華僑大酒店。
  
  華琪四十左右歲,身材瘦小,雖有點弱不禁風,但看起來卻是一副十足的白領派頭,打過招呼後,華琪熱情地邀董丕進瞭她的房間。
  
  “董先生,這是你父親董一匡留下的遺產繼承書,不過在簽字之前,我還需要做一下確認,”華琪微笑著拿出一套資料說,“請出示你的身份證明。”
  
  董丕掏出身份證說:“我千真萬確是董一匡的兒子,他老人傢左臉有一塊銅錢大的豬皮痣。”
  
  “沒錯啊,那就是你瞭!”華琪緊緊地握住董丕的手,激動地說,“董先生,在簽字之前,我還有一點需要向您解釋,我是你父親的律師,這筆遺產的金額是六十萬元,雖然在這份遺囑聲明上沒有提到我,但按照我們律師的職業慣例,你需要付六萬的律師費。”
  
  “六萬?”董丕心裡陡然涼瞭半截,腦海劃過一個黑乎乎的陷阱,見華琪一副志在必得的神情,董丕沒好氣地說,“六萬倒不是一個大數目,現在就付你麼?”
  
  “不,等你把所有的遺產領到手後再付。”
  
  聽華琪這麼一說,董丕心裡又充滿瞭希望,臉色也馬上陰轉晴:“那就沒問題瞭,開始吧。”
  
  華琪小心翼翼地翻開遺產繼承書,突然又合上,說:“對不起董先生,我覺得你對我心存顧慮,要不你落實一下,給你三天的時間,等你慎重考慮好瞭咱們再談吧。”
  
  “不,我,我相信你!隻要拿到瞭六十萬的遺產,我,我再給你加一萬!”董丕沒料到華琪這一著,趕緊陪笑臉許諾。
  
  華琪搖瞭搖頭,語氣有點沉:“既然董先生把話說到瞭這份上,那我提個建議,今天咱們簽這個手續幹脆來個真戲假做,你懷疑我在騙你,那咱就當做騙局來簽好瞭。”
  
  “怎麼個當騙局來簽?”董丕越發糊塗起來。
  
  “就是咱們都來認為這是一個騙局,簽完後等你把六十萬領到瞭手,是真是假豈不一清二楚?”
  
  “呵,這主意很有意思啊,那就簽吧。”
  
  華琪坐到董丕的身邊,說:“那我就開始騙你啦,商量一下,同意麼?”
  
  “同意同意!”董丕雞啄米一樣直點頭,心說反正不用我從兜裡往外掏錢,就是耍我也沒關系,大不瞭算是陪你丫玩瞭。
  
  “關鍵要把最後一頁填好,”華琪指著一個表格說,“因為遺產要直接劃撥到你的銀行戶頭上,所以你必須按要求填寫你的姓名和已經存款的銀行。”
  
  華琪一邊說,董丕一邊工工整整地填上:“董丕,建設銀行”六個字。
  
  “好,第一步騙你成功,”華琪仍然微笑著說,“第二步,再商量一下,寫上你存折或者存單的密碼。”
  
  董丕埋頭唰唰唰寫下“98989898”,剛寫完感覺不對勁,警覺地問:“存款怎麼還要密碼?”
  
  “喲,又犯疑心瞭?這繼承書上這麼要求的,沒有密碼的話安全性小,再說簽完字你就去取款,我一弱女子還能搶瞭你不成?”
  
  董丕想想也對,自嘲地說:“那就接著,接著騙吧。”
  
  華琪又指著末尾說:“簽字蓋章。……好瞭,騙你成功,下一步,取款,再下一步,付我手續費。”
  
  華琪說著收起資料,把董丕的身份證夾在裡面說,“走,先到大堂去,我給臺灣那邊發個傳真,最遲半小時遺產就能劃撥到你的帳戶上。”
  
  來到大堂,華琪將簽好字的遺產繼承書發瞭傳真,回頭對董丕說:“你現在就可以回去準備取款,我在這裡等你。”
  
  董丕做夢似的發瞭回呆,神經質地蹦出一句:“不會是涮我吧?”
  
  華琪笑瞭笑說:“是騙是涮,半小時後見分曉。”
  
  董丕將信將疑地告別華琪,叫一輛出租車乘興而去,半路上想起一籃子魚鱉蝦參不知丟哪瞭,竟沒覺著心疼。唱著小曲蹬蹬蹬奔上樓,隻見門開著,從房間裡傳來優美的薩克斯曲,老婆回來瞭!
  
  董丕正低頭換鞋,老婆從廚房裡轉出來,責怪說:“去哪兒瞭這麼長時間,門也不鎖。”
  
  “什麼?門,門沒鎖?不可能的!”董丕吃瞭一驚。
  
  “我騙你幹嘛?門敞洞洞地開著,還放著音樂呢!”老婆一本正經地說。
  
  董丕一聽感到頭暈,怯生生地說:“莫不是進賊瞭?快看看少錢物瞭沒?”說到這,董丕突然腦子一脹,大喊道,“先看看存折在不在!”
  
  老婆見董丕說話慌裡慌張,感覺事情不妙,蜂螯屁股一般跑進臥室,眨眼間又跑出來,戰戰兢兢地說:“老公啊,六十萬的存折存單都不見瞭!”
  
  六十萬!董丕兩腿一軟,吼:“快,快到銀行掛失,再晚就來不及瞭!這,這是我的身份證!”
  
  董丕抖抖索索地從遺產繼承書裡抽出身份證,剛拿在手裡,忽然兩眼一翻,一頭栽在地上,嘴裡一邊冒沫一邊嚎:“騙子啊!騙子啊!……騙子把我的身份證,掉包瞭啊!……”
  
  第二天,從廠子裡傳出消息:每個工人均收到瞭一張存單,金額正好是董丕任職期間拖欠的工資數。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