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無所不知

  無所不知
  
  買瞭臺電腦,給奶奶看。
  
  奶奶問:“這是啥玩意?”
  
  我說:“這玩意可好瞭,你想知道什麼它都有。”
  
  奶奶說:“這麼好?我問幾個問題。”
  
  我說:“好。”隨後打開百度。
  
  奶奶問:“我有多少根頭發?”
  
  我:“……查不到。”
  
  奶奶接著問:“你死去的爺爺去哪兒瞭?”
  
  我說:“能不能再換個問題?”
  
  奶奶說:“我還能活多久?”
  
  我:“……”
  
  奶奶說:“啥破玩意兒,啥也查不到!”
  
  回去向老板交代
  
  一男子告訴醫生,說他如今什麼都不想做,跟過去完全不一樣瞭。
  
  檢查完畢後,他說:“醫生,請你不要說什麼醫學名詞,簡單明瞭地說我生瞭什麼病就行。”
  
  “好吧,簡單明瞭地說,”醫生答,“你生瞭懶病。”
  
  “那麼,”那人說,“現在請你把那個醫學名詞告訴我,我好回去向老板交代。”
  
  給力老媽
  
  和老媽一起逛街。由於審美不同,我決定和老媽分開逛。我逛二層看衣服,老媽在一層看鞋。
  
  臨上電梯前,老媽問:“你帶錢瞭嗎?”
  
  我一聽,心裡別提多高興瞭,答:“沒帶。”
  
  然後老媽說:“那就好,逛去吧。”
  
  中午。
  
  老媽:“冷嗎?”
  
  我:“不冷。”
  
  老媽:“那好,洗碗吧!”
  
  我:“……”
  
  老媽:“冷嗎?”
  
  我:“冷。”
  
  老媽:“好,那戴個手套洗碗吧!”
  
  老媽有次問我:“你到底喜歡什麼樣的男孩啊?”
  
  我說:“長得胖的,眼睛大的!”
  
  老媽遲疑一下說:“那你來我們醫院,專治甲亢,四處都是胖子大眼。”
  
  要爸爸有啥用
  
  麗麗:“媽媽我是你生的嗎?”
  
  母親:“是呀,寶貝。”
  
  麗麗:“那我哥哥是誰生的呢?”
  
  母親:“傻孩子,你哥哥當然也是我生的呀。”
  
  麗麗:“連男孩也是媽媽生的,那要爸爸有啥用呢?”
  
  相親
  
  第一次
  
  女:“你在哪混呀!”
  
  我:“不是混,是工作!”
  
  女:“第一次見面就敢和我頂?我還有事,先走瞭!”
  
  第二次
  
  女:“我漂亮嗎,要說真話。”
  
  我:“漂亮!”
  
  女:“為什麼我不喜歡的都說我漂亮,我喜歡的卻不理我呢?”
  
  第三次
  
  女:“聽說你傢有奔馳呀?”
  
  我:“那是我哥的!”
  
  女:“你哥的呀!他結婚瞭嗎?有女朋友嗎?”
  
  第四次
  
  女:“我們要是結瞭婚,就搬出去住吧,婆媳關系不好處的。”
  
  我:“不會的,俺娘和俺嫂子處得挺好的呀!”
  
  女:“女人都心眼小,她心裡裝著你嫂子,哪還有地兒放我呀!”
  
  第五次
  
  女:“你睡覺打呼嚕嗎?睡覺前洗腳嗎?這事一定要問清瞭,要不後悔都來不及!”
  
  我:“我……我……”
  
  女:“我什麼我,有就有,沒有就沒有,吞吞吐吐的沒男子漢氣概!”
  
  第六次
  
  女:“你的情況我都瞭解瞭,你是一個不錯的男人,我們什麼時候結婚呀?”
  
  我:“我……我想我們還要多瞭解一下,畢竟我們剛認識呀!”
  
  女:“你嫌棄我?你以為你是誰!”
  
  粗繩
  
  有一天,老李氣沖沖地去找洗衣店老板,火冒三丈地說:“你們自己標榜為洗衣大王,看看你們的傑作!”
  
  說著,他往桌上扔瞭一條很粗的繩。老板看瞭看說:“先生,這粗繩很好啊。”
  
  “粗繩?!”老李吼道,“我送洗的是條被單!”
  
  額外配件
  
  從哥們兒手裡弄瞭輛破夏利,深夜第一次獨自上路。
  
  忽聽一怪聲,下車一看,隻見一又大又重的配件掉在地上。好歹弄上車。
  
  回去交差時,哥們兒說:“你應該把下水道的蓋子給放回去……看不出你還做這種事!”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