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世界真小

  金店項鏈櫃臺前站著兩個男人,一個矮,一個高。
  
  矮的姓李,建築公司的經理,高的姓張,人事局的科長。
  
  兩人都朝櫃臺裡瞅。
  
  “好,就要它。小姐,開票。”李經理一副財大氣粗的架勢。
  
  他接過營業員遞過來的項鏈,沖張科長笑笑,說:“夥計,全市就進這兩條,墜兒是並排的兩顆心,有特殊意義。別心疼這幾個錢瞭……”
  
  張科長急忙搖頭:“不,不,不是心疼錢。”
  
  “那……啊,是怕愛人看不中?”
  
  “不,也不是。”張科長又搖瞭搖頭。
  
  “那是……”
  
  “我想,假如我把這條項鏈送給一個女人,她該咋和她丈夫說呢?總不能說是我送的吧……”還沒等他說完,李經理一巴掌拍在張科長的肩上:“看樣子你是個精明人,可咋這麼笨呢?就說撿的唄。”
  
  “撿的,在哪撿的?”
  
  “你沒聽說前幾天一個女人去北山公園玩,不小心滾下山坡,把金項鏈滾丟瞭,這幾天不少人上北山找項鏈呢,你就對她說在北山公園撿的,去唬她那個笨蛋丈夫。”
  
  “能行?”張科長半信半疑。
  
  “行!”李經理胸有成竹。
  
  “哎,看你老弟挺實在的,我也不瞞你瞭,俺這項鏈也是打算送給老鐵的,我就讓她說是在北山公園撿的。”
  
  在素不相識又非常熱情的李經理的勸說下,張科長終於買瞭另一條雙心項鏈,送給瞭情人黃鶯。
  
  回到傢妻子還沒回來。他脫掉外衣躺在席夢思床上,微閉雙眼,回味著剛才和黃鶯銷魂的場面和黃鶯丈夫上當的憨樣子。
  
  這時,妻子闖進來,“喂,告訴你個好消息。”
  
  張科長眼也沒睜,心裡說,你能有什麼好消息。
  
  妻子撲到他身上,說:“我在北山公園撿瞭條金項鏈,是雙……”
  
  “什麼?”張科長一下掀翻妻子,坐瞭起來,從妻子手裡奪過項鏈,沒錯,正是李經理買的那條雙心項鏈。啥都明白瞭,他一時呆住瞭。
  
  “你瞅你,樂糊塗瞭。”妻子沖他撒嬌。
  
  他醒過神,一巴掌把妻子打瞭個趔趄,罵瞭句“滾你媽個蛋”抓起外衣沖出門。
  
  張科長正沿著江邊漫步,遇到迎面跑來的黃鶯。
  
  黃鶯撲進他的懷裡,邊哭邊說:“你告訴我的辦法也不靈啊,我剛把項鏈給他看,他就把我按地上好頓揍……”
  
  “你丈夫是不是挺粗挺矮的,還有點羅圈腿?”
  
  “是啊!”
  
  張科長明白瞭,他長嘆一聲:“哎,這世界有時候真小……”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