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美女相親

  女孩,一旦漂亮瞭就有些自大,可畢竟漂亮就是自大的資本,人傢有資本,幹嘛不自大呢?單位同事卓姍姍是一位非常漂亮的女孩,已經28歲瞭仍然單身,眼看就成瞭剩女,她心裡也著急,以前的同學,孩子都會打醬油瞭,而自己的真命天子卻還沒有出現。於是卓姍姍開始趕場相親。
  
  卓珊珊認為自己單位好,是那很多人都削尖瞭頭想擠進的單位,自己又生的一副好相貌,怎麼著也得找個帥的掉渣,又腰纏萬貫的主。於是她在相親的過程中,完全把自己當成瞭500萬的大獎,高傲的看著誰能中獎。渴望中將的人固然很多,但是真正能中的“500萬”的主卻少之又少。想得到卓珊珊的人,就像那些發瞭瘋的彩民,不同的是,彩民中獎靠運氣,小夥子要中卓珊珊這500萬大獎,靠的就不僅僅是運氣瞭。
  
  相親多瞭,見識的人也就多瞭,有她看不上別人的,也有別人看不上她的,卓姍姍每次相親回來,都給我們講她相親的事。我們也樂得當故事聽,隻是不能說她,否則你就慘瞭,非得認錯到底才行,達不到“我檢討,我錯瞭,我一錯再錯,我自卑,我有罪,我罪該萬死,我死瞭喂狗,狗都不吃”的地步就算認錯不徹底。閑話少說,給大傢說說卓姍姍大小姐的相親幾則趣事。
  
  第一則海龜
  
  相親對象是個“海龜”,這“海龜不生活在水裡,而是生活在外企,據說還是某著名公司的項目經理,月薪幾萬,1。8米的身高,長相滿帥氣,卓大小姐對其第一印象也不錯。兩人接頭之後,介紹人就撤瞭,給他倆機會。因為沒有話說,“那邊有個茶館,我們去坐坐吧?”姍姍小姐點頭,羞澀的說“行”,第一次嘛,比較淑女。
  
  坐定後,卓姍姍隨便點瞭一杯飲料,就等著“海龜”點瞭。隻見人傢海龜手指高雅的一彈,非常瀟灑地叫來瞭小姐,眉飛色舞地說:“給我來杯cappuccino”。
  
  小姐愣瞭一下,沒明白海龜的意思。海龜皺皺眉,用手指敲敲菜單,cappuccino有嗎?小姐掃視瞭一下菜單,搖搖頭。海龜無奈地呼瞭口氣,Coffee,Coffee總有吧?有有有,小姐一連聲應到。海龜作出無奈狀,轉頭跟姍姍說:“喝來喝去,也就是cappuccino好喝瞭,不過啊,中國的咖啡,你也不能要求太高,跟外國沒法比。”卓姍姍聽瞭之後,恨不得一腳給他踹回外國去,剛剛的好感,一掃而光。
  
  談瞭好一會,海龜的話題就沒離開過海外,把個卓大小姐聊的愣是沒從國外回到中國,卓姍姍不斷的自我安慰,就當自己免費出國旅遊一次。好不容易,她插上瞭話,問海龜“我有個大學同學,也在你們公司做,不知道你認識不?她叫蘇楠。”海龜搖頭晃腦的,好像想瞭一會,然後優雅的說,“你能說出她的英文名字嗎?你知道,我們那樣的知名外企,在裡面工作都是互相叫外文名字的,比如sendy啦,bisil啦之類的,比較方便嘛,誰有那時間去記哪些難記的中文名字呀”。“那你能知道我的名字叫什麼嗎?”海龜聽後拉著長音說,“zhuoshanshan”卓姍姍聽完之後,抓起桌上的包落荒而逃。
  
  第二則醫生
  
  相親對象是某大的醫學碩士,據介紹人說聰明得不得瞭,性格也好,人還長得蠻帥氣。可聰明的醫學碩士,第一次見面竟然遲到瞭,原來他把地點北山公園聽成北海公園瞭,折騰回來之後,整整晚瞭一小時,卓姍姍大小姐,心裡就有氣。但念在初次見面,她沒發作。
  
  雖然心裡不痛快,還是跟醫學碩士去吃瞭飯,一桌飯菜很豐盛,還有一隻整雞。卓姍姍正要夾菜,發現醫學碩士,一手拿拿叉一手拿著勺,不停的在整雞上比劃,卓姍姍輕聲地問你做什麼呢?醫學碩士非常認真地說,“我找一下最佳落刀點,最好別碰到骨頭。”媽呀!這人有職業病啊!嚇的卓姍姍撒丫子就跑瞭。
  
  回來介紹人問,“姍姍,怎麼樣?”卓珊珊幹脆的回答“得!直接拜拜。那人有職業病,老是想給人解剖做手術,我可不想半夜睡覺的時候,被他給解剖瞭,姍姍我還沒享受夠人間樂趣,暫時不準備冒這個險。另外,那雙手,白天在病人身上摸來摸去的,晚上回傢再摸我,天啊!我有心理障礙,饒瞭我吧”。
  
  第三次
  
  這第三次對方是一軍官,高大帥氣,很有男人氣概的,約會時間把我的很準,一分一秒的都不差的出現,而且形象極佳。卓大小姐這次比較滿意,心想“難到這就是自己的“真命天子”?倒是很有安全感的。”
  
  但是,接觸瞭一會兒,問題就出現瞭,他是一個木頭疙瘩,隻要卓姍姍不問,那是一句話也沒有,吃飯的時候,也不會照顧女孩子,坐的筆直,跟軍訓練坐姿一樣。
  
  要瞭一桌飯菜,本來是上一道,吃一道,趁熱邊吃邊聊,可這軍爺不行,傻愣愣的坐那看著卓姍姍,也不知是不好意思,還是怎麼的,沒有一句話說。
  
  等菜都上完瞭,這軍爺嘴裡跟下命令似的,迸出一個字“吃”。說完之後,風卷殘雲,5分鐘搞定,卓姍姍還沒吃幾口呢,軍爺就去買單瞭。
  
  卓姍姍這個鬱悶,心想,也許以後熟悉就好瞭,畢竟遇到個自己滿意的不容易。於是姍姍小姐餓著肚子提出,隨便走走如何?軍爺雙腿一並,啪!一個立正,“可以!”那可愛的形象,要不是為瞭保持淑女形象,姍姍非大笑一場。雖然走瞭好久,但是對方依然金口難開。
  
  最終,卓姍姍決定撤退,軍爺熱心為她打瞭車,分別得時候,軍爺終於說瞭一句話,“這裡的馬路真不錯,希望有時間能和一起出來壓壓。”卓姍姍當場崩潰。
  
  隔天,收到軍爺短信,隻有一句話,“知道我是誰嗎?,我最可愛的人。”卓姍姍無語。
  
  ……
  
  第N次
  
  這次對方是個老師,長的皮膚白凈,戴一副眼鏡,斯斯文文。聽說對方傢庭不是那麼富裕,於是桌大小姐就選擇瞭飯後相親,咱別弄得看不上,還要人傢破費一場,就省省吧。大小姐這次還真大發慈悲,就連相親地點都選在一傢小水吧,一杯飲料也就10元左右。
  
  卓珊珊如期而至,款款走來,相互打過招呼之後,落座開始聊天。水吧比較小,桌大小姐這樣的美女坐在那裡非常的耀眼,引得很多男子行註目禮,尤其是短裙下的修長玉腿,更是迷人。正在卓小姐自我感覺良好之時,老師突然說到,其實我們見面,你不必穿的這麼隆重,大傢隨便一點的好,自傢的美麗,也沒必要像外人展示,下回我出錢咱要個包間,不給那些男人看!
  
  聽瞭老師的一席話,卓珊珊差點把隔年的年夜飯都噴出來!咱可是平時一直都這麼穿的,“隆重”一詞從何而來?還好珊珊我不喜歡化濃妝,穿暴露的衣服,否則在他眼裡那不成瞭……而且對方儼然一個大醋壇子,現在還沒給你談,就讓珊珊小姐不給別人看自傢東西,要是壇瞭還不得把自己包成阿富汗難民。
  
  這次卓珊珊又是很快的敗走!
  
  之後,很長一段時間裡,卓珊珊都不敢去相親,她一直在想,究竟是自己要求太高呢,還是,那人都……大傢說著究竟是女人高傲,還是男人太……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