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軋死瞭一隻狗

  栓子是大王莊的年輕後生,這天,他開著四輪車,拉瞭車紅苕到城裡來賣,沒想到,一隻狗突然從一個窄胡同裡沖出來,栓子慌亂中躲閃不及,竟把那隻狗軋死瞭。馬上,一個人沖著車子跑過來,扯住栓子不放。這個人歪眉豎眼,敞著個大胸脯,露出一身的橫肉,一看就知是個“惹不起”,栓子連忙打拱作揖,這時,後面又跟著跑來幾個不三不四的角兒,嚷著要栓子賠錢。
  
  栓子連忙掏出煙,一根根敬過去,結結巴巴地說,他在正常行駛,這隻狗突然沖過來,實在來不及處理。
  
  “惹不起”朝著栓子冷笑一聲:“照你這麼說,我這狗是自己想尋死瞭?難道它跟著我每天吃肉啃骨頭的,也會活膩煩瞭?”
  
  栓子臉上堆著笑,說:“你問問剛才看到的人,看我可有半句假話?”
  
  “惹不起”瞪起牛眼,朝周圍看熱鬧的人溜瞭一圈,扯著嗓門問道:“你們哪個看到瞭?啊?”周圍的人被他這一嚷,一個個嚇得連連搖頭。
  
  “惹不起”更來勁瞭:“哪會有自己找死的狗?你說謊太沒水平!”接著他把手一伸,說:“看你是莊戶人,沒錢,就拿五千塊算瞭,不然,連車帶人一塊扣瞭,交警隊裡的都是咱哥們!”
  
  幾個跟著“惹不起”的也一連聲喊栓子賠錢。
  
  栓子有理沒處講,說又說不過,賠又賠不起,要是動手更明擺著要吃大虧,火從心裡騰騰地朝外頭冒。
  
  正在這時,忽見人群一分,一個戴著墨鏡的老人拄著拐杖走過來,問:“這兒發生瞭什麼事?”這老人看來有點身份,人們見他來瞭,馬上讓開瞭一條路,“惹不起”一夥摸不準這老人來路,說話的聲音低瞭幾分。栓子見這老人戴著墨鏡,拄著拐杖,急中生智,連忙上前拉住老人,故作驚喜地叫瞭一聲:“伯呀,你老人傢咋才來呀?你要是再晚來一會,我可就有冤沒處申瞭!你快說兩句公道話吧!”
  
  這老人猛聽栓子喊他伯,遲疑瞭一下,問:“你是咱村誰傢的娃?這些年我不太回去,遇見本村的後生都叫不出名兒來瞭!”
  
  栓子連忙說:“伯呀,你忘瞭?我十歲那年,你回去過春節,我娘叫我給你送碗餃子,你還發瞭我十塊壓歲錢呢!”他故意把時間說得非常遙遠,糊弄老人。
  
  老人拍瞭會腦袋,湊近臉把栓子反復打量,又朝“惹不起”幾個看看,這才像猛然記起來似的,說:“噢,是有這麼回事。你,你不就是我族裡老六媳婦跟前那個誰嘛!你不在傢裡服侍你娘,怎麼跑到這兒跟人吵架?”
  
  “伯,是這麼回事……”栓子見老人認錯瞭人,心中竊喜,連忙把剛才出事的經過說瞭一遍。
  
  老人聽說軋死瞭一隻狗,臉刷地白瞭,忙讓栓子引自己察看,老人手顫抖抖地把死狗摸瞭又摸,見真的沒一點氣瞭,站起身,氣憤地揚起拐杖,照著栓子屁股就是兩下:“我打死你,你這闖禍的東西!你知道這狗多名貴嗎?賠兩萬塊也不為過。沒說的,賠,給人傢賠!拿不出現錢把你這車貨給人傢卸瞭,伯從來認理不認人,你可別說伯不幫你說話。”
  
  “惹不起”一聽這話,得意洋洋地將拇指一蹺,說:“小子,這下沒說的吧?掏錢!”
  
  栓子見老人這麼給他主持“公道”,氣得一跳老高,說:“伯呀,你咋胳膊肘朝外拐?怎麼反幫外人說話瞭?這車紅苕得派大用的,我要賣瞭給我娘去治病呢!卸瞭這車紅苕,就是要瞭我娘的命!”
  
  老人聽瞭這話,說:“怨隻怨你把車亂開。你伯眼不好,難道你的眼也不好?放著這麼寬的街道不走,硬朝著人傢的狗窩開?該賠還是得賠,沒錢你到我傢裡拿去。”
  
  栓子大聲說:“伯,你看看,這麼寬的街道,咋就成瞭他傢的狗窩?你難道連街道跟狗窩也認不清瞭?”
  
  “啥?這兒是街道?”老人拿手托住墨鏡,俯下身子,朝腳下的地面和周圍瞅瞭又瞅,長出一口氣,把手中攥著的一根繩子往地上一摔,說:“嘿!真是人老不中用瞭,頭昏眼花的,我剛才還當這兒是人傢的狗窩呢!既然是街道,那你小子還呆這兒幹啥?自古道,雞有籠,狗有繩,豬有圈,這隻死狗把脖子上的繩子掙斷瞭,胡亂鉆,死瞭怪不得你!你快走吧!有理走遍天下,無理寸步難行,城裡人遇事也得按理來!”
  
  “惹不起”見老人跟栓子一會哭一會笑的,老半天也沒看明白,一見栓子要走,連忙攔住,問:“你就這樣走瞭?錢呢?”
  
  老人拿拐杖在地上一扒拉,找到瞭剛才扔在地上的那根繩子,把它撿起來,朝“惹不起”抖瞭幾下,說:“你還是要錢嗎?那你先問問這繩子,它肯給不?如果它不肯給,你還想要,就找我傢大小子要去!”
  
  “惹不起”瞅瞅繩子,不甘心地說:“你傢大小子?他是誰呀?”
  
  圍著的人一聽,“哄”地全笑瞭,一位小販說:“大爺的兒子你都不知道呀?他是咱縣裡的公安局長!”
  
  “惹不起”聽瞭,翻瞭翻白眼,一揮手,帶著幾個同夥走瞭,這場鬧哄哄的戲總算散瞭。
  
  栓子把紅苕送到批發市場,開著車回來,忽然看到那位老人還蹲在路邊,身旁躺著那隻軋死的狗,老人撫著狗的屍體,就像失去瞭一位親人,非常傷心。栓子連忙找個地方把車停下,走到老人身邊,蹲下身子,問道:“大爺,我還沒好好向你道聲謝呢,你這是怎麼瞭?這狗—”
  
  老人嘆瞭一口氣,說:“這狗陪瞭我三年,我是大半個瞎子,它一直是我的眼睛和拐杖啊!”
  
  老人說,他才是狗的真正主人,一直靠這隻狗給他引路,這狗平日不知有多乖,這兩天可能正好到瞭發情期,今天掙脫繩子從傢裡跑出來,撞到瞭栓子的車輪下,正好被“惹不起”一夥看到,惹不起便冒充狗的主人,想狠狠敲栓子一筆,老人找狗正好到瞭這裡,幫著栓子脫離瞭困境。
  
  栓子恨不得給老人跪下,他漲紅著臉,說:“大爺,你開個價,我賠!”
  
  老人搖搖頭,苦笑一聲,說:“賠?你兩部小四輪也抵不上我這隻導盲犬啊!算瞭,你還是快點回去,忙自個的營生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