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寡婦頭上冒紫煙

  故事發生在民國時期。
  
  這天,趙傢村來瞭一位相命先生。此人瘦高個兒長馬臉,鼻梁上面架副眼鏡,手提一面小銅鑼,陰陽怪氣地喊著相命。
  
  村頭剛好聚瞭群女人,見相命先生過來,便都圍瞭過來,有個綽號叫“喇叭”的女人雙手叉腰,沖著相命先生嚷道:“喂,相命的,看你一副神叨叨的樣子,那你說說看,我們這些人中,哪個是寡婦?說準瞭,我們都請你相命;說錯瞭,別怪我們不客氣,請你走遠點。”
  
  相命先生一聽,並不接“喇叭”的話頭,隻見他幹咳瞭兩聲,眼珠子一轉,敲瞭幾下小銅鑼,拉長聲調,說道:“銅鑼敲起聲連聲,寡婦頭上冒紫煙。”他話音剛落,女人們的目光就齊刷刷地投向田寡婦,看她頭上是不是真的在冒紫煙,把個田寡婦窘得滿臉通紅。這一來,相命先生心裡有數瞭,但他還要做戲,繼續故弄玄虛,先是把女人們一個個看過去,接著又是掐又是算的,嘴巴裡念念有詞,然後一指田寡婦,果斷地說:“她是寡婦!”
  
  這也太神瞭!女人們面面相覷,不得不信,於是一個接一個找相命先生算,有的問婚姻,有的問財運,有的問健康,相命先生擺出一副高深莫測的架勢,察言觀色,搖頭晃腦地說一些八竿子打不著、又讓人覺著伸一把就夠得上的話,在這群婦女身上騙瞭不少錢,這才心滿意足地走瞭。
  
  過瞭幾天,這位相命先生又來到錢傢村。這錢傢村離趙傢村不遠,男人們大都外出打工,村裡多是些女人傢,這天,剛好七八個女人在幫著給一戶人傢蓋房子。相命先生向來是哪兒人多往哪兒湊,很快就湊到這群女人旁邊,“當當當”地敲起瞭手裡的銅鑼。有個叫錢桂花的姑娘被他敲得煩瞭,停下手上的活計,故意說:“你老是在我們這一帶竄來竄去,聽說連哪個是寡婦都看得出來,那你倒是說說看,我們這群幹活的婦女當中,誰是寡婦?”
  
  相命先生看看錢桂花,又擺出一副仙風道骨的樣子,不吱聲。錢桂花接著說:“那好,你要是能在我們這群人中指出誰是寡婦,我們每一個人都找你相命。”
  
  相命先生微微一笑,他早就心裡有數瞭。原來,這一帶每個村子的男人幾乎都在附近的一座大礦山裡下井采礦,這麼些年下來,幾乎每個村子都有男人在礦難中丟瞭性命,每個村子都會有一兩個年紀不大的寡婦,他針對這個情況,揣摩出一套蒙騙女人的特殊方法,百發百中,從未失過手。今天又遇到這個不服氣的女子向他挑戰,正是他求之不得的事,隻見他揚起小銅鑼,敲瞭兩下,又故意拖長聲調,慢悠悠地說:“銅鑼一敲聲連聲——”
  
  一位大嬸搶過話頭,接著說:“寡婦頭上冒紫煙!”在場的女人“轟”地一聲大笑起來。相命先生明白瞭,肯定是趙傢村的人泄露瞭他的手法,他在心裡暗暗冷笑一聲,語氣一轉,仍舊拖長調子,慢悠悠地說:“銅鑼一敲聲連聲,寡婦腳下踩著釘。”
  
  這裡正在修建房子,少不瞭會遺落幾枚釘子在地面上,相命先生想,我這一說,這群女人為瞭證實說得對不對,肯定都會朝那個寡婦的腳下看,這一來,誰是寡婦就一清二楚瞭。哪知道,這戶人傢剛開始做門窗,釘子用得並不多,巧的是,給木匠師傅打下手的是錢桂花,她剛剛從鎮上買瞭幾斤釘子回來,如果有釘子,也隻有錢桂花腳下才有,於是,大傢的目光齊刷刷都盯著錢桂花腳下。
  
  相命先生見瞭,得意洋洋地朝錢桂花一指,說:“她是寡婦!”
  
  相命先生話音未落,錢桂花上前就給瞭他一巴掌,女人們大罵:“混賬東西,人傢是黃花大閨女,還沒出嫁呢,你瞎眼瞭!”
  
  一位大嬸一邊罵,一邊脫下腳上的佈鞋,握在手裡,揚起來便朝相命先生頭上砸:“打死你這信口雌黃的,打死你這招搖撞騙的,打死你這胡說八道的!”
  
  相命先生雙手抱著頭,縮著身子,像一隻過街老鼠,到處亂躥,突然,他蹲下身子,抱著左腳,發出一聲殺豬般的慘叫。
  
  原來,他隻顧瞭頭上,忘記瞭腳下,正好一腳踩在一塊木板的鐵釘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