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牙醫的手段

  這天下午,沃爾醫生的牙科診所空無一人。
  
  沃爾醫生覺得有些無聊,就擰開瞭收音機,聽完新聞,不由得罵瞭一句,然後伸手準備關掉收音機,突然,一把手槍抵住瞭他的腰部,接著耳邊響起一個陰森森的聲音:“我想,你應該猜得出我是誰!”
  
  沃爾醫生腦子一轉,關掉收音機,低聲說道:“是的。”
  
  剛才,沃爾醫生從新聞中聽到一個殺人犯越獄的消息:當時在醫務室,監獄的牙醫給他補完牙洞後,他用藏匿的手槍殺死瞭牙醫,然後挾持瞭一名人質逃走,路上,他竟把人質推下車,造成人質傷勢嚴重,接著就發生瞭哈利斯鎮慘案……
  
  這時,沃爾醫生的冷汗冒瞭出來,他問道:“你,想讓我做什麼?”
  
  殺人犯用低沉的聲音說道:“我現在牙齒痛得要命,也許是牙洞太大瞭。”
  
  “你要我補牙嗎?”
  
  “是的,但不許你耍花招!你知道,我看過不少牙醫,牙醫哪一步該做什麼,我都一清二楚!聽著,你要先給我打上幾針。”
  
  “是打麻醉嗎?”
  
  “是的,但你別想讓我喝摻瞭麻醉藥的酒,要是我感到腿腳有一點松弛,就馬上讓你嘗嘗整夾子彈的味道!”說著,殺人犯把槍晃瞭一下,一屁股坐到手術椅上,張開瞭大嘴。
  
  “那當然,當然。”沃爾醫生雞啄米似的趕緊點瞭點頭,拿出反射鏡朝裡照瞭照,“有四個洞。”
  
  接著,他開始紮針,殺人犯兩眼圓瞪,一眨也不眨,很快就點頭說,他感覺下巴有些沉,舌頭上也有刺痛感。
  
  然後,沃爾醫生熟練地用牙鉆清理四個洞,他一邊鉆著,一邊想著那個叫哈利斯的小鎮。
  
  前兩天,就是這個殺人犯開車經過那裡,因躲避警察的追捕,他一路狂奔,結果撞死、撞傷瞭好幾個在路上玩耍的孩子,想著想著,沃爾醫生越鉆越深……
  
  最後,沃爾醫生將填充物塞進四個牙洞裡,又將表面打磨光滑。
  
  “補好瞭!”沃爾醫生終於長籲瞭一口氣,“漱漱口,就可以走瞭。”
  
  殺人犯張開嘴照瞭照鏡子,滿意地笑瞭,然後把槍塞進瞭口袋……
  
  晚上七點,小約翰醫生來診所上晚班,發現沃爾醫生被五花大綁綁在瞭椅子上,嘴裡還塞著東西。
  
  他趕緊給沃爾醫生松瞭綁,問出瞭什麼事。
  
  沃爾醫生穩瞭穩神,這才告訴小約翰醫生下午發生的事。
  
  小約翰醫生聽完,失聲叫道:“這怎麼可能?那個殺人犯已經死瞭,離這兒有五十裡路,我是剛從網上得知這個消息的。”
  
  “沒錯,”沃爾醫生低聲說,“不過,是我殺瞭他。”
  
  小約翰醫生哈哈一笑,不以為然地說:“算瞭吧,沃爾醫生,他是自殺!有人看到他舉止瘋癲,在路上來回地跑,有人報瞭警,他舉槍四射,可什麼都打不到,最後他惱羞成怒,朝自己腦袋開瞭一槍。”
  
  沃爾醫生點點頭,似笑非笑地說:“是我殺瞭他。”
  
  “是嗎?那你是怎麼幹的?”
  
  “那個殺人犯要我給他補牙洞,我在填充物裡放瞭麻醉劑。”
  
  沃爾醫生凝神望著遠方,一字一頓地說,“我把汞和銀放在牙髓的角質裡,每一個都深入到牙髓腔,四根神經每一根都被汞和銀壓迫著。
  
  麻醉劑一旦失效,他會痛不欲生的!我想,為瞭躲避警察,他此時隻能呆在沒有醫生的荒郊野外……”
  
  小約翰醫生恍然大悟:“哦,我明白瞭!”
  
  沃爾醫生喃喃地說著:“當時,我滿腦子想的都是哈利斯鎮的事,那些可憐的孩子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