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餓死也不跟你學

  魏冬下崗後一直找不到事做。現在用人單位門檻高得很,像他這種雙無人員(既沒學歷又沒技術)根本沒人要。
  
  魏冬想自己創業,可是具體幹什麼他心裡沒譜兒。魏冬決定去找他的同學猴子取經。
  
  猴子原名侯志,因腦瓜靈點子多而得此雅號,早年辭職下海經商,據說發瞭大財。
  
  多年沒聯系瞭,魏冬經多方打聽,才從猴子一個老鄰居那裡得到消息,說猴子就在火車站附近做生意。
  
  魏冬來到火車站,把車站周圍賣小吃和水果的問瞭個遍,都說不知道猴子這個人。魏冬又來到候車室問值班人員,人傢也搖頭說不知道。魏冬隻好把猴子的電話號碼掏出來,這是猴子的老鄰居告訴他的。魏冬剛要去找電話亭,忽然眼前伸過來一頂臟兮兮的帽子:“先生,賞個飯錢吧,我已兩天多沒吃東西瞭。”
  
  魏冬低頭一看,一個蓬頭垢面的乞丐正可憐巴巴地望著他。乞丐左腋下拄著拐杖,露著棉絮的大衣下一條右腿金雞獨立。魏冬心腸軟,最見不得這個,掏出身上僅有的五元錢丟進乞丐的帽子。魏冬問他為什麼不去救助站,那裡不是管吃管住嗎?那乞丐晃瞭晃腋下的拐杖,嘆瞭口氣,眼淚流瞭下來。這下弄得魏冬心裡也酸酸的,人傢有難言之隱,自己還是趕緊離開吧。
  
  魏冬剛走瞭兩步,聽見一陣悅耳的手機鈴聲傳來。剛才還抹眼淚的乞丐,忽然從懷裡掏出一隻精巧的手機,放在耳邊“喂”瞭一聲。魏冬吃驚地張大瞭嘴巴,就聽電話那頭說:“老五,今天生意怎麼樣?不行就到這邊來,這裡一傢商場開業,人多得很呢!”乞丐瞟瞭魏冬一眼,小聲說:“我這邊還可以,待會兒再說。”說完迅速把手機塞進懷裡。
  
  原來是職業乞丐!魏冬這個氣呀,乞討者竟用上瞭手機,比他這個下崗工人牛氣多瞭!魏冬用手一指乞丐,厲聲說:“把錢還給我!”乞丐卻嬉皮笑臉:“先生,施舍出去的錢怎能要回呢?”魏冬說:“你還給我,我打電話還沒有錢呢。”乞丐嘿嘿一笑,掏出手機遞給魏冬:“用這個打。”
  
  魏冬哭笑不得,把手機接在手裡,可他又不會使。乞丐拿回手機,讓魏冬說號碼,他來撥。魏冬報出猴子的電話號碼,乞丐卻合上手機蓋不打瞭,問魏冬打電話幹什麼,有事說出來,他興許能幫上忙。魏冬以為他心疼電話費,悻悻地說:“我下崗瞭,找不到事做。這個忙你能幫嗎?”乞丐點點頭:“當然能幫。有一個不錯的工作,既不要學歷也不需技術,一天能掙一百多。你幹不幹?”魏冬不相信會有這麼好的事,乞丐說:“你跟我來。”
  
  乞丐把魏冬領到一個僻靜處,甩瞭拐杖坐在地上,撩開大衣,把綁著的左腿解開。魏冬驚地張大瞭嘴巴:他竟然是裝殘!乞丐站起來跺瞭跺發麻的腳,對一旁看呆瞭的魏冬說:“裝得還挺像吧?不過比起我們老大來,這算不得什麼。”魏冬問:“你們老大是誰?”乞丐說:“一會兒你就知道瞭。”  

  乞丐領著魏冬三拐兩拐,來到一個出租屋前。乞丐說:“到瞭。”魏冬一看,院子裡到處是露著棉絮的破衣裳,以及拐杖、輪椅什麼的。屋子裡有幾個人正劃拳喝酒,那乞丐走上前,對其中一個瘦高個說:“大哥,新收瞭個徒弟,這人知道您手機號碼,您可能認識。”瘦高個抬起頭,魏冬一看,竟然是他的同學猴子!
  
  猴子熱情地拉魏冬坐下喝酒,魏冬不坐,說:“今天我是來拜師的,理應由我請諸位搓一頓。你們等著,我去外面買下酒菜。”
  
  魏冬出去好一會兒才回來,他沒買菜,卻把市容監察大隊的人叫來瞭。
  
  猴子一看傻瞭眼,結結巴巴地說:“老同學,你……你不是要拜師嗎?”
  
  魏冬說:“堂堂大老爺們兒幹這個?餓死也不跟你學!”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