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比汽車快的自行車

  萊鎮位於美國西部,有居民三萬多人,他們大多是西部牛仔的後代,豪放勇敢,樂於助人。鎮上有個名叫佈雷的年輕人,他不但為人正直熱情,還是位優秀的自行車手,曾奪得過州級自行車拉力賽的冠軍,在萊鎮很有威望。
  
  這天晚上,佈雷和幾個好友正在酒吧聊天,正聊到興處,酒吧外突然傳來瞭刺耳的喇叭聲,侍應生朝外看瞭眼,無奈地說:“是康特那傢夥,上個月他偷瞭母親的養老金去賭錢,把母親氣病瞭,卻沒料到他撞瞭大運,竟贏瞭一大筆錢。康特立刻用這些錢買瞭輛高級跑車,到處兜風炫耀。”
  
  佈雷早就耳聞瞭這事,他不禁皺起瞭眉頭,再一看,這時候,康特穿著亮閃閃的襯衫,晃蕩著走進瞭酒吧。佈雷瞧見康特那副張揚的樣子,放下酒杯,走上前去,說道:“康特,我聽說你母親病瞭好幾天,你去看望過她嗎?”
  
  康特本來還吹著口哨,一聽這話,連忙瞪瞭佈雷一眼,滿不在乎地說:“她呀,就是得瞭點小毛病,不需要我去看望她。”
  
  瞧著康特無賴的樣子,佈雷火瞭,他指著停在門外的跑車,問:“你有錢買這樣的車,卻不去贍養自己的母親,這像話嗎?”康特也不示弱,雙眼斜視著佈雷,嚷道:“我傢裡的事,誰也不要過問。你別以為拿過什麼冠軍,就有資格來教訓人,你自行車騎得再快,也快不過我的跑車,還是少管閑事吧!”
  
  佈雷聽瞭這挑釁的話,真想拔拳狠狠教訓康特一頓,可突然間,他望著酒吧外一閃一閃的霓虹燈,似乎有瞭更好的主意,他稍稍想瞭一會兒,平靜地說:“康特,我們不如來次比賽吧,你開你的跑車,我騎我的自行車,比比誰的速度快,好嗎?”
  
  這話一說,全場嘩然,酒吧裡的人都疑惑地看著佈雷,佈雷接著說:“如果我輸瞭,我給你相當於這輛跑車的錢;如果你輸瞭,請把這車賣瞭,把錢還給你母親。”
  
  聽到有錢做賭註,康特心裡又癢癢瞭起來,可是,佈雷不會是打算用什麼詭計獲勝吧?於是康特小心地問:“比賽具體怎麼安排?”佈雷說,明天是周日,晚上七點兩人從萊鎮的一號大街南街口出發,然後一路沿大街往北走,終點是一號大街的北街口,先到的人就是勝利者。
  
  “好!”康特一口答應瞭佈雷。康特十分清楚,一號大街不但道路寬闊,而且從南街口到北街口的路程,基本上是一條直線,佈雷沒有任何抄近路的可能,根本無法發揮自行車的優勢,這比賽自己是贏定瞭。想到這裡,康特也沒心思喝酒瞭,快步往酒吧外走去,但他沒忘回頭提醒瞭佈雷一句:“別忘瞭中國有句老話—一言既出,駟馬難追!”佈雷接過話來,自信地承諾:絕不反悔。
  
  康特一走,酒吧裡的人全都圍到瞭佈雷身邊,那個侍應生忍不住搶先嚷瞭起來:“佈雷,你是氣糊塗瞭嗎?”佈雷擺瞭下手,環顧四周的人,說:“為瞭康特的母親,我一定會贏的,麻煩各位,馬上把比賽的事情傳揚出去,讓越多的人知道越好。”眾人一口答應,但都滿腹狐疑:佈雷能贏嗎?
  
  第二天,鎮上幾乎所有的人都知道瞭比賽的事,到瞭晚上,不少人聚集在一號大街南街口,等待著比賽的開始。佈雷精神抖擻,騎著那輛當年奪冠的自行車,橙黃的車身顯得格外醒目。康特坐在火紅色的跑車裡,不住地晃著腦袋,露出瞭自信的微笑。
  
  七點整,裁判一聲令下,引擎轟鳴,佈雷和康特出發瞭。比賽剛開始,不出意料,佈雷落在瞭後頭,康特從後視鏡裡看到佈雷漸漸落後,忍不住嗤笑一聲,加瞭把油門,高速疾駛著。
  
  好在佈雷沒有受到落後的影響,依然精神抖擻,保持著車速。當騎過第三個街口時,佈雷抬頭看瞭看前方,竟然望見瞭康特的車,原來一號大街上的車流比平時擁擠瞭很多,康特夾在滾滾車流中,無法提高車速,而在幾個路口,康特又都遭遇瞭紅燈,嚴重影響瞭速度,看來康特要想輕松獲勝也並不容易。
  
  又經過瞭幾個路口,佈雷和康特的距離越來越近,佈雷更有精神瞭,咬緊牙關,加快速度。每當佈雷超過身邊的一輛車時,車裡的司機就會按一下喇叭,似乎是在給佈雷加油。
  
  康特在慢慢挪動的車裡,看到佈雷的車漸漸迫近,不禁納悶起來:今晚一號大街上怎麼有那麼多車?
  
  這時,佈雷終於從後面風馳電掣般地追瞭上來,他專註地看著前方,微屈著身體,雙腿有力地擺動,帶著風聲“呼呼”前行,和康特並駕齊驅。現在,自行車和汽車幾乎以相同的速度前進,一會兒佈雷會領先康特半個車輪,一會兒康特會快些,這邊佈雷揮汗如雨,那邊康特汗急如註。在燈光閃爍、車水馬龍的一號大街上,這樣的追逐場面緊張、激烈,到底誰會贏呢?
  
  在比賽路程過半時,一號大街上的車輛越來越少,道路變得寬敞起來,康特乘機加大油門,不斷提高車速,重新把佈雷甩在瞭車後。車裡的康特擦瞭擦冷汗,看著前方空曠的街道,他這才意識到,即便萊鎮所有的車輛都開出來,也隻能塞滿小半條一號大街,剛剛那麼多車擠在前半段大街上,後半段肯定是車輛稀少、一馬平川啦!
  
  比賽繼續進行著,兩人的距離越來越大,離北街口終點隻有一二公裡路程瞭,顯然,佈雷已經沒有機會再追上康特瞭。可就在離終點大約一公裡時,突然,康特呆住瞭:前方路邊停靠著一輛警車,鎮上的普萊斯警官老遠就朝著康特不停揮手,示意他立即停車……
  
  康特看瞭看後視鏡,見身後沒有佈雷追逐的身影,便不情願地停下車,搖下車窗焦急地問:“普萊斯,有什麼事?我有急事!”普萊斯緩緩回答道:“我當然是出來巡邏的,現在請你下車,麻煩做一次酒精測試。”
  
  “什麼?”康特聽瞭差點跳出車來,“普萊斯警官,我保證今晚肯定沒喝酒。您看路上有那麼多車,怎麼偏要查我啊?”
  
  普萊斯笑瞭笑:“誰讓你有多次酒後駕車的案底,再說,你火紅色的跑車在晚上又最紮眼,我不查你查誰?”康特像泄瞭氣的皮球,無奈地下瞭車,普萊斯慢吞吞地拿出測試器,放到康特嘴邊,讓他不停地哈氣,進行酒精含量測試。這樣折騰瞭一會兒,就在普萊斯低頭查看測試結果時,佈雷風風火火地騎著車趕瞭上來,康特心急如火,普萊斯則不緊不慢,直到佈雷呼嘯著從身旁飛馳而過,普萊斯才握瞭握康特僵硬的手,滿臉堆笑地說:“康特,我很高興地告訴你,你今天沒有酒後駕車,一定要保持下去啊……”康特如逢大赦,趕緊鉆到車裡,飛快地發動引擎,朝佈雷的背影追去。
  
  轉眼間,比賽到瞭最後一個路口—離終點北街口隻有300多米的距離瞭,佈雷和漸漸追上的康特進入瞭最後的沖刺階段。康特迅速拉近瞭兩人的距離,那輛火紅色跑車的車燈在佈雷身後閃爍,佈雷似乎能感覺到康特的眼睛就在背後,而自己的體力已經嚴重透支瞭……
  
  就在離終點隻有100多米的路程時,佈雷和康特同時看到一頭公牛突然出現在前方,那牛站立的位置,恰巧就在終點線的前幾米!公牛註意到鮮紅的跑車和橙黃的自行車後,便瞪著一對大眼睛,昂著頭,不停地蹬著後蹄,仿佛隨時都會沖過來一般。康特頓時猶豫瞭,如果開過去,惹怒瞭公牛,那牛沖過來,很可能是車毀人傷牛亡,康特下意識地踩緊瞭剎車,而佈雷卻像是沒有看見憤怒的公牛,挺起胸膛,面對公牛,沒有減速,沒有退縮,朝著終點沖去。最後,佈雷幾乎是擦著公牛的身體,一往直前地沖過瞭終點……
  
  佈雷終於贏瞭,康特萬分頹喪,他搖下車窗,叫道:“這該死的公牛,對瞭,你朝它沖去時,它怎麼對你沒反應?”
  
  就在這時,奇怪的事情發生瞭,那頭公牛居然得意地搖起腦袋,緊接著,從公牛的身軀裡傳出瞭“哈哈哈”的大笑聲,佈雷指著公牛,笑著說:“這牛裡面是我的兩個好朋友,他們套著精心制作的道具假扮公牛。去年鎮上新年巡遊時,他們就這樣套著表演,那時你肯定又在哪裡賭錢,沒去觀看巡遊……”
  
  “混蛋!”康特懊惱地癱在座椅上,喃喃地說道,“我明白瞭,這都是你們串通好的……”
  
  康特哪裡知道,是善良的心,把鎮上所有的人“串通”在一起,要不,一號大街上怎麼會有這麼多車?歐德大爺是孤老,傢裡隻有輛破舊的二手車,平時幾乎從不使用,今天也開出來瞭;普瑞特大姐周日晚上都要到教堂做禮拜,這個習慣已經有二十多年瞭,今天卻在教堂做禮拜的時候把車開到瞭一號大街;還有,本應該在傢裡看棒球決賽的貝斯大叔,本應該去參加補課的湯恩小弟,甚至還有形影不離的拉伍夫婦,居然一前一後開著兩輛車,一起往一號大街上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