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東方夜譚] 不死的秘密

  詭異一幕
  
  民國年間,離敘州城不遠的靈木山上有一座道觀,叫古木觀。古木觀的香火很旺,據說觀主永木道人的“道行”很深,一些來找永木問道算命的富人、官員,常常一擲千金。
  
  但種種跡象表明,永木道人的身份十分可疑。不是嗎,道行再高的人,也不可能一直不老呀!可多少年來,永木看上去卻一直是七十來歲模樣,警方懷疑,現在的永木,早已被“移花接木”,真正的永木道人,也許已經遇害。古木觀的道人們,極有可能是一群打著幌子行騙的江湖盜匪。
  
  為瞭查明真相,年輕警察甘峻潛伏在古木觀做雜工,暗中觀察情況。
  
  幾個月來,甘峻發現,永木的臥室裡總會傳出一種怪異的聲響—“橐、橐、橐”。甘峻以為永木在裡面敲什麼法器,但又覺得不像。永木不讓任何人進入他的臥室,甘峻無計可施。
  
  這天半夜時分,甘峻遠遠看見永木的臥室裡隱隱透出紅光,甘峻一驚:難道是臥室失火瞭?
  
  甘峻快步跑過去,拼命敲門,屋裡卻毫無動靜。門從裡面閂上瞭,甘峻隻得用手指在紙糊的窗上捅開個洞,往裡瞧,裡面的情形,令他驚駭萬分!
  
  臥室裡,一東一西,竟然有兩個永木盤腿而坐!東邊的這個,兩手互疊於丹田,身上正燃著熊熊烈火,而他卻似乎沒有反應,隻是閉著眼念經;而西邊那個,姿勢動作,與東邊那個完全一樣,隻是身上沒有燃燒。甘峻想沖進去,但發現自己此時全身都動彈不瞭,似乎被施瞭“定身法”。
  
  等東邊的永木化為瞭灰燼,西邊的永木才停止念經,他緩緩起身。甘峻發現,這個永木目光呆滯,像一具毫無靈魂的軀幹,動作也機械得如同木偶。隻見他走到灰燼旁,伸手從裡面摸起瞭什麼,因永木是背對窗戶的,甘峻隻看見永木似乎把那個摸起來的東西放入瞭自己的懷中。剎那間,那木偶一般的永木,動作一下子靈活起來,他用拂塵把地上的灰燼掃成一堆,捧起,走到後窗,把骨灰撒向窗外……然後,永木寬衣脫鞋,上床安寢,像什麼也沒發生過。
  
  一隻山蚊子“嗡嗡”飛來,盯得甘峻又痛又癢,忍耐不得,他抬手一拍,“啪”,蚊子被他拍死瞭。甘峻這才知道,自己全身可以動瞭。
  
  一間密室
  
  甘峻想,那個被火燒瞭的永木,應是真永木,可能他一直被施瞭什麼邪術,軟禁在臥室裡,並且被逼著做著一件什麼事,直到事做完瞭,失去瞭利用價值,假永木就放火把真永木燒瞭。剛才自己全身動彈不得,顯然也是中瞭假永木的邪術。
  
  甘峻冷汗直冒,立刻趁夜趕回瞭警察局,並把所看到的情況報告給瞭局長。局長下令連夜封鎖瞭靈木山的所有通道,等天亮,就動手把假永木及其同夥一網打盡。
  
  天亮後,局長帶領甘峻和部分警察來到瞭道觀前,卻見永木已候在觀門外,他說:“兩位長官,我知道你們的來意瞭,請兩位隨貧道到內室一敘,我有要事相告。”說罷,他轉身就走,毫不理會面面相覷的警察們。
  
  局長沉吟片刻,對甘峻說:“好,咱倆就去‘雙刀赴會’!”他吩咐身邊的副局長:“聽到裡面槍響,立即率眾進攻。”
  
  甘峻和局長來到永木的臥室,永木開口說:“兩位長官,請坐。有什麼疑問,盡管問吧,貧道如實相告。”
  
  局長問:“請問,道長今年高壽?”
  
  永木不緊不慢地說:“一歲,準確地說,是一虛歲。”
  
  甘峻心想,這個老道,一定是在裝瘋賣傻,他忙說:“出傢人不打誑語!”
  
  “貧道未打誑語。昨夜,甘長官你是親眼所見的……”永木站起身說,“兩位請隨我來。”說著,他領著兩人來到裡屋一間密室。密室裡有一張木臺,臺上,擺著一套雕刻工具;地上,有一大堆木屑和兩段木頭,那木頭長約兩米,直徑約半米。永木指著那木頭,說:“這是金絲楠木,通常可經數百年而不腐。”
  
  局長滿臉疑惑,問:“這與你的年齡有關系嗎?”
  
  永木說:“有,兩位,請先聽貧道念一段經文。”說罷,他“嘰裡咕嚕”地吟誦起來。甘峻隻聽永木念瞭幾句,神智就開始迷糊,他暗叫不妙……
  
  永木重生
  
  恍惚間,甘峻的眼前出現瞭這樣一番情景:路邊,躺著一個十來歲的男孩,男孩頭上留瞭一條辮子,似乎是清朝人的裝束。他皮包骨頭,顯然是餓極瞭。
  
  這時,走來一位老道長,扶起男孩,喂瞭他水和幹糧,男孩感激地立刻跪拜老道,說:“師父,我要跟著你當道士。”老道考慮良久,便帶著男孩上瞭靈木山。靈木山的古木觀中,原本隻有老道一個人,現在多瞭個小道童,老道為小徒取法名“永木”。
  
  永木漸漸長大,老道卻始終不見再老。這天,老道對永木說:“徒兒,為師要雲遊去瞭。如果你到四十歲時還無所‘悟’,那就還俗吧。”說罷,他飄然而去。從此,永木就在觀中修行,為老百姓做善事。
  
  永木四十歲時,有一次,他整整閉關七天後,便開始收徒。過瞭不久,永木叫上徒弟,來到山林深處,找到一棵粗壯的金絲楠木。他們將它砍倒,截成一段一段,每段一人多長,分幾次把木頭運進住處的密室中。
  
  從此,永木一有時間,就進入密室,在金絲楠木上敲敲鑿鑿。日復一日,永木漸漸老瞭,在他大約七十歲時,那段樹幹,終於被雕刻成瞭一個栩栩如生的老道人,面目和此時的永木一模一樣。等最後一刀完工,奇跡發生瞭,那個木頭道人,竟然從木臺上坐起身來,活瞭!
  
  永木走出密室,在蒲團上盤腿坐下,而那個木頭道人,也跟著坐在永木對面。永木雙手互疊於丹田,念起經來;那個木頭道人也跟著念。
  
  過瞭一會兒,永木往身上抹瞭點兒清油,用蠟燭點燃瞭自己,接下來的情形,就像那晚甘峻所看到的一樣。
  
  肉身永木化為灰燼後,那個木頭永木便有瞭肉身,並當瞭古木觀的觀主。春去秋來,這個永木的容貌都未曾變化。直到有一天,他進入密室,也開始雕刻自己的塑像……一切循環再現。
  
  從第二個活瞭的木頭道人主持古木觀起,這裡漸漸熱鬧起來,敘州城裡的一個大富商抓住商機,修瞭一條通往古木觀的盤山公路,又在周圍建起瞭一片別墅,不少有錢人住瞭進來。
  
  一天,永木忽然發現自己的皮膚開始發黑、潰爛、腐朽,他大為驚詫,自己隻有二十多歲呀,他連忙進入密室,開始雕刻。幾年後的一個夜裡,也就是昨夜,木頭道人雕成瞭,也活瞭……
  
  善心永存
  
  甘峻和局長眼前的畫面戛然而止,永木道人嘆瞭口氣,說:“兩位長官,你們剛才所見,就是我的歷史。”甘峻和局長還沒回過神,不由地揉瞭揉眼睛。
  
  永木繼續說:“那年,永木閉關七日悟出—師父為其取法名‘永木’,是要他刻成自己的木像後,轉換能量而重生;後來他又悟出—人的心智,大多在四十歲至七十歲之間,是最為成熟的鼎盛期,之後,就會迅速衰退。第一個永木重生的時候是七十歲,那個時候,相貌改變不大瞭,也就不會引起人們過多的註意。”
  
  局長問:“那為什麼第一個木刻的永木,七十年才重生,而第二個好像隻有三十年左右就重生瞭?”
  
  永木嘆瞭口氣,說:“這些年來,古木觀常被達官貴人們的汽車尾氣、眾多目的不純的求神者體內的污穢之氣所浸潤。永木的‘木頭肉身’經不起腐蝕,就提前重生瞭。”
  
  甘峻問道:“那你從灰燼裡拿出來放入懷裡的是什麼呢?”
  
  永木說:“肉身在火化的過程中,心臟不化。木頭永木把肉身永木的心臟安入自己的胸腔內,才算完全重生。”說罷,永木起身,進入密室。過瞭良久,不見他出來,甘峻和局長感覺不對勁,推開密室門,已不見永木的蹤影,屋中間的地上,留有一堆灰燼……
  
  這時,進來幾個道人,都面有悲色,為首的一個老道說:“師父說,他重生的秘密已曝露,由於體質受損,他的此次生命極其短暫,且無法再次重生瞭,於是決定把真相告訴警方後,提前仙逝。多少年來,師父可是一直用觀中所得的香火錢以及諸多善款,以匿名的方式,資助瞭許多貧苦百姓啊……”
  
  甘峻聽瞭,一聲長嘆,看看局長,臉上也是一副悲切的樣子,久久說不出一句話來……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