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幸虧不是大象

  故事發生在通信落後的年代,地點W市。
  
  城市快運公司的代理人A先生倚在櫃臺的一側,揮舞著拳頭。B先生憤怒地瞪大雙眼,一副不甘示弱的樣子。他們的爭論已經趨於白熱化,矛盾的焦點是櫃臺上的一隻木箱子裡的兩隻啃著萵苣葉的荷蘭豬。這種豬,體型隻有老鼠那麼大,但繁殖速度快,是名副其實的袖珍型寵物。
  
  “你是願意——”A先生喊道,“花錢把他們取走,還是扔在這兒不管?先生,規矩就是規矩,我不想破壞。”
  
  “你這個傻瓜!”B先生一邊把薄薄的制度手冊摔在櫃臺上,一邊說,“難道你連這些條文都讀不懂嗎?寵物,傢養,從F市到W市,如果放入木箱內運輸,每隻收費25元。”他氣呼呼地踱著步,“明白嗎?我隻需支付你50元!”
  
  A先生撿起手冊快速翻到第64頁,以怪異的語調反駁道:“這兒有項規定,當代理人對運輸費率存在疑問時,他應該按最高費率收取。取貨人如果覺得費用收多瞭,可以提出索賠。先生,它們或許是寵物,或許是傢養的,但是,它們一定是豬。這兒規定,豬,從F市到W市,每隻收費30元!”
  
  B先生使勁地搖著頭:“胡說,十足的胡說!那指的是普通豬,不包括荷蘭豬!”“豬就是豬!”A先生堅定地說道。
  
  B先生搖著手臂說:“簡直是敲詐!我要去找你們的老板。這些豬先擱在這兒,它們若損傷瞭半根毫毛,我會去法院告你的!”B先生轉身離開,“砰”地關上門。
  
  A先生為自己堅守瞭職責而沾沾自喜,而B先生馬上給貨運公司的老板寫瞭封信。幾個星期後得到的答復是,所有因多收費提出的索賠應該聯系索賠部門。B先生在索賠部門得到的答復是:經查證,代理人A先生並沒有收取費用,因此B先生應該求助物價部門。B先生又寫信給物價部門,並從《大百科全書》中摘錄瞭荷蘭豬不屬於豬的材料。
  
  物價部門的主管犯難瞭,荷蘭豬和普通豬是不是同一種類呢?於是,主管又給這方面的權威G教授寫瞭封信。此時,A先生那裡的荷蘭豬已經繁殖到8隻,個個吃嘛嘛香。
  
  事不湊巧,G教授正在野外搜集動物樣本,他的妻子費瞭幾個月才在一片茂密的森林裡找到他。這時,老板、主管、B先生都把這件事給忘瞭,隻有A先生苦不堪言。荷蘭豬已經發展到32隻,他寫信詢問物價部門該如何處理。答復是:“不要賣!這不是你的財產!問題解決後再說吧!”
  
  那些荷蘭豬需要更大的空間,於是A先生在辦公室搭瞭個豬圈。又過瞭幾個月,荷蘭豬已發展到160隻,他快發瘋瞭!他又一次寫信給物價部門,答復仍是不準賣。又過瞭幾個月,貨運公司的老板接到瞭G教授的來信,終於知道荷蘭豬和普通豬不是同一物種,物價部門決定每隻收取運費25元。
  
  此時,A先生不斷給公司寫信,說荷蘭豬已發展為800隻,吃瞭650元錢的白菜葉,而且還正以幾何級數瘋狂增長。貨運公司回信說,挑兩隻給B先生,收取50元運費。A先生一路狂奔到B先生傢,但是B先生早已搬傢。他找遍大街小巷,無果而返。在此期間,又有26隻荷蘭豬寶寶誕生瞭。
  
  最終貨運公司總部作出指示:把荷蘭豬運往F市的總部。不久又指示說,不要運瞭,總部已滿。
  
  又經過幾個星期,A先生才疲憊不堪地擺脫掉瞭所有的荷蘭豬。他擦瞭擦額頭的汗,興奮地說:“總算還不錯!幸虧這些荷蘭豬不是大象啊!”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