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申遺風波

  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被稱為“地球的名片”。阿根廷的探戈、意大利西西裡島的木偶戲、日本的女孩舞蹈節,都屬於“人類非物質文化遺產代表作”。近年來,中國也掀起瞭一股“申遺熱”,但有些人,卻錯把“申遺”當成一顆“搖錢樹”,想利用它為自己鋪平仕途、收斂錢財。這種短視與盲目,無異於殺雞取卵,必將付出代價……
  
  1。臨時抱佛腳
  
  東山縣文化局局長叫唐樂秋。這天,是他連任文化局局長最後一年的頭一天。一上班,他就被叫進瞭縣政府大院。在辦公室裡,縣長和他談瞭大半天。唐樂秋一邊聽,一邊把頭點得就像雞啄米,嘴裡“唔唔唔”地應著。等縣長一說完,他就倒退著走出瞭縣長辦公室。
  
  從縣政府大院一出來,唐樂秋立馬來到文化館,見到文化館館長伍長球就一把拉住他,急吼吼地說:“快快快!走,快跟我到周傢墩去接個人!”
  
  伍長球怔怔地望著唐樂秋,結結巴巴地說:“這急乎乎地到周傢墩幹……幹啥?我、我還沒吃早、早飯!”
  
  “都啥時候瞭,還沒吃早飯?別唆,快上車!”
  
  這東山縣和西山縣是近鄰,中間就隔一個太白湖。過去那年月,太白湖常鬧水災,湖區的老百姓無以為生,就一個個出門逃荒賣唱。久而久之,那些賣唱的小調就慢慢衍變成瞭一個地方劇種,這劇種就叫“南詞戲”。
  
  近年來,國傢加大瞭對非物質文化遺產保護的力度,特別是對一些古老的稀有劇種還撥專款進行搶救保護。要知道,這款一撥可就是幾十萬啊!東山和西山兩縣那可都是窮得丁當響的偏遠湖區小縣,到瞭嘴邊的肥肉誰不想吃上一口啊?最近,縣裡頭頭聽說西山縣也在打“南詞戲”的主意,就連忙把唐樂秋找來,要他趕緊準備相關資料,搶在西山縣之前,向上申報。
  
  唐樂秋是東山當地人,當然早就知道“南詞戲”。可以前,在他聽來,這“南詞戲”咿咿呀呀的,難聽極瞭,根本就沒把它當回事。但沒想到,縣裡頭頭對“南詞戲”這麼重視,還把他叫到辦公室,親自交代任務。這一來,唐樂秋才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但“南詞戲”想申報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得有詳實的曲譜、文字和音像資料。要發掘整理這些資料,就得找那些老藝人記譜錄音錄像。思來想去,唐樂秋恍惚記起東山縣還有個碩果僅存的老藝人,名叫周來順,傢住太白湖邊周傢墩。所以,他一出縣政府大院,就急忙來找伍長球。
  
  小車一出縣城,就一路狂奔。一個多小時後,小車就顛簸在太白湖邊的小土路上。好不容易來到瞭周傢墩,可到周傢一看,老人傢裡卻是鐵將軍把門。
  
  唐樂秋就叫伍長球去找人打聽。一會兒,伍長球回來說:“他媽的,這老傢夥到西山縣去瞭。”
  
  “啥?到西山縣去瞭?”
  
  “是呀,聽說還是西山縣文化局的一個啥科長把他接走的。”
  
  唐樂秋聽瞭伍長球的話不由一驚:哎呀!莫非西山縣搶先把周老漢接走瞭?這麼一想,唐樂秋渾身一激靈,忙對伍長球說:“你再去問問,西山縣文化局的人把他接走幹啥?”
  
  伍長球走進村裡,一會兒又屁顛屁顛地轉瞭回來說:“唐局,聽說是去看個老娘們……”
  
  “看個老娘們?那女人叫啥?”
  
  “叫劉金花……”唐樂秋不等伍長球說完,忙把手一揮:“走,上車,去西山!”
  
  2。西山續前緣
  
  當年,“南詞戲”最著名的老藝人有兩個,一個叫“十萬三”,一個叫“八萬五”。其實這怪名字並非貶義,而是說這兩人唱得好,一個值得十萬三,一個值得八萬五。周來順就是當年“十萬三”的徒弟。那他為啥跑到西山縣去瞭呢?原來周來順年輕時的戀人在西山縣,她就是劉金花。
  
  劉金花的師傅就是“八萬五”。那時的“南詞戲”沒有女角,所有的角色全都由男性扮演。年輕時的劉金花因為嗓音和扮相實在太好瞭,所以“八萬五”才破例收下她當瞭徒弟。劉金花第一次登臺,好多戲班都去捧場,或者說是看稀奇。
  
  周來順那時已小有名氣。劉金花演完戲,一下場,就看見瞭周來順,兩個年輕人一見面,四隻眼睛頓時就對上瞭,就像芝麻粘瞭糖,扯都扯不開。但“八萬五”可不想養熟瞭的傢雀變成瞭野麻雀往外飛。因為他一直在心裡把自己得意的徒弟當作準兒媳。再說,金花爹對這門親事也贊同。這一來,就把周來順和劉金花給活活拆散瞭。周來順為瞭心上人,竟一輩子未娶,把心思全用在瞭“南詞戲”上。
  
  今年春天,劉金花老伴兒過世瞭。想著自己和一個不愛的人過瞭一輩子,想著周來順為瞭她一生未娶,想著想著,劉金花就傷心起來,不久也病倒在床瞭。
  
  金花老人有個侄兒叫李子文,在西山縣文化局當藝術科長。聽說嬸娘病瞭,就急忙趕回鄉下看望老人。李子文走進房中一看,發現嬸娘睡著瞭,但眼角竟掛著淚,口裡還含含糊糊地念叨著一個人的名字。他俯下身子細細一聽,這才知道她念叨的是:“順哥,順哥……”
  
  李子文很早就聽說過嬸娘年輕時的故事,這時一聽嬸娘念叨順哥,就知道她是在念記周來順。李子文輕輕喚瞭幾聲嬸娘,可金花老人隻是稍稍睜開眼皮,接著長嘆一聲,眼淚“嘩”地往下流,卻一句話也不說。
  
  李子文是個聰明人,心想,莫非嬸娘這病與心病有關?於是李子文就來到周傢墩,把嬸娘的病情對周來順老人一說,想把他接到西山去。
  
  周來順聽說劉金花病瞭,恨不得生出八隻腳,當即就和李子文趕到瞭劉金花的病床前。劉金花一聽到他的聲音,頓時病就好瞭一大半,但周來順還是堅持要把她送進醫院……
  
  再說唐樂秋和伍長球,他們隻知道劉金花是西山人,可西山寬著哪!她到底住在哪個村莊呢?小車駛進西山縣城時已過十二點,肚子也有點餓瞭,便在大街上隨便買瞭點吃的,而後他們便四處向那些上瞭年紀的人打聽。好在劉金花當年也算是個名人,沒費多大周折,就打聽到瞭劉金花住的村子。可是等他們心急火燎地趕進村時,卻又聽人說劉金花病瞭,被她的侄兒和一個老頭子送到縣醫院瞭。
  
  唐樂秋忙問,那老頭可是姓周,東山口音?村裡人說,是呀。唐樂秋一聽,顧不上多說,連忙轉身往醫院趕。
  
  來到縣醫院,兩人走到病房門口,就聽到周來順在裡面說話的聲音。唐樂秋正要推門進去,卻發現伍長球愣愣地站在那裡不動彈。
  
  唐樂秋說:“走啊,進去呀!”
  
  伍長球遲遲疑疑地說:“唐局,你一個人先進去吧,我、我得去方、方……方便一下……”說著,不等唐樂秋回應,就急急地走瞭出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