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鉆石大劫案

阿爾弗雷德·希區柯克(1899-1980),英國著名電影導演,擅長拍攝驚悚懸疑片。除電影外,希區柯克還撰寫過許多懸疑故事,代表作有《深閨疑雲》等。本作品編譯自《希區柯克懸念故事集》。
  
  丹尼爾正一個人待在房間裡看電視,這時,門外響起瞭敲門聲。
  
  丹尼爾一打開門,黑洞洞的槍口已經對準瞭他。持槍者用力把丹尼爾推進屋裡,然後“砰”的一聲將門關上。這個人是個獨眼龍,而且長得非常難看,但他手上的戒指卻鑲著一顆大鉆石,價值不菲。丹尼爾對鉆石是個內行,因為他是專門切割鉆石的。
  
  “你就是丹尼爾嗎?”獨眼龍問。
  
  丹尼爾點瞭點頭。
  
  “很好,穿上外衣。馬上跟我走。”獨眼龍舉起手槍示意他不要有其他的想法。
  
  丹尼爾無奈地按照他說的做瞭,然後他就被獨眼龍強行推瞭出去,一輛黑色的汽車停在公寓外的停車場,獨眼龍不容分說就把他推進後座,立即有人給他戴上眼罩,用繩子綁住他的雙手。
  
  丹尼爾從來沒經歷過這種事情,他真是被嚇壞瞭,為瞭分散註意力,他就使勁地想搬到他公寓對門的那個新房客。她是一個很精致的女子,身上的香水味很濃,應該是那種五十元一盎司的高級香水,這一個星期以來,他一直想去和她搭話,她看上去是那麼的美麗。丹尼爾還發現,她並沒有男朋友,真是太可惜瞭。
  
  汽車行駛瞭一段路程,突然猛地一下停住瞭。丹尼爾的思緒被拉回到現實中,他被粗魯地推下車,帶到一棟房子前。可丹尼爾覺得,這個地方很熟悉。丹尼爾正在努力搜索那種感覺時,卻被推進一間房間,接著他聽到背後的關門聲。
  
  然後,有人解開瞭丹尼爾手上的繩子,強行把他按到一把椅子上。
  
  “現在可以拿下眼罩瞭。”一個聲音說。
  
  丹尼爾拉掉眼罩。向桌子對面望去,那裡坐著一個人。那是個五十歲左右的老頭,他頭發灰白,板著一張臉。
  
  丹尼爾迅速地瞥瞭房間一眼,這個房間很小,並沒有裝修,隻放瞭一張桌子,兩張椅子。墻上也沒有掛照片,屋子裡有一個窗戶,掛著很厚的窗簾。不知道為什麼,丹尼爾對這個屋子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好像自己從前來過這裡。
  
  丹尼爾問那個老頭:“你到底是誰?你們為什麼把我帶到這兒來?”
  
  那個老頭說:“你不用關心我是誰。”他接著說,“我知道你是切割鉆石的專傢,你的聲譽很好,在這一行是佼佼者。”
  
  丹尼爾認同地點瞭點頭。
  
  老頭說:“有一件事,你得按我說的做,這樣你才能安全。”
  
  “我非常願意合作,”丹尼爾急忙說,“但是,你們到底要我幹些什麼呢?”
  
  老頭露出瞭滿意的笑容,他打開身旁的抽屜,從裡面取出一個灰色的鐵盒,放到丹尼爾的面前說:“把它打開!”
  
  丹尼爾打開盒蓋,裡面放著一串鉆石項鏈,看上去得有一百五十克拉,在大鉆石的周圍,還鑲有一百多粒小鉆石。
  
  丹尼爾一眼就認出瞭它:“這不是明克斯傢的鉆石嗎?”他說,“難道你們是……”
  
  老頭隻是點點頭,並沒做出什麼具體的回答。
  
  三天前,新聞報道瞭明克斯傢被竊一事。被盜的鉆石特別美麗、昂貴,據說全世界有名。
  
  “你把這顆鉆石幫我切割瞭。”老頭嚴肅地說。
  
  丹尼爾並不理解他們為什麼要這樣做,老頭接著做出瞭解釋:“明克斯傢的鉆石太出名,用一般的方法根本處理不瞭,所以隻能分割零售。”老頭點著一根香煙,吐出一口煙,“這顆鉆石即使分割來賣,也能賣一百多萬。”
  
  “這鉆石?它根本不值錢。因為它是假的。”丹尼爾說。
  
  老頭急得跳瞭起來:“你胡說!這怎麼可能?”
  
  丹尼爾拿起項鏈,仔細看瞭看。“這明明就是贗品,是亨利做的。”他說,“看來是按保險規則做的,真品誰都沒戴過。”
  
  “你對這些鉆石怎麼會知道得這麼多?”老頭盯著丹尼爾問。
  
  “我們幹切割這一行的都是有來往的,我們之間沒有什麼秘密,亨利和我是老朋友瞭。而保險規則嘛,那是很普通的常識。”
  
  老頭拿起項鏈和放大鏡,重新研究起那顆大鉆石。“我雖然不是專傢,”老頭繼續說,“可是,我的經驗也很豐富,這些鉆石明明就是真的。”
  
  丹尼爾說,“你可能不知道,亨利的手藝非常高明,他做的東西能夠以假亂真,雖然這是個假貨,但怎麼也能值十萬。”
  
  老頭顯然很生氣,把項鏈扔到桌上:“就值十萬?那好像太少瞭,真貨能值五百萬呢。”他看瞭丹尼爾一眼,臉氣得通紅,“我不相信這鉆石是假的。”
  
  “那這樣吧,”丹尼爾說,“如果你還不相信,我可以把它切開,讓你仔細地看看。”
  
  老頭失望地坐在那裡,一根接一根地抽著煙,盯著丹尼爾:“那麼你能解釋一下明克斯傢為什麼要把它鎖在地下室呢?那個地下室跟城堡一樣,非常的堅固。那麼真的鉆石能放在哪兒呢?”
  
  “我怎麼會知道?”丹尼爾說,“你知道我隻是鉆石切割專傢,並不是偵探。”
  
  老頭看起來更加的憤怒,他伸手掐住丹尼爾的喉嚨:“你給我好好地聽著,我還要再找一位行傢來鑒定,如果這顆鉆石是真的,那你可就死定瞭。”他就一直這麼掐著,直到丹尼爾要透不過氣時,才松手。
  
  丹尼爾平靜地看著那老頭:“你的意思是說要再找個人到這兒來鑒定,如果那人告訴你,這是真的,那麼你再把我帶到這來,幫你切割,之後再殺我滅口。”
  
  “哦?我為什麼要讓你切割?”
  
  “我是這一行中最優秀的,如果你隨便找一個人切這顆鉆石,他的手隻要一滑,就會把你的寶物變成一堆不值錢的廢物。我想它最好是假的,我可不願負破壞五百萬鉆石的責任。”
  
  老頭大聲地罵瞭一句,同時使勁地捶瞭一下桌子,對獨眼龍說:“趕緊把他弄出去。”
  
  “老板,我們怎麼處理他?”獨眼龍問。
  
  老頭說:“先不要殺他,帶他回傢吧,我們可能還需要他。”
  
  話音剛落,丹尼爾又重新被綁起來,罩上眼睛。丹尼爾聽見開門的聲音,大約過瞭幾秒鐘,他就被帶到出口。在等候開門的瞬間,他聞到瞭一股熟悉的氣味,就是這個氣味,讓丹尼爾知道自己現在身在何處瞭。
  
  回去的路程很短。汽車突然停瞭下來,獨眼龍將丹尼爾的手腕解開,然後一把將他推下瞭車。然後,綁架他的那輛汽車急駛而去。
  
  摘下眼罩後,丹尼爾發現自己正站在一條胡同裡。這條胡同離他的住處沒多遠。於是,丹尼爾就順著胡同回到瞭傢。
  
  丹尼爾開門的時候,用眼角的餘光斜瞭斜對門曾經讓他心動的那個公寓。那裡面一點動靜都沒有。他走進屋裡,迅速地拿起電話。
  
  他給警察局打瞭電話:“你們馬上就能找到明克斯傢丟失的鉆石,它的新主人現在住在海洋車道139號2樓G室。這座公寓有兩個出口,你們來的時候一定要把兩個門都圍住,馬上行動!”說完,他就掛瞭電話。
  
  不到五分鐘,警察就到瞭。丹尼爾從窗戶裡看到有兩個警察大步地走到對面公寓大聲地敲著門。
  
  對面傳來瞭一陣騷動,緊接著從大樓後面又傳來瞭更大的響動。幾分鐘後,警察押著那個老頭和獨眼龍出現瞭,他們的手上戴著手銬。
  
  第二天,明克斯傢的鉆石失而復得的消息成為本城的頭條新聞。
  
  警察還會捉到對面公寓那個可愛的女人嗎?雖然他不希望她被抓到,如果沒有她,警察根本就抓不到那兩名歹徒。要感謝她身上昂貴的香水,向丹尼爾透露瞭線索。在那個小城市,很少有人用得起如此名貴的香水。
  
  當然,那顆鉆石是真正的明克斯傢的鉆石。
  
  而且,丹尼爾口中的亨利也不是什麼鉆石行傢,他隻是丹尼爾熟悉的一傢餐廳的廚師。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