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求字

  大清制幣局失火,造幣紙被趁亂偷出,鬧出一樁驚天大案。但是,再縝密的犯罪,依然會留下痕跡,一旦找到線索,接下去,就是慢慢地抽絲剝繭……
  
  京城有個書法傢叫樂遊亭,他生於書香門第,一手樂傢書法寫得爐火純青。俗話說“傢有梧桐必招百鳥”,樂遊亭的“尚遊齋”堂前,每天來求字的人絡繹不絕,對此,樂遊亭是來者不拒。
  
  這天,樂遊亭突然放出話來,要求字的人自帶紙張,他才給寫字。原因是但凡喜好字的人,傢中必有好紙,好字配好紙,那才更有收藏價值。
  
  這個新奇的做法,似乎更激起人們的好奇心,一時間攜紙來求字的人更多瞭。
  
  這天上午,一個名叫甘雙喜的書生捧著紙來求“前程似錦”四字。樂遊亭是行傢,拿過紙一抖就贊嘆一聲“好貨色!”隨手將紙鋪在案上,一揮而就。寫完,交於研墨的老仆。老仆研墨累瞭,剛喝瞭口水還沒咽下,也不知怎地,一個噴嚏,一口水全噴在紙上,“前程似錦”四個字被洇得一塌糊塗,可那紙卻仍光亮平展。
  
  “就是你瞭!”突然“啪”樂遊亭拍響鎮紙,冒出一句,屋後立刻躥出兩個衙役,將這個叫甘雙喜的人按倒捆住。“我犯瞭哪傢王法,為什麼抓我?”甘雙喜掙紮著喊。來求字的人也都被這場景驚呆瞭。
  
  樂遊亭一掃平日儒者風雅,斥道:“你的罪跡,就在這紙上,還不招來?”
  
  “我沒犯法,要我招什麼?身為儒者你不能設扣陷人呀!”在場的人也交頭接耳,那神情就是要樂遊亭把這事說清楚。
  
  樂遊亭嘆瞭口氣,說道:“那我就從頭說起吧。”
  
  那是一月前的一個夜裡,大清制幣局不慎失火,很快被官兵撲滅,可事後一查庫存,卻發現庫裡的紙丟瞭許多!竊賊乘亂偷紙做什麼?還用問,是要制作假幣唄。皇上得知後大怒,將此列為大清第一要案,責令限期破案,不破,就將制幣局管帶哈德全傢抄斬!
  
  聽到這裡,甘雙喜連連叫冤:“這案子京城裡誰都知道,可制幣局丟瞭紙,與我何幹?”
  
  “因為你就是那夜的偷兒,這就是你乘亂偷得的貢紙。”樂遊亭扯起那張被水洇過的紙,又繼續說下去,“眼看破案期限要過,市面上卻沒見假幣出現,難道偷兒放棄瞭私制假幣的打算?原來,那夜制幣局丟失的紙有兩種,一種是產自南方的‘蔡侯紙’,另一種是產自關外的‘高麗紙’。由於偷兒不知道大清銀票是用哪種紙印制的,所以他們暫時沒敢用。正在這時,聞聽‘尚遊齋’要人自帶紙張求字的告示,你就上當瞭,用上好的紙求字,以後比大清銀票還要保值升值。你現在帶來的紙,就是用來印制大清幣的高麗紙!”
  
  甘雙喜仍不服,說:“紙上又沒有標註,你怎麼知道我拿的是高麗紙?再說,那蔡侯紙為什麼就不能制大清幣?”
  
  樂遊亭笑瞭笑說:“因為這兩種紙表面似同,可內質有別。蔡侯紙用的是南方水,造出的紙性溫綿軟,稍遇水即浸蝕離解。而高麗紙產自寒冷的關外,油性具足,性烈耐寒,加厚的紙頁甚至韌如牛皮,隻有這樣的紙印出的大清銀票才不易損毀,經久耐用。”
  
  甘雙喜聽到這裡,頓時嘆息一聲:“天網恢恢,怨隻怨我自作聰明弄巧成拙,我這是自投羅網呀!”
  
  一樁驚天大案破瞭,一些還沒求到字的人忽然擔心起來,如今偷兒捉住瞭,那樂遊亭的求字承諾還繼續下去嗎?過瞭幾天,“尚遊齋”堂前又貼出告示,繼續“帶紙求字”。
  
  沒過幾天,一個叫錢克千的人來求字,他求“福祿長壽”四個字以報母育之恩。這是個孝子呀!樂遊亭二話沒說,取過他的紙寫瞭“福祿長壽”,遞給研墨老仆。這回老仆沒有打噴嚏,而是抬手將案上一碗清水整個潑在紙上,這下,不僅剛寫的字糊塗瞭,整個紙也洇濕,化作瞭一團紙糊!這時又聽一聲“拿下!”兩個衙役從屋後奔出來將錢克千按住捆綁起來。
  
  錢克千慌亂掙紮:“我傢有八十歲老母……這到底怎麼回事呀?”那個聲音又喝道:“有這蔡侯紙為證,你才是盜取造幣紙的偷兒!”
  
  在場的人這一下又都迷糊瞭,盜取造幣紙的賊,不是已經抓住瞭嗎?樂遊亭微微一笑,指指老仆,說道:“隻因前日那段公案還沒有講完,我看還是讓他接著說吧……”
  
  那個研墨的老仆不緊不慢地說道:“一個月前的夜裡,制幣局失火丟瞭紙,聖上震怒,將此列為大清第一要案,眼見破案限期要過,制幣局管帶哈德就要被全傢抄斬……”
  
  “這個故事我們早就聽過瞭,”這時錢克千最先不耐煩瞭,叫起來,“偷紙的甘雙喜,不是已經被你們捉住瞭嗎?”
  
  “哈哈哈,沒有甘雙喜前日的飛蛾投火,哪有你今天的登門送綁?”老仆繼續講下去,“正為難時,哈德的墨中至友樂遊亭送來一計,就是要人自帶紙張來索字,這便有瞭甘雙喜攜高麗紙求字被捉一事。而你以為替死鬼被抓住,你就可以放心大膽地造假瞭。可是你太貪婪瞭,你不僅用偷得的高麗紙仿印瞭假幣,還不放棄蔡侯紙,拿它來求字,留待日後升值。可你哪裡知道,真正印制大清銀票的不是高麗紙,正是這蔡侯紙呢。”
  
  “是蔡侯紙……”錢克千怔一下,可還不認賬,“可我沒有偷!沒有……”
  
  老仆將墨硯“啪”地拍響:“真是茅廁的石頭,又臭又硬!”回頭朝後堂喊道,“搜贓的回來瞭嗎?”
  
  “來瞭。”一個人手拎包裹應聲進來,他雖然穿著衙門皂衣,人們還是認出來瞭,他正是前幾日被擒的甘雙喜!剛才甘雙喜帶衙役去瞭錢克千傢,搜出瞭用高麗紙印制的假幣。
  
  原來,不久前,錢克千潛入大清制幣局放火,乘亂偷回貢紙。可印假幣畢竟是他頭一回幹的勾當,所以為弄清大清銀票用哪種紙印他是費盡心機,可最後還是被一步步引入圈套。錢克千被押下去瞭,可有人不理解,問老仆:“大清銀票不使用經久耐用的高麗紙,卻使用遇水即化的蔡侯紙,這不合情理呀!”
  
  老仆解釋道:“天下紙林林總總,當屬蔡侯紙聲名遠揚,墨跡能夠力透紙內,細密不退。也正是因為蔡侯紙制出的紙幣極易損毀,人們在使用它時才會格外當心,擔心損毀瞭不能再用。也隻有內心珍惜瞭,才是真正的經久耐用呢。”
  
  在場人也聽得如醍醐灌頂,這研墨老仆對大清制幣如此通悉,他到底是何人?
  
  這時老仆除去胡髯,亮明身份:他就是大清制幣局的管帶,哈德。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