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給牛認個錯

  這年春天,副縣長的兒子周鄭,開著路虎車,帶著女友去郊外兜風。車子開到一條村路上,見前面走著一大群牛,把整個道路都占滿瞭,周鄭隻好放慢瞭速度,跟在牛群後面,走走停停。
  
  走著走著,女友“撲哧”一聲笑瞭:“你開的是牛車吧?”周鄭聽瞭,一股無名火升瞭起來,在漂亮的女友面前,怎麼也得找回面子!他掛瞭個倒檔,車子向後倒出一百多米,突然加大馬力,向前沖瞭過去,他猛轟油門,緊按喇叭,聲勢十分嚇人。嚇得牧牛人躲到一邊,鞭子也掉到地上,那群牛還算識時務,都躲到一邊去瞭。
  
  周鄭樂瞭:“怎麼樣,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說話間,車子眼看就要沖過去瞭,可是最前面還有一頭老牛。這頭老牛十分淡定,在道路中間不緊不慢地走著,沒拿周鄭的車當回事。本來周鄭提早打一下方向盤,就可以從它身邊繞過去,可是對老牛視而不見的態度,周鄭是十二分的生氣,一腳油門踩到底,周鄭自信,車到跟前,這頭牛肯定會躲過去的。
  
  可是這頭牛就像和他較勁似的,就是不緊不慢地走。車子都快碰到牛尾巴瞭,周鄭這才意識到這頭牛不可能給他讓路瞭。
  
  剎車!已經晚瞭。前保險杠碰到瞭牛尾巴,車子算是停住瞭,卻把老牛給撞瞭。周鄭沖女友一笑:“追尾瞭!”兩個人笑得前仰後合,就差沒把眼淚笑出來。
  
  笑過瞭,他們才看到牧牛人正拍打著車窗,眼裡噴著怒火,示意他們下車。
  
  周鄭搖下車窗,看瞭看牧牛人,收住瞭笑容:“不就是碰瞭一下牛尾巴嗎,至於要和我拼命?我把它買下來,回傢吃肉行不?”
  
  牧牛人被激怒瞭,他告訴周鄭,他已經記下瞭車號,要是跑瞭,就算逃逸。周鄭不在乎:“什麼呀,還逃逸,又不是撞死人瞭。”
  
  牧牛人堅持要周鄭下車,周鄭就是不動,想不到牧牛人一拉車門,一躍上瞭周鄭的車,一把拔下車鑰匙。下瞭車,把鑰匙環往一頭牛的犄角上一掛,一拍牛屁股,牛跑到牛群裡去瞭,周鄭認不出是哪頭牛身上有鑰匙,急出一身汗。
  
  那牧牛人好像還不滿足,一個勁要求周鄭給牛治病,說牛沒治好,車不能動。周鄭更急瞭:“你的牛擋我的道,你沒看到嗎?”
  
  “看到瞭,他是頭瘸牛,走路不便。”
  
  “可是我已經按喇叭瞭,它連躲都不躲。”
  
  “那是它聾,它是頭聾牛,可你不是瞎子,你看得到它,它是畜生,你不是……”
  
  周鄭也不想跟牧牛人多理論,碰上這種胡攪蠻纏的,打發點錢走人吧。周鄭掏出錢,可是牧牛人不要,就讓周鄭給牛治病,兩個人你一言我一語僵在瞭那裡。
  
  見一時脫不瞭身,周鄭指著牧牛人的鼻子問:“你是這個村裡的吧,我找個人來管你。”周鄭準備給當副縣長的老爸打個電話,辦這點事,應該沒有問題。周鄭剛拿出電話,沒想到,牧牛人也扯出一隻手機來:“我跟你說,這一帶,我全是熟人,我隨便叫個人來,都比你好使。”
  
  周鄭看瞭看牧牛人,心說你能認得誰?大不瞭認得村長罷瞭。周鄭見牧牛人打電話,他也到一邊打電話去瞭,可是他打瞭好一陣子,就是打不通老爸的手機。
  
  爭吵聲引得好多人過來看熱鬧。女友拉瞭拉周鄭,說:“咱們按那個老頭的意思辦吧,給牛治病,能花多少錢?”周鄭說:“這不是錢不錢的事,這個老頭找人,想給我一個下馬威,我倒要看看他找的是誰?”
  
  正說著,牧牛人跳起腳喊:“小子,你看,我找的人來瞭。”
  
  周鄭一看,樂瞭,那不是自己父親的車嗎?原來給牧牛人撐腰的是自己的老爸,自己沒打通電話,倒是牧牛人無意中幫瞭自己的忙。周鄭意味深長地笑瞭笑,那意思是說:“等一會兒,有你哭的時候。”
  
  周鄭看到父親來瞭,剛想上前去打招呼,隻見父親向他擺擺手,周鄭心裡明白瞭,父親是以副縣長身份來的,要貌似公平。大夥都不知道他們之間的父子關系,這個時候要做好保密工作。
  
  而牧牛人不知道他們的關系,跑上前去,和周副縣長握手:“不好意思,還要勞您大駕親自跑一趟。”
  
  周副縣長客氣地說:“我正好就在附近檢查工作,抬腳就過來瞭。”原來,周副縣長和牧牛人是很早以前的朋友,但來往不多,怪不得周鄭不認得牧牛人。
  
  周副縣長聽瞭雙方的解釋後,沒有公開他和周鄭的關系,而是問牧牛人:“老鄭,你有什麼要求,就說出來吧。”
  
  原來牧牛人姓鄭,隻聽他說:“我也沒有什麼要求,就想讓他把牛治好。”周副縣長說:“這個不難。”說著,走到瞭老牛跟前,查看瞭一下傷口,讓人找來獸醫,把老牛的傷口包紮好瞭。
  
  周副縣長問:“老鄭,可以把鑰匙還給他瞭吧。”老鄭說:“你呀,還是當年的樣子,我為什麼讓這孩子給牛治病,第一,我想借著給牛治病,也治治這孩子的牛氣;第二,這頭牛,不是一般的牛,這是救過人的那頭牛,你一定還記得這頭牛,這也是我今天找你來的原因。”
  
  周副縣長想起瞭這件事,他和老鄭的友誼,就是從這頭牛開始的。十多年前,周縣長還是周獸醫,他在村裡給一頭老牛動手術時,旁邊的孩子淘氣,撿起鞭子打牛,激怒瞭這頭老牛,吼叫著向孩子沖瞭過去,眼看著犄角就要頂在孩子臉上瞭,人們大聲驚呼,這時,另一頭小牛卻直直地沖瞭過去,替那個孩子擋住瞭犄角。孩子得救瞭,那頭小牛卻受瞭重傷。
  
  周副縣長握住瞭老鄭的手,說:“想不到這頭牛還活著,老鄭,說實話吧,這孩子,就是當年得救的那個小孩,也就是我的兒子。這孩子從小就淘氣,長大瞭還這樣,你就原諒他吧。”
  
  當年,為瞭感謝老鄭傢的小牛,周縣長把孩子的名字改成瞭周鄭,現在,周鄭已經長大瞭。老鄭想瞭想說:“既然這樣,那我就隻能原諒他瞭,但我還有一個小小的要求,讓他給老牛認個錯,這個要求不過分吧。”
  
  周副縣長爽快地說:“不過分,不過分。”可是邊上的周鄭立刻就翻瞭臉:“什麼,讓我跟畜生認錯?門都沒有。”小夥子在女友面前,怎麼能低下這個頭。任憑周副縣長怎麼說,周鄭就是不聽,沒法子,周副縣長隻好過來和老鄭商量,求老鄭給個面子。
  
  老鄭苦笑瞭一下,說:“你兒子不願意,那就隻好由你來認錯瞭,你向老牛認個錯。”周副縣長一聽,心裡也不太高興,但是嘴上說:“老鄭,你看,我有什麼錯,牛又不是我撞的。”老鄭嚴肅地說:“你把孩子教育成這樣,這不是你的錯?”
  
  周副縣長有些不好意思瞭:“老鄭,我確實有錯,但是大庭廣眾之下,我怎麼認這個錯?兒子和未來的兒媳婦都在這兒,還有這麼多的群眾,你太讓我下不來臺瞭。”
  
  老鄭長嘆一聲:“唉!你們兩個為瞭面子,都不認錯,那就隻好由我來認這個錯瞭。”
  
  老鄭“撲通”一聲,給老牛跪下瞭:“老牛,對不起瞭,當年如果不是我在後面給你兩鞭子,你也不會沖過去救人,你不救人,也就不會變成瞭瘸牛、聾牛,車來瞭你也能躲得開。十多年瞭,我心裡一直很內疚,所以我像對親人一樣對待你。可是今天,我有點後悔瞭,你能原諒我嗎?我的老牛!”
  
  聽瞭老鄭的話,在他的身後,周副縣長和周鄭都低下瞭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