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奶水惹得禍

  在這個“問題奶”橫飛的世界裡,流傳著這樣一句話:“金水銀水,不如人的奶水。”人奶,人們心目中最安全、最有營養、最適合嬰兒的奶水,如今竟也惹出瞭禍……
  
  賣奶賺外快
  
  最近,阿強老婆生瞭個大胖兒子,他發現,老婆奶水特別足,每天不管兒子怎麼吃,就是吃不完。
  
  這天,阿強突發靈感,決定出售老婆多餘的奶水。他來到熱鬧的街頭,頭頂舉著塊牌子。不一會兒,就有個小平頭男人過來問價瞭。
  
  阿強說:“人奶不能賣牛奶價,有點貴,一百塊半斤吧。”
  
  小平頭笑瞭笑說:“價格不是問題,關鍵是質量。”
  
  “這個您放心。”阿強馬上拍起瞭胸脯,“絕對純天然無污染綠色產品,我兒子喝瞭它,三個月二十斤!”
  
  小平頭顯然動瞭心,但還是要求去親眼看一下奶源。阿強二話沒說,帶上他就走。
  
  到瞭阿強傢,小平頭一看,阿強老婆神采奕奕,胸脯大得要撐破衣裳,兒子白白胖胖生龍活虎。小平頭臉上露出瞭滿意的笑容,接著又是羨慕又是感慨地對阿強說:“兄弟,你太幸福瞭!我女兒自打一出生,老婆就沒讓她吃飽過一回。不得已,隻好買奶粉,可現在的奶粉真不敢讓她多吃啊,每天都是提心吊膽的。”
  
  阿強心裡美滋滋的,可不是嘛,奶粉能和人奶比嗎?
  
  小平頭當即就下瞭訂單,每天給他女兒留半斤。阿強收瞭錢,叫老婆到房裡現擠瞭滿滿一奶瓶,出來交給小平頭說:“趁熱,快拿回去給孩子喝吧!”
  
  第二天,阿強在傢左等右等,就是不見小平頭上門取奶,正納悶呢,忽然聽到外面有人用力敲門。打開一看,正是那個小平頭,但臉上卻是一團怒火。
  
  沒等阿強問,小平頭一把揪住他的衣服,破口大罵:“王八蛋,你敢害我女兒!”
  
  阿強大吃一驚,結結巴巴地問:“怎麼、怎麼瞭?”
  
  “怎麼瞭?”小平頭吼道,“我女兒中毒瞭!你賣給我的是毒奶,你真不是人!”
  
  阿強傻瞭:“怎麼會?明明是我老婆的奶……”
  
  小平頭說:“你自己去看!”不由分說,揪著阿強就走。
  
  阿強被他扯到瞭醫院,一看病房裡果真躺著一個幾個月大的女嬰,身上還插著管子,打著吊針。一個年輕女人正坐在床頭不停抹淚,估計就是小平頭的老婆瞭。見瞭阿強,她張牙舞爪地撲上來要跟阿強拼命,幸好被小平頭及時攔住瞭。
  
  阿強委屈地說:“你孩子可能生什麼急病瞭吧?怎麼賴到我傢的奶上呢?”
  
  “就是你的奶!”小平頭的老婆尖叫著說,“我女兒就是喝瞭老公買回來的奶後出的事,醫生說是中毒!”
  
  阿強差點跳瞭起來:“你們想陷害我,沒門!”
  
  小平頭臉色鐵青,又揪住他罵:“混蛋,你還想賴賬!”阿強冷笑道,“真是笑話!我老婆的奶怎麼會有毒?你那天明明看見我老婆擠的奶……”
  
  “我沒看見!”小平頭打斷他說,“你把老婆拉進房裡,拿給我的卻是劣質奶粉兌的水,掛羊頭賣狗肉!”
  
  阿強愣瞭愣,一想這下麻煩瞭,老婆擠奶當然要避著小平頭,現在反倒沒瞭證據。阿強急得賭咒發誓,天打雷劈,不得好死的話都說出來瞭。可小平頭哪裡肯信,兩人正吵吵嚷嚷著,醫生進來瞭,說:“不用吵,把孩子喝剩的奶瓶拿來,我一看就明白瞭。”
  
  這話提醒瞭小平頭,沖阿強說:“你等著,如果是毒奶,老子要你喝瞭!”掉頭就回傢取奶瓶。
  
  阿強腦子不糊塗,心說這小子要是拿瞭一瓶毒藥來,我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瞭,急忙拔腿追上去,要求一塊兒去取奶。小平頭正擔心他趁機溜走呢,正合心意,就帶著他一起回瞭傢。一看,昨天賣來的奶隻剩下一點瞭,阿強緊緊地盯著那個奶瓶,提防小平頭使詐。
  
  兩人一路護送著奶瓶又來到瞭醫院,醫生倒瞭一點在手心,仔細瞧瞭瞧,嗅瞭嗅,又用手指捏瞭捏,笑瞭:“這是正宗的人奶!”
  
  阿強心中一塊石頭終於掉瞭下來,長長松瞭口氣。小平頭卻糊塗瞭,瞪著眼說:“孩子明明是喝瞭奶才不舒服的。”不過,他並沒有再為難阿強,讓他走瞭。
  
  阿強回到傢,憤憤地告訴瞭老婆:“虛驚一場!這傢夥真是有眼不識寶,他孩子不知怎麼生病瞭,卻硬賴在你的奶上。哼,他以後就是想買,也不賣給他瞭!”
  
  這奶有問題
  
  第二天,阿強上街又找到一位買主,是位年輕媽媽。這回他學乖瞭,為瞭賣個貨真價實,他索性讓老婆當著女買主的面擠奶。
  
  誰想,晚上那個買主就找上門來瞭,說她兒子喝瞭買回去的奶,上吐下瀉發高燒,已經送去醫院瞭。
  
  阿強吃瞭一驚,說道:“你明明親眼看見奶水擠出來的,難道我跑到你傢下毒不成?”
  
  買主一想,確實也是啊,這下無話可說瞭。
  
  打發走買主,阿強撓起瞭頭皮。真是邪門,自己的兒子喝瞭幾個月都沒事,怎麼別人一喝就鬧病呢?再想想,他不禁有點疑神疑鬼起來,看來奶水這玩意兒是不能賣錢的,賣瞭要出鬼!
  
  第二天,阿強不敢再上街推銷奶水瞭。可老婆的奶水還是像自來水一樣湧出來,堵都堵不住。兒子隻吃瞭一隻就撐得不行,老婆隻好把另一隻的奶水擠在盆裡,擠完瞭叫阿強拿走。
  
  阿強端起來一瞧,好傢夥,滿滿一大盆,他不由得直搖頭:“可惜啊可惜!”卻也無可奈何,賣又不敢賣,自己又不願意喝,隻能一臉惋惜地放在桌上。兩口子看著盆子直嘆氣。
  
  阿強傢住的是老城區的舊平房,環境十分臟亂,傢裡經常出現老鼠什麼的。就在這時,不知從哪兒鉆進來一隻老鼠,可謂是膽大包天,居然大白天的爬上瞭桌子,還湊到裝奶水的盆子旁,兩隻爪子扒著盆沿,咕嘟咕嘟喝起瞭奶。
  
  阿強一看這老鼠如此無法無天,再也忍不住瞭,猛地一拍大腿。老鼠嚇得“吱”一聲叫,掉頭就跑。誰知它跌跌撞撞跑到桌子邊緣,居然一頭掉到瞭地板上,滾瞭兩滾,爬起來又跑,沒跑幾步又跌倒瞭,肚子都翻瞭過來,隻剩四隻爪子在那裡使勁蹬。
  
  阿強和老婆見狀,都驚訝地叫瞭一聲,不約而同地站瞭起來。
  
  阿強快步走過去一看,老鼠嘴巴上還沾著奶水,身子卻像抽筋一樣顫抖著,一看就像是吃瞭老鼠藥發作的樣子。又過瞭一會兒,老鼠就一動也不動瞭。
  
  阿強驚訝地張著嘴巴,抬起頭脫口說道:“難道你的奶真的有毒?”
  
  “放屁!”老婆罵道,“我的奶有毒,咱兒子早就……”說到這兒,急忙一把捂住嘴巴。
  
  阿強想想也是,老婆的奶要是有毒,兒子就是有十條命也玩完瞭。可這是咋回事呢?他瞪著那隻老鼠,怎麼也想不通。
  
  老婆沒好氣地說:“肯定是老鼠吃瞭鼠藥,剛好跑到我們傢來瞭,喝瞭點奶,反而加快瞭藥性發作。”
  
  阿強心想,看來也隻能是這樣瞭,心裡連嘆晦氣,趕緊拿瞭張報紙把老鼠包住扔到外面。扔完回來,忽然聽見鄰居王大爺在罵人。聽瞭幾句,原來在罵放老鼠藥的。他的貓誤吃瞭鼠藥,剛剛中毒身亡。
  
  回到屋,阿強突然發現老婆呆若木雞地坐著,臉色慘白。阿強疑惑地問:“老婆怎麼啦?”老婆顫抖著說:“王大爺的貓死瞭。”
  
  阿強一聽更疑惑瞭:“死瞭就死瞭唄,又不是咱放的藥。”
  
  “剛才……”老婆猶豫瞭一下,一咬牙說,“剛才我把那盆奶放在外面,那隻貓過來吃……”
  
  阿強愣住瞭,這也太巧瞭吧?兩口子面面相覷,一時都說不出話來。
  
  究竟是何因
  
  接著一整天,小兩口都心神不寧,他們捧著兒子左瞧右看,實在無法相信奶水有毒。
  
  阿強苦思冥想瞭一夜,早上起來靈光一閃,激動地說:“老婆,你發現瞭嗎?咱傢裡過去蚊子成堆,自從你生瞭兒子,好像都不見瞭,兒子從來就沒被蚊子咬過一口!”
  
  老婆低頭一想,連連點頭:“那是為什麼?”
  
  阿強使勁一拍手:“肯定是被你的奶水熏跑啦!”
  
  老婆半信半疑,有些不知所措。阿強遲疑地說:“老婆,我覺得吧,你的奶水真的有點邪門。”
  
  兩人一琢磨,決定弄個明白,抱起孩子就上瞭醫院。阿強讓老婆擠瞭半杯奶,交給醫生,請他化驗一下到底有沒有毒。
  
  醫生哈哈大笑道:“我還沒聽說人奶能熏跑蚊子的呢。”可他還是把奶拿去化驗瞭。
  
  過瞭一天,阿強和老婆又來到醫院,醫生搖著頭說:“聞所未聞。”說著,遞過來一疊厚厚的化驗單。
  
  阿強看瞭兩張,臉已經嚇白瞭,看到最後,一屁股跌在地上。天哪,老婆的奶水竟然含有十幾種毒素。
  
  醫生嚴肅地對阿強的老婆說:“正所謂病從口入,你的飲食習慣是怎麼樣的?”
  
  這一問,老婆就後悔不已,說她吃東西就是不禁忌,就算懷孕期間,她還是管不住嘴巴,什麼都照吃,像油條、臭豆腐、鹵雞爪、方便面、皮蛋、辣椒醬、香腸……
  
  “這就對瞭!”醫生擺擺手打斷她,“你早上吃一根地溝油炸出來的油條,中午吃兩塊用腐肉、化工原料泡出來的臭豆腐,晚上再吃半碗用工業硫磺熏制的辣椒醬……唉,你喜歡吃的東西,恰恰都是最有可能用毒料制出來的食物,日積月累,毒素都被你吸收瞭。毫不誇張地說,你現在的身體就相當於一個有毒工廠,而奶水是你排出來的有毒污水!”
  
  阿強騰地站瞭起來,氣得差點要給老婆兩巴掌:“我叫你嘴饞!”醫生急忙制止他說:“不是饞不饞的問題。其實我們每天也避免不瞭吃到有毒的食物,而她能夠吸收並且通過奶水排出,世界上還沒有先例,或許是她體內的基因結構已經發生變異瞭。”
  
  老婆“哇”地哭瞭:“我兒子呢?他還有救嗎?”
  
  醫生沉吟半晌,說這個也不用太緊張。也許孩子在肚子裡時,天天吸收著有毒的母體營養,天生就具備瞭對毒奶水的免疫力,所以天天喝著毒奶也沒事。當然,這是一個奇跡,也是一個有待研究的課題。
  
  阿強兩口子頓時一片茫然,以後怎麼辦呢?後來一想,也想開瞭,罷瞭罷瞭,既然毒不死,那就繼續吃下去吧!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