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君子之交清如水

  君子之交清如水
  
  品水結緣
  
  周倩是個海外華人,雖然年輕,但已是個頗有名氣的品水師。最近,周倩決定回國發展。一下飛機,她就受到瞭國內一傢飲用水企業的盛情邀請。
  
  宴會上,這傢公司的老總李同親自為她斟酒,舉杯說道:“周倩小姐,咱們曾在一次國際飲用水展會上有一面之緣,算得上君子之交。人說君子之交淡如水,可今天是你的接風宴,水不足以表達我們的盛情,咱們還是喝酒吧。”
  
  周倩聞言一愣,她覺得李同說的“君子之交”用在這裡並不準確,不過也不好說穿,她給自己倒瞭一杯礦泉水,舉杯說道:“多謝李總盛情,不過品水師這一行,舌頭是吃飯本錢。為瞭保持味蕾的敏感度,是不能沾酒的,我還是以水代酒吧。”
  
  席間,周倩說起自己回國發展的計劃,李同一拍大腿:“周倩小姐,咱們是英雄所見略同啊,國內高端飲用水市場剛剛起步,咱們強強聯手,一定能打響品牌。”
  
  周倩笑瞭笑說:“我這次回來,還有一個重要目的,我要參加今年在中國舉行的國際品水師大賽。這次大賽有一個要求,每個品水師必須推薦一種新發現的飲用水。我想在中國—自己的故鄉找一種滿意的飲用水,不過中國那麼大,我還不知道從哪裡找起呢。”李同聽後連連點頭,當即表示願意提供方便。
  
  第二天,周倩去瞭李同介紹的一個水吧,水吧不大,但門口掛的牌子吸引瞭周倩的註意。牌子上寫著:“如果你能在本店品出三種以上的水,就可以免費享受本店所有飲品。”
  
  周倩一下來瞭興趣。店主是個年輕小夥子,名叫王鵬,聽說周倩要挑戰,他拿出幾個杯子,裡面都是透明的液體,從外觀根本分辨不出水的種類。周倩端起第一杯嘗瞭嘗,肯定地說:“這是純凈水。純凈水雖然很‘幹凈’,可在過濾有害物質的同時,也過濾掉瞭對人體有益的物質,所以並不適合長期作為日常飲用水。”她又拿起第二杯水,放在鼻子前嗅瞭嗅,說:“這是蘇打水。”見王鵬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她微笑著端起第三杯,呷瞭一口說:“這是來自意大利阿爾卑斯地區的礦泉水。現在,我可以免費享用貴店的飲品瞭嗎?”
  
  王鵬連連點頭,忍不住問起周倩的職業,聽說周倩是品水師,他一臉羨慕:“我的理想就是當個品水師。”周倩揚瞭揚眉毛:“哦,那我可得考考你瞭。”她拿出自己帶的一瓶水,倒瞭一杯給王鵬。王鵬仔細品瞭品,肯定地說:“這是深層海洋水,它潔凈、富含礦物質、極易吸收,是真正的‘綠色’之水。”
  
  這一次,輪到周倩驚訝瞭:這個小夥子竟有如此敏銳的味覺,對水的品種也十分瞭解。兩人惺惺相惜,越談越投機。周倩說起此行的目的,發愁自己找不到好水。王鵬猶豫瞭一下,說道:“我知道一眼泉水,不過,咱們得先訂個君子協定,你不能向別人透露水的位置—”
  
  泉水叮咚
  
  於是周倩跟著王鵬去瞭他的傢鄉。這裡是山區,快到村子的時候,周倩見山腳下有一條小河,水流渾濁,散發著一股怪味。周倩不由得皺起瞭眉頭—這樣的地方,能有好水?王鵬看出瞭周倩的想法,說:“這條河原來很清澈,前些年上遊開瞭一個礦,水就變成這樣瞭。”
  
  王鵬的傢住在半山腰,王鵬的母親是個腿腳不方便的老太太,見兒子帶回來一個漂亮女孩,高興得嘴都合不攏,忙著端茶倒水。周倩心裡暖乎乎的,不過,她對那泡茶的水實在不敢恭維,這又一次加深瞭她的疑問:這個地方,真能找到好水嗎?
  
  第二天,兩人出發去找水。山路陡峭難行,也不知道翻過瞭幾個山頭,王鵬終於停瞭下來。周倩累得一屁股坐在地上,問:“到瞭?”王鵬說:“還沒呢。肚子餓瞭吧,咱們先搞點吃的。”說著,王鵬跳到土坎下,從地裡掏出來幾個土豆。
  
  周倩好奇地問:“這地是你傢的嗎?”王鵬說:“不是。”周倩說:“那你不就是偷菜瞭?”王鵬笑道:“咱們這裡,這樣不算是偷。我小時候放牛,午飯都是這麼解決的。”
  
  王鵬又在山上摘瞭幾個野山椒,生起一堆火,又變戲法似的掏出一個紙包,打開一看,裡面是一塊黑乎乎的東西。周倩問:“這是什麼?”王鵬說:“臘肉,出門時我媽特意塞給我的。”周倩皺瞭皺眉頭:“這些東西能吃?”王鵬嘿嘿一笑:“別擔心你的味蕾,我從小就吃這些東西,現在還不是一樣能品出水的好壞?”
  
  王鵬把幾樣東西放在火上烤著,不一會兒,香氣四溢。周倩禁不住誘惑咬瞭一口土豆,這一咬就再也停不下來瞭,她覺得自己嘗到瞭平生最好吃的東西—撕破皮就往外冒香氣的烤土豆、脂香四溢的燒臘肉、還有那讓舌尖跳舞的野山椒……
  
  吃過飯,兩人又上路找水,終於,王鵬在一片長滿荒草的巖石前停瞭下來。“就是這裡,我找瞭好幾年,才找到這眼泉水。”周倩四處張望,卻什麼也沒發現,王鵬讓她把耳朵貼在石頭上。終於,周倩聽到瞭細微的水聲,原來水在石頭下面!
  
  王鵬撥開草,石頭下面露出瞭一個洞口,洞口很小,僅容一個人彎著腰進去。王鵬做瞭一個請的手勢:“周倩小姐,敢陪我深入地下探險嗎?”周倩挺起胸脯:“有什麼不敢的?我連南極的冰川都去過,還怕這個小小的地洞?”
  
  一進入洞口,一股涼涼的水氣就撲面而來。周倩吸瞭吸鼻子:“好水!大傢都說水無色無味,其實水是有味道的,有時我僅憑鼻子,就能嗅出水的好壞。”
  
  洞口下面原來是個溶洞,幽深曲折,水聲時有時無,王鵬打著手電,二人摸索著前進,走瞭好久,終於看見瞭那股泉水。泉水從石縫中噴湧而出,直接流入瞭地下暗河。
  
  王鵬的眼睛在黑暗中放光:“品水師,試試這水怎麼樣?”周倩拿出取水用的瓶子,小心地接瞭點泉水,輕輕抿瞭一口,她的嘴角立刻揚瞭起來,似乎有點不敢相信,她又抿瞭一口,眉頭舒展開來:“好水!這是我嘗過的最好的泉水。”
  
  出洞後,周倩說:“我想把這水帶去參加品水師比賽,你同意嗎?”
  
  王鵬搖瞭搖頭:“你得遵守君子協定,不能透露泉水的位置。”周倩不解:“為什麼呢?這太可惜瞭。”
  
  王鵬問:“你喝過我們傢的水瞭,那水怎麼樣?還有我媽的腿,你也看見瞭。”周倩笑瞭:“你傢的水實在不敢恭維。你媽的腿—和這水有關系嗎?”
  
  王鵬嘆瞭口氣,說:“以前,村裡的水不是這樣的,這些年味道才變瞭,村裡生病的人也越來越多,都是腿關節腫大。大傢都說,是因為開瞭礦,礦渣污染造成的。我這些年一有空就到處找水,終於發現瞭這眼還未被污染的泉水。我想攢夠瞭錢,就把水引到村裡去。”
  
  周倩說:“從這兒到你傢那麼遠,引水得花多少錢啊?你得多久才能攢夠錢?”王鵬低下瞭頭:“是很難,但我相信有一天能辦到。”周倩說:“你可以和有實力的企業傢合作啊,比如李同,我這次回來,受到瞭他的熱情接待,我覺得他是個不錯的人。”
  
  王鵬苦笑著搖搖頭:“周倩,你知道那個礦是誰開的嗎?就是李同!礦渣污染水源的事,村裡找過他多次,可他就是不理。他的生意做得很大,現在又想染指高端飲用水的領域,聽說我發現瞭一眼好泉水,他親自找過我,開出瞭誘人的條件,但我沒有同意。如果泉水落到李同手裡,一定會全部開采出來賣高價,到時候,村裡人就再也喝不上這麼好的水瞭。”
  
  周倩想瞭想說:“我相信你,尊重你的想法。”
  
  好水無價
  
  周倩回到城裡不久,李同就親自來找她。見她正在收拾行李,李同吃瞭一驚,問:“周倩小姐,這麼快就要走瞭?品水師大賽就要開始瞭,你不參加瞭嗎?”周倩說:“這次下鄉,沒有找到好水,我準備放棄這次大賽瞭。”李同哈哈一笑:“原來是這樣。正好,我的公司通過多年開發,找到瞭一種優質礦泉水,請你先品嘗一下吧。”說著,他拍瞭拍手,有人端上來一瓶水。
  
  周倩品瞭品那水,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李同問:“怎麼瞭,這水不好嗎?”周倩搖瞭搖頭:“不,這是我嘗過的最好的水。”李同哈哈大笑:“好極瞭。周倩小姐,如果你能在品水師大賽上把這種水推廣出去,我將用你的名字來命名它,我們強強聯手,一定能成功!”
  
  國際品水師大賽如期開幕。周倩憑著超凡的品水技能,一路過關斬將,進入瞭決賽。大賽的最後一關,是推薦一款新的飲用水,周倩向評委們推薦瞭李同提供的那瓶水。她在介紹中說:“這是一款來自中國的礦泉水,它的口感、酸堿性,對人體有益的微量元素含量都恰到好處—”
  
  評委們品嘗後,對這種礦泉水做出瞭很高的評價。在熱烈的掌聲中,周倩獲得瞭品水師大賽的冠軍,但領獎時,她出人意料地說:“其實,我並不是這款水的發現者,這款水的真正發現者名叫王鵬,他沒有經過任何專業訓練,卻有著非同凡響的品水天賦。為瞭給水源受到污染的鄉親們尋找飲用水,他在荒山野嶺裡找瞭幾年,他願意同有誠意、有信用的飲用水企業合作,開發這種水,但有一個前提:必須保證村民有足夠的飲用水,並能分享到開發的好處—”
  
  從領獎臺上下來,周倩被李同攔住瞭,李同憤怒道:“你沒有按我們的約定辦事!這是我提供的水,我要告你,讓你聲敗名裂!”
  
  周倩冷笑道:“李總,這水真的是貴企業開發的嗎?那天我一嘗,就知道這是王鵬發現的那眼泉水。我想,你一定讓人跟蹤我們瞭吧?還有,我去水吧,也是你精心安排的吧?你真是煞費苦心啊!可惜,我今天當著這麼多媒體公佈瞭水源的真正發現者,你的陰謀再也不能得逞瞭。”
  
  李同悻悻地走瞭。周倩打電話向王鵬解釋:“對不起,我沒有信守我們的君子協定……”卻聽電話那頭王鵬興奮地說:“沒關系,我已經知道李同派人跟蹤我們的事瞭。就在剛才,已經有幾傢知名企業聯系我,要共同開發飲用水。地方政府也和我取得瞭聯系,他們也很支持,村裡人有好水喝瞭,我不知道該怎樣謝你……”
  
  周倩笑瞭:“那麼,我們再來一次君子協定吧,希望下次我回國的時候,你能請我喝你開發的飲用水,可以嗎?”
  
  “一言為定!”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