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老習慣

  有個學校辦校慶,想找個事業有成的校友在會上發言。於是辦公室主任到處打聽,校友之中誰最有成就。有人就給他推薦瞭一個校友,名叫王行建,現在是個大老板。
  
  主任一打聽,這個王行健如今果然瞭不得,如果他願意回來,肯定能為校慶增光添彩。於是主任就打電話過去,電話是秘書接的,轉機後王行健聽主任說明來意,客套瞭兩句,突然問瞭一句話:“食堂老顧還在吧?”
  
  能成為辦公室主任的,那人情都夠練達的,盡管王行健這話說得讓人咂摸不出一點兒味兒來,但主任憑著敏銳的直覺,立刻明白:這食堂老顧必須在!想必王行健和食堂老顧不是有恩就是有怨,關系稍微一般點,都不至於特地問這麼一句。而人混好瞭,不光願意見恩人,更願意見仇人,所以主任眼都不眨地說:“在,在。”
  
  王行健說:“那好,校慶我一定會去的。”
  
  主任放下電話,第一時間就去食堂落實老顧的事,老實說,學校那麼大,食堂又承包給瞭私人,主任根本不知道老顧是誰。承包食堂的老板姓崔,主任一問,崔老板就幹脆利落地說:“有這麼個人,負責打掃食堂衛生的。”
  
  主任聽瞭擦把汗,說:“那就好、那就好。”都在王行健那兒打瞭包票瞭,這老顧要是不在,可就熱鬧瞭。
  
  不料崔老板話鋒一轉,說:“這個人早讓我辭退瞭。他又懶又不聽話,我這是食堂,講究隨時保持整潔,可他不,非要等學生都走完才一塊打掃,打掃前還得先抽支煙,我說瞭幾次都不聽。”
  
  主任聽罷,斬釘截鐵地說:“辭退瞭就去請回來,立刻。”然後把經過給崔老板說瞭一遍。崔老板聽傻瞭,隻得表態說:“我親自去請,大不瞭低頭彎腰就是。”
  
  沒想到,不用崔老板低頭彎腰,老顧聽說食堂想和自己續聘,挺高興地就回來上班瞭。上班第一天,主任特地到食堂來見這傳說中的老顧,一看,也就是一個普通打掃衛生的老頭啊,看不出啥名堂,問他認得王行健不,老顧瞪大兩眼,顯得很迷茫:“誰是王行健?”
  
  崔老板就問主任怎麼安排老顧,主任說:“原來幹啥,現在還幹啥,但有一條,老顧不是愛拖拉偷懶嗎?你得交代好他:校慶那天,食堂的衛生一定得及時打掃。學校中午請校友們吃食堂,吃的是個回憶,可不能讓人傢真的體驗杯盤狼藉的臟亂差。”
  
  到瞭校慶這天,眼見時間已過瞭中午十二點,王行健還沒個人影,主任忍不住打瞭電話,王行健說一會兒就到,讓校友們先吃飯,千萬別讓老師同學等他一個人。
  
  話說到這份兒上瞭,主任不敢再等,就讓大傢先吃。在學生志願者的引導下,校友們一路敲著飯盆,走向充滿回憶的食堂。主任則帶人去校門口迎接王行健,食堂的崔老板也非要跟著去校門口。主任一再使眼色讓崔老板回食堂堅守陣地,崔老板卻裝看不見,他心裡有自己的小算盤:食堂那陣地,就算都爛完,也沒在這兒露一小臉兒重要!
  
  王行健說一會兒就到,其實還是等瞭半個小時。倒不是王行健拿架子,關鍵是學校也請瞭地方上分管教育的領導,這些人聽說王行健要來,又通知瞭別的領導,於是就有人到路口去迎接,寒暄也要花時間啊!
  
  等王行健一行終於步入食堂時,校友們已經結束戰鬥,撤瞭——食堂再怎麼精心準備,也趕不上酒店哪,真沒啥可吃的。主任一看,桌上杯盤狼藉,剩下的東西還不少:有沒動過的整個饅頭、有隻吃瞭幾口的整盤排骨……看來校友們果然都混出樣來瞭,食堂的飯菜對他們是沒啥吸引力瞭。看著眼前這混亂的環境,主任有點尷尬,他四下一打量,隻見本該打掃衛生的老顧真像崔老板說的,正蹲在食堂外面抽煙呢,看來他還是準備等大傢吃完再一塊收拾。
  
  主任隻好尷尬地把貴賓們往食堂二樓引,那裡是教工食堂,專門為王行健擺瞭一桌,特意請酒店大廚做的菜。不料王行健環顧食堂,說:“不麻煩瞭,這兒有饃有菜,就在這兒吃吧。”
  
  一句話把大傢說愣瞭,還沒反應過來,王行健已經動手瞭。他動作嫻熟地端起一盤炒菜,又撿起一個白面饃饃,蘸著湯汁,有滋有味地吃起來。主任看瞭心裡直嘀咕:這是鬧的哪一出啊?
  
  好在王行健動作很快,五分鐘吃完。吃完後他看看大傢的表情,就說:“還是滿足大傢的好奇心吧。念書時我傢裡窮,顧嘴顧不瞭學,顧學顧不瞭嘴,我一咬牙,上學!至於飯嘛,就像剛才這樣吃瞭。那時死要面子,都是等大傢吃完瞭,我才飛快地劃拉一點剩菜饅頭皮之類的。所以我要感謝食堂的顧師傅,他發現有我這樣一個學生後,就躲在外面抽一支煙,然後才來打掃。”
  
  聽完這話,大傢都愣瞭。王行健走到食堂外,對老顧大聲道:“顧師傅,今天校慶,沒學生來食堂瞭,你可以打掃瞭。”
  
  老顧點點頭,走進食堂收拾起來。王行健接著說道:“這次回來,一是想感謝顧師傅,二是我前不久聽說,顧師傅因為一直保持著飯後一支煙的習慣,被辭退瞭,所以想借這個機會,替他解釋一下。”
  
  話音未落,食堂崔老板不知從哪冒出來瞭,接話道:“您放心,我已經把顧師傅聘為終身員工瞭。”咦,這是什麼時候的事兒?
  
  王行健向他拱拱手,說:“最後,我還有個想法,和各位校領導商量。既然顧師傅還保持著老習慣,就說明,像我當年那樣的學生肯定還有!我想捐筆錢出來,成立個‘吃飯基金’。這個基金就由顧師傅掌管,每餐向貧困學生免費提供一籠饅頭、兩盆菜。”
  
  主任聽瞭,大喜過望,這時他才明白,王行建一開始打聽老顧的原因,原來就是為瞭在這“一頓飯”上做文章……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