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天降三億元

  杏子是個平凡的小白領,她長相平平,年過三十還沒有男朋友,日子過得十分乏味。這天,杏子走在下班路上,突然有人向她打招呼:“對不起,這不是奈美子小姐嗎?有澤奈美子小姐?”
  
  顯然,打招呼的認錯人瞭,杏子抬頭打量瞭一下眼前這個陌生男人:隻見他不到四十歲,穿著雅致昂貴的西裝,十分英俊幹練。杏子本想回答:“你認錯人瞭。”但就在一瞬間,她突然覺得,這也許會是一次美妙的邂逅,小說裡的愛情故事不都是這麼開始的嗎?於是杏子沒有否認,反而露出瞭一個曖昧的微笑。
  
  男人臉上也露出瞭笑容:“果然是奈美子小姐呀,這下好瞭,我可放心瞭!方便的話我請您吃晚飯吧,我們邊吃邊聊。”
  
  杏子稍微推托瞭一下就答應瞭。男人把杏子帶到附近的一傢高級餐廳,這種地方是杏子不敢奢望進入的。吃飯時,男人做瞭自我介紹,說他是一名律師,名叫竹田久一郎,他對杏子說:“你當然還不認識我,因為我們是第一次見面,但我看見過你的照片,對你很瞭解。”
  
  杏子一言不發,因為她不知道對方接下來要說什麼。這時,竹田註視著杏子的臉,說:“我受人之托,到處在尋找你。”
  
  杏子奇怪地問:“受人之托?”竹田點點頭,說出瞭事情的原委:
  
  托竹田辦事的是一位老太太,名叫高橋富美,是一名孤老。幾個月前她找到竹田,說自己沒有親人,想把財產留給一個幫助過自己的女人。那是一年前,老太太獨自出門,突然心口疼起來,幸虧一個三十歲左右的女人路過那裡,她把老太太背回傢,還請來瞭醫生。知道老太太是一個人生活,那女人就每天都來看望她。在女人的悉心照顧下,老太太痊愈瞭,因此她想立一份遺囑,把財產都留給這個熱心人。竹田就問老太太,那是個什麼樣的女人,老太太說,隻知道她叫有澤奈美子,還有一張她的照片,請竹田一定要找到她。立完遺囑後不久,老太太就因病去世瞭。
  
  說到這裡,竹田高興地對杏子說:“我手裡隻有一張照片和一個名字,真是找得好辛苦,沒想到今天在街上遇到瞭你,太巧瞭!”
  
  杏子聽到這裡,已經明白瞭,那個救瞭老太太的有澤奈美子一定和自己長得很像,竹田這才會認錯。杏子忍不住問道:“你說遺產……”
  
  竹田點點頭說:“是的,高橋富美留下瞭豐厚的遺產,包括房屋、存款等,總共價值三億元。”
  
  三億元!杏子嚇瞭一跳,這可是一筆巨款啊,竹田似乎沒有看出她的慌亂,微笑著問:“你準備好領取這筆遺產瞭嗎?”
  
  杏子想瞭想,回答說:“這事太突然瞭,我現在腦子裡一片混亂。”
  
  竹田點點頭:“我理解,這不是小數目,是你的同情心幫你贏得瞭這筆財產啊!請你回去準備一下能證明身份的戶籍證明,然後給我電話。”
  
  兩人在飯店門口分手,杏子迷迷糊糊地回瞭傢。到傢後,她忍不住做起億萬富翁的美夢來:隻要把三億元存進銀行,每年的利息就是一筆巨款,是自己年薪的十倍!那時,自己就可以搬去豪華公寓,還可以環遊世界……可是,要實現這美夢有一個最大的障礙,杏子畢竟不是真正的有澤奈美子,沒有戶籍證明,事情遲早會穿幫的。
  
  第二天,杏子沒有去上班,她在傢裡呆呆地想,如果能知道真正的有澤奈美子住在哪裡就好瞭,可以想法搞到她的戶籍證明……正在這時,電話響瞭,是竹田律師打來的。竹田在電話裡說有事要約她見面。
  
  兩人在咖啡館見瞭面,竹田拿出一張報紙,對杏子說:“今天,有個女人拿著這報紙來我的事務所瞭。”
  
  杏子接過來一看,那是一星期前的報紙,報道的標題是“三億元遺產沒有著落”,報道上說:高橋富美因心臟病發去世,她是一位孤老,三億元遺產現在還沒有著落,引起瞭人們的關註雲雲。杏子看完後把報紙還給竹田,竹田說:“今天有個女人拿著報紙來找我,說高橋富美活著時,自己在路邊幫助過她,還照料過她……”
  
  杏子試探著問:“既然她知道這些事,那……”
  
  竹田搖搖頭說:“高橋富美在世時經常和鄰居們講起受到有澤奈美子幫助的事,所以即使有人知道這件事,也並不能說明什麼。”
  
  杏子又問:“那個人也叫有澤奈美子?”
  
  竹田點點頭,說那個人還留下瞭名片,說著把名片遞給杏子。杏子一看,上面果然印著“有澤奈美子”,還有住址信息。竹田說,對方自稱是個設計師,還說明天就可以送戶籍證明來。杏子的心一下子涼瞭,看來這個女人才是真正的有澤奈美子,三億元果然隻是一場夢。
  
  不料竹田說道:“我覺得那個女人是冒充的,同名同姓的人多得很,你不也叫有澤奈美子嗎?再說,高橋富美還給我留瞭照片呢。”說著,竹田從口袋裡掏出一張照片給杏子看。
  
  杏子看瞭一眼照片,立刻驚呆瞭,照片上簡直就是她本人啊!竹田笑著說:“怎麼樣,就是你吧?今天來找我的女人和照片一點也不像,我和她一說照片的事,她就慌瞭,說什麼自己剛做過整容,所以才不像,但又拿不出整容前的照片。相比之下,我相信你才是老人真正要找的人,最遲明天,希望你能把戶籍證明帶來。”
  
  兩人分手後,杏子細細琢磨起來:那張照片上的人和自己一模一樣,隻要弄到戶籍證明,三億元就是自己的瞭……她突然想起,有澤奈美子的那張名片上寫瞭地址,不知不覺,杏子走到瞭那一帶附近。很快,她就找到瞭有澤奈美子的公寓,那是一幢漂亮的樓房,杏子一想到有澤奈美子住在這麼好的公寓裡,卻還想得到三億元,就忍不住火冒三丈。
  
  杏子拿出名片,確認瞭一下房間號,就坐電梯上瞭樓。她也不想把那個女人怎麼樣,隻想看一眼對方的長相。但是她怎麼按門鈴也沒人答應,房間裡卻亮著燈,也許對方正好出去瞭吧。杏子突然想到,自己何不悄悄溜進房間,對方也許已經從區辦事處開瞭戶籍證明,自己找到後偷走不就行瞭嗎?
  
  杏子輕輕推瞭推房門,發現門竟沒有上鎖,她躡手躡腳地走進房間。一進入客廳,她就看見桌子上放著一個信封,信封上印著“區辦事處”的字樣,啊,裡面一定就是戶籍證明。杏子正要伸手去拿,後腦突然被猛擊一下,她昏倒在瞭地毯上。
  
  杏子不記得自己昏倒瞭多長時間,後腦的疼痛使她醒瞭過來,她搖搖晃晃地站起來。這時她才發現,有一個滿身是血的女人躺在自己身邊,女人的身上、地毯上,甚至連杏子的手上都沾滿瞭血!杏子渾身發抖,不知該怎麼辦,隻想趕緊離開這裡。她慌慌張張地走出房間,來到樓道裡,正好有個女房客出門,看到杏子那沾滿血的雙手,發出瞭一聲尖叫。
  
  警察很快趕來瞭,到瞭警署後,杏子說她要找律師,隻要找到竹田律師,就一切都清楚瞭。時間不久,竹田就來到瞭審訊室,杏子松瞭口氣,不料竹田一看到她,就嚴厲地說:“杏子小姐,你幹瞭一件蠢事啊!”
  
  杏子大吃一驚:竹田不是一直將自己當成有澤奈美子嗎?他怎麼會喊自己“杏子”?這時,竹田對著警察講述起事情經過來:
  
  “我是一年前與設計師有澤奈美子認識的,我們正準備結婚。最近,我在酒吧偶然認識瞭這位杏子小姐,我們一起吃過幾頓飯,沒想到她竟然誤解瞭,逼我和她結婚。我說自己有女朋友瞭,杏子小姐卻說我騙她,沒辦法,我隻好把奈美子的地址告訴瞭她,沒想到她竟然會跑去殺瞭奈美子!是我不好,我沒想到急著結婚的老姑娘會這麼偏激……”
  
  杏子聽完臉色蒼白,驚呆瞭,她拼命地向刑警訴說著竹田怎樣在街上喊住自己,還有高橋富美、三億元遺產、照片、戶籍證明……刑警聽後,問竹田有沒有這樣的事,竹田卻一口否認瞭。他說,自己倒是聽說過高橋富美,那是他拒絕瞭杏子的求婚後,杏子拿來一張報紙,上面寫著三億元沒有著落的報道,她說自己會繼承那筆遺產。竹田當時聽瞭就不相信,去調查後果然發現,高橋富美的遺產最後歸國傢所有。
  
  警察聽完點點頭,冷冷地對杏子說:“你還是說實話吧,你胡編出什麼戶籍證明的事,但在有澤奈美子的房間裡,信封裡裝的不是戶籍證明而是結婚申請表。你去見她,是想叫她把竹田讓給你吧?但你遭到瞭拒絕,當你看到結婚申請表時就勃然大怒,用廚房裡的菜刀把有澤奈美子殺瞭。”
  
  杏子就這樣被關進瞭看守所,到瞭這個時候,她才知道自己完全中瞭竹田的圈套。
  
  整件事的起因根本不是什麼遺產,而是竹田被有澤奈美子逼著結婚,但他有其他更好的結婚對象,正拿不定主意時,他看到瞭那三億元無主的報道,由此制定瞭一個計劃,好讓自己殺瞭有澤奈美子也不用承擔責任。竹田的目標是那種生活無聊、貪戀錢財的老姑娘,不出所料,杏子很輕易地就上當瞭。至於那張照片,本來就是杏子的照片,是竹田趁她不註意時用遠焦鏡頭拍攝的。以三億元為誘餌,誘惑杏子去拜訪有澤奈美子,也是竹田精心策劃的。他將奈美子打昏後,把房門打開,等候著杏子這個獵物走進房間……
  
  杏子絕望瞭,她在看守所裡呆瞭三天,沒有人來提審她。第四天中午,杏子才被提瞭出去。接她的刑警不知為何,對她微微笑著。刑警說:“我們已經查明你是清白的瞭。”
  
  杏子已經有些麻木瞭,她沒有感到輕松,隻問瞭一句:“你們查到瞭什麼?”刑警說:“竹田犯瞭一個錯誤。你知道是什麼錯誤嗎?”杏子搖搖頭,刑警說:“其實,我們很重視你的供詞,於是到你說的邂逅地點去調查瞭,那是個繁華地段。最後我們找到兩名女性,她們都證明竹田曾在路上和她們搭訕,問‘這不是有澤奈美子小姐嗎’,這兩位都說他認錯人瞭。你是竹田找的第三個人,所以我們才知道,竹田確實給你下瞭圈套。”
  
  杏子點瞭點頭,突然,她想起一件事,就問刑警:“如果,我是竹田找的第一個人,那會怎麼樣?”
  
  刑警想瞭想,說:“這個嘛,恐怕你會因殺人罪被起訴,可能被判有罪。”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