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好運貴人

  好運貴人
  
  這段時間我走瞭黴運,本來局長有意提拔我做辦公室主任,可等到宣佈那天,卻莫名其妙地換成瞭別人。
  
  我的心情灰暗到瞭極點,下班後百無聊賴地在大街上閑逛,突然,一個人拉住瞭我的衣角。我回頭一看,是個擺攤算命的。他一臉沉重地說:“這位先生,你最近黴運當頭,不妨算一卦破破晦氣。”我本不信這些,但剛好被說中瞭心事,就停住瞭腳步。算命的煞有介事地掐掐算算一番,對我說,依卦象而言,我應該往南而行,在南方我會遇到一個好運當頭的貴人,他賜我一句金玉良言,方可改黴運為好運。
  
  我聽瞭就想,很快就是國慶長假,出去走走也好,真的遇上瞭貴人最好,不然就當旅遊散心。於是,我報名參加瞭一個南下的旅遊團,到日子就出發瞭。
  
  幾天的行程一眨眼就過去瞭,我卻連貴人的影子也沒看見。回程的大巴上,其他遊客都說說笑笑,我懶得參與,就低頭打瞌睡。這時,有個遊客在手機報上看到一則新聞,說一個打工仔花兩塊錢買彩票,中瞭個百萬元大獎,運氣真是太好瞭。大傢聽瞭,就議論起來。
  
  坐在我身邊的是個大腹便便的中年人,姓張,他聽大傢議論得熱鬧,突然用胳膊捅瞭捅我,問:“小蔣,你說說,這車上到底誰的運氣最好?”
  
  我翻翻白眼,心想:誰運氣好我不知道,要說運氣差,大概就非我莫屬瞭。老張見我不說話,突然沒頭沒腦地問瞭一句:“你是第一次來這裡玩吧?”
  
  我茫然地點瞭點頭,不明白老張啥意思,就反問道:“難道你不是第一次?”老張有些得意地說:“今年我這是第三次來瞭。”
  
  我吃驚地問:“三次?”
  
  老張笑瞭笑說:“要是自己花錢,誰也不會一年去同一個地方玩三次,但咱不是沒花錢嗎?這個旅遊團跟一個白酒品牌合作,搞抽獎旅遊活動,這不,我都第三次中獎瞭,白吃白玩,你說我這運氣算不算好?”
  
  我連連點頭,突然靈光一閃,看來這車上運氣最好的,就是坐在我身邊的老張啊!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工夫,難不成老張就是我一直尋找的好運貴人?那麼,他的金玉良言又會是什麼呢?想到這裡,我試探著問:“老張,你的運氣可真是不錯,我能不能請教一下,你的好運到底是怎麼來的呢?”
  
  不料老張擺瞭擺手,故作神秘道:“天機不可泄露!”
  
  老張這話太抽象瞭,難道這就是貴人給的金玉良言?我不甘心,還想再和老張聊點什麼,可老張說完那句話,就閉目養起神來。轉眼,大巴車到站,老張一下車,就被一輛轎車接走瞭。
  
  我嘆瞭口氣,也拿起行李,下車前我回頭想看看座位上落下什麼沒有,突然發現老張的手機忘在座位上瞭。我剛想把手機交給導遊,可轉念一想:哈,好你個老張,和我賣關子,這下不愁你不說清楚。於是我帶著手機離開旅遊團,不出所料,不一會兒,手機就響瞭起來。
  
  老張知道手機在我這裡,頓時放心瞭,我這回留瞭個心眼,打著哈哈說:“老張,手機回頭我給你親自送過來,但是你一定要告訴我,你一年連著中三次大獎,到底是怎麼回事,你的運氣為啥那麼好?”
  
  老張聽瞭我的話,在電話那頭哈哈大笑起來:“你小子,還惦記著這事呢?這樣吧,咱倆也算有緣,你把手機送過來也行,正好到瞭飯點兒,我請你吃飯,順便告訴你答案。”
  
  老張告訴我他在哪裡,我打瞭輛車就過去瞭。下車一看,老張正在一傢裝潢一新的飯店門口等著呢。我把手機還給瞭老張,老張不由分說就拉著我進瞭飯店。
  
  我跟著老張走進包廂一看,酒菜早已備齊,桌子周圍已經坐瞭七八個陪客,其中一個笑著對老張說:“張主任,我們這兒等著給你接風呢!”老張大手一揮,端起酒杯說:“來,老規矩,咱先喝完這杯再說。”說罷一飲而盡。
  
  這頓飯我真是大開眼界,見識瞭什麼是真正的豪飲。酒席才到一半,一箱白酒已經喝完瞭,酒桌上七零八落地扔著好幾張從酒盒上撕下來的兌獎券。老張噴著酒氣,拿起一張兌獎券,對我說:“小蔣啊,看見瞭沒有?我中的獎,都是我們為瞭談成生意,這樣拼命喝出來的呀。其實啊,運氣都是假的,還是要靠自己努力啊!要不,你也喝一個?”
  
  看著醉態百出、卻還在鬥酒的眾人,我猛然醒悟:上回飯局,局長讓我代酒,我喝瞭一杯,覺得胃裡難受,就偷偷地溜走瞭。難道,這就是我沒能當上辦公室主任的原因?
  
  世上不存在好運氣,要靠自己努力,真是好一句“貴人良言”啊!看著老張那醉得通紅的臉,我猛地端起一大杯酒灌瞭下去,卻分明感到瞭一股濃濃的苦澀……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