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替父親延壽

  生老病死是自然界的法則,如果有一天,這條法則被打破,生命可以被任意縮減或者延長,那麼……
  
  李四在城裡工作,那天他剛吃完早飯就接到電話,說他父親李老爹昏倒在村裡,現在已被送到城裡的醫院瞭。
  
  李四心急火燎地趕到醫院,醫生告訴他,李老爹得瞭不治之癥,最多隻能再活一個月。
  
  李四一聽頭腦一片空白,看著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父親,他忍不住哭出聲來。李四母親死得早,是父親一手把他拉扯長大。李四曾發誓,要出人頭地回報父親。誰想到,今年他才成立一傢小公司,還未來得及回報,李老爹就將離開人世。
  
  李四一邊哭,一邊大罵老天不開眼,罵著罵著,就看見一個頭上閃著光環的天使站在他面前。
  
  天使遞給他一個本子說:“這是加減壽命的本子,你可以把一個人的壽命減掉,加在另一個人的身上。隻是……”李四大喜,不等天使說完,就搶過本子跑瞭。
  
  等李四回過神來,人已在傢中,手裡緊拽著一個本子。本子的封面寫著五個字:加減壽命本。他打開一看,裡面是一張張空白的表格,可以任意填寫減壽人和加壽人的姓名。
  
  這時,醫院又打來電話,告訴李四,說李老爹搶救無效,心臟已經停止跳動。
  
  李四悲痛萬分,他突然想到瞭手中那本奇怪的本子。死馬當作活馬醫!隻要能救父親的命,他什麼都願意做!
  
  李四想瞭想,就在減壽人姓名一欄填上趙肥的名字。趙肥是李四的老同學,此人混跡官場,吃喝嫖賭,貪污瞭不少錢卻仍逍遙法外,叫這等惡人讓出兩年壽命給父親,也不算過分!
  
  很快,奇跡竟真的出現瞭。電話裡傳來護士的驚呼聲:“病人又有心跳瞭!”
  
  待李四急匆匆趕到醫院,李老爹竟緩緩張開雙眼又活過來瞭。
  
  更讓醫生目瞪口眼的是,幾天後,醫生為李老爹檢查,發現李老爹的不治之癥消失瞭。醫生詫異得直搖頭,而李四卻心知肚明,這是趙肥的壽命,他活得好好的,也沒有什麼不治之癥。
  
  過瞭一個多星期,李老爹覺得小解不順暢,而且疼痛不已。經過檢查,李老爹得瞭糖尿病。李老爹不解地問兒子:“我從來沒有這個病的,怎麼說得就得瞭呢?”
  
  李四想起趙肥患有糖尿病,心裡就打瞭個哆嗦,打著哈哈說:“大難不死必有後福。沒事,咱有病治病。”
  
  李四沒想到,讓他更煩心的事還在後頭呢。那天,李四剛到醫院,一個漂亮的小護士就哭著告狀,說李老爹竟趁人不備摸瞭她的屁股。
  
  李四起初不相信,可看到父親垂著腦袋懊悔的模樣,再看看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小護士,李四不得不相信。他氣急敗壞地問:“爸,你這是做啥呀?”
  
  李老爹像做錯事被抓到的小孩,身子不住地顫抖,吶吶地說:“我……我……”
  
  李四好言勸走護士,攙著父親出去透風,一邊走,一邊問:“爸,實話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李老爹抬起頭,兩眼茫然地回答:“兒啊,我也不知道咋瞭,看到這漂亮護士,手就不聽使喚摸上去瞭。我、我都不知道……”
  
  李四知道:父親絕不是好色不知輕重之人,可這……李四剛想說什麼,走廊對面走來一位美女,隻見李老爹的眼睛立刻放出光來,不光直勾勾地看著人傢,手腳也似乎要有所行動,嚇得李四趕緊抓住父親的手。這時,李老爹似乎又恢復瞭正常,滿眼的痛苦和羞澀。
  
  實際上,李四更痛苦。此刻他心裡已經明白瞭,趙肥不僅給父親加瞭壽命,還連帶把毛病和惡習也一並加瞭過來。趙肥好色,這誰都知道啊!可憐的父親,雖然壽命是延長瞭,但今後恐怕要一直活在旁人的鄙視裡瞭。
  
  李老爹看著來來去去的人交頭接耳,指指點點,他羞得老臉通紅。他覺得無法承受,哭著說:“兒啊,我不住院瞭,咱回傢。我這手、這眼,中邪瞭,不聽使喚。看見漂亮人兒就中邪瞭……”
  
  李四一時也束手無策,隻好給父親辦理瞭出院手續。
  
  李老爹住進瞭李四傢,但一個人不可能與社會隔絕,李老爹哪怕出去散步,隻要有漂亮女人出現,他的眼睛就不由自主地盯著人傢,一時間他嚇得門都不敢出瞭。老人傢深受打擊,加上糖尿病的折磨,整個人迅速消瘦下來。
  
  李四覺得這樣下去不行,他想把趙肥的壽命還回去,再找個人代替。李四也不敢再找個惡人,哪個惡人沒些惡習呢?李四也是嚇怕瞭。
  
  眼見父親日益消沉,為瞭父親,李四決定找個健康的、人品又不錯的人來給父親加壽命。思來想去,他挑上瞭在小區看門的王大叔。王大叔四十來歲,身體健壯樂於助人,小區居民對王大叔評價不錯,而且他也無不良嗜好。
  
  可每回李四想把王大叔寫在減壽人一欄時,又總下不瞭筆,心中充滿瞭矛盾和掙紮。
  
  這天,李四狠下心來,今天就減去王大叔的壽命。於是,他去超市買瞭很多補品和水果,編好理由要送給王大叔。當他提著大包小包,回到小區的時候,恰巧王大叔下班回傢,身邊跟著一個中年婦女和一個十一二歲的男孩。李四認得他們,是王大叔的老婆和兒子。
  
  王大叔一傢有說有笑地走過來。隻見王大叔笑著問:“兒子,今天你生日,想要什麼禮物,爸爸送給你。”
  
  “爸,傢裡就您一個人掙錢養傢。我不要什麼禮物,我隻要爸爸媽媽健康長壽!”男孩稚嫩的聲音傳過來,李四聽著渾身一震,哪個人不希望自己的父母健康長壽?我怎麼能去奪人傢的壽命呢!
  
  李四丟魂似的回到傢,打開房門,見父親正呆坐在客廳裡流淚。看到李四,李老爹說:“兒啊!我真是生不如死啊!我丟光瞭李傢的臉,將來怎麼去見你娘啊?兒啊,我……我真不想活瞭!”
  
  李四一把抱住父親,強忍淚水,安慰道:“爸,您別擔心。我都查過瞭。您得的是一種神經不受控制的病,我已經聯系好醫生,明天就能拿到藥,一吃就好瞭。”
  
  “真的?”
  
  李四言之鑿鑿地說:“是真的。這是一種罕見的病。正好,有個朋友認識一個名醫,治過這號病。您就放一百個心吧。”
  
  李老爹聽瞭,這才露出久違的笑容。
  
  又過瞭一會兒,李四回到房間打開加減壽命本,手猶如千斤重落不下一個字,他腦海裡都是王大叔一傢幸福的臉。突然,他下瞭一個決心,要把自己的壽命加給父親,趙肥的他如數歸還。父親的恩情,又如何能用壽命來衡量呢?想到這,李四堅定地在減壽人一欄寫下自己的名字。
  
  這時候,天使又出現瞭。他說:“你確定要這麼做?”
  
  李四點點頭,堅定地說:“是的,為瞭父親,我願意。”
  
  天使微微一笑,說:“念你一片孝心,現在我就延長你父親的壽命,同時你也不需要減壽瞭。”說完,天使消失瞭,加減壽命本也一並消失瞭……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