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一個妻子被偷的男人

  用手指輕輕一推,院門就開瞭。從院門到房門隻有幾步。街角路燈的光亮被鄰傢的樹木遮住瞭,照不到這裡。他在黑暗中蹲下來對付門鎖。這是潛入人傢時最緊張的時刻,說不定哪裡有雙眼睛正在看著呢。他背上直冒冷汗。
  
  這個門鎖不好對付。一般的門鎖用工具輕輕捅兩三下,就能找到門道,再加把勁就能打開,但今天鼓搗瞭半天也打不開。他與門鎖糾纏瞭好一會兒,突然笑瞭,原來這門鎖是壞的,根本就沒鎖上。
  
  根據他掌握的情況,這個時間主人是不會回來的,不過,也說不定。他小心翼翼地走瞭進去,突然踩著一個硬邦邦的東西,差點摔倒。他急忙屏住氣,好在黑乎乎的屋子裡一點動靜也沒有。
  
  他拿出手電照瞭照腳下,原來是一隻黑色高跟鞋。再一看,地上到處扔著鞋。他想,為瞭逃跑時方便,應該把這些鞋歸攏一下,於是他把地上的鞋擺成瞭一排,大概有十幾雙。
  
  臥室裡更是一塌糊塗。床上攤著打開的報紙,暖爐上放著用過的碗筷,煙灰缸裡堆滿瞭煙頭,還有單隻的襪子、黑乎乎的枕頭、吃剩的蘋果、殘缺不全的衣架……
  
  他想,為瞭盡快找到偷竊目標,應該先整理一下,於是就匆匆忙忙幹瞭起來。他把碗筷送到廚房,發現水池子臟得叫人惡心,不能不洗一洗。他把枕套、襪子、襯衫扔進洗衣機,把澡盆裡不知積瞭多久的水排掉,又把堆滿雜物的桌子清理瞭一番。最後,他連偷東西的時間也沒有瞭。在擦得幹幹凈凈的桌子上,他怒氣沖沖地留下一張字條:
  
  好好整理一下,臟得讓我連偷東西的情緒都沒有瞭!——小偷
  
  第二天,他裝做若無其事的樣子從那傢門前走過,發現那傢的信箱上貼著一張字條:
  
  感謝你的清掃,歡迎常來。
  
  ——一個妻子被偷的男人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