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三請大廚

  絕養
  
  明朝末年,方城有個方員外,仗著叔父是個總督,就在方圓百裡巧取豪奪,富甲一方。他這人有個嗜好,就是愛吃,天上飛的地上跑的水裡遊的,他巴不得吃個遍。方府上光是廚子就二十來個。
  
  可這些天,方府上上下下的廚子使出渾身解數,方員外卻怎麼也提不起胃口來。原來前兩天方員外進山打獵,遇見高人瞭。此人自稱姓簡,說是為瞭躲避仇傢追殺,才舉傢搬到深山裡住下。那天簡大廚見有貴客,端上一盤紅燒豬肘,說是獨門絕活。方員外雖瞧不上這普普通通的豬肘,卻礙於情面,隻得夾起一塊塞進嘴裡。哪知豬肘一進嘴裡,方員外立即愣瞭,繼而閉上眼睛,細細品味,滿臉陶醉,連連誇絕。當晚,那一盤豬肘,方員外足足吃瞭半個時辰。
  
  解鈴還須系鈴人。管傢請瞭方員外的令,趕緊進山高價請簡大廚出山。那簡大廚也不扭捏,趕瞭幾頭豬欣然來到方府。從此,方員外日日都能變著法兒吃上這簡氏豬肘。有一天,他便趁機打聽其中奧妙。簡大廚大方地答道:“關鍵就在養豬的法子上。”說罷,就帶著方員外來到廚房邊的豬圈,指著圈裡的豬說:“這些可都不是傢豬,而是傢豬和野豬雜交的小豬,肉質鮮而細嫩。”說完又指著料槽裡的東西道,“再看這飼料,是用上等大米釀造成酒糟,加上靈芝、當歸、野參等名貴中草藥配制而成,這種飼料喂養出的豬,鮮而不腥,肥而不膩。”方員外聽瞭連連點頭,心裡卻打起小算盤來。自己既然已經知道其中奧妙,何苦再花高價伺候眼前這位呢?所以,沒幾天,方員外就找瞭個借口,把簡大廚打發走瞭。從此,方員外圈瞭塊地,讓下人好吃好喝伺候瞭一圈豬,可這道豬肘經府裡的廚子一做,味道仍不如簡大廚的十分之一。
  
  絕殺
  
  正當他懊惱之際,他叔父方總督命人送話給他,清明要回傢掃墓,命他好好準備。方員外聽瞭喜不自勝,早早安排妥當,唯有飲食,他思來想去,還是覺得簡大廚的豬肘定能討叔父的歡心。無奈,他隻好親自拎著厚禮進山,求簡大廚再次出山。
  
  這簡大廚倒也爽快,隻要價錢出得夠高,他是走得瀟灑,來得輕松。趁此機會,方員外又問起秘訣來。簡大廚看著圈裡的豬說:“野豬配的種當然不能圈著養。我傢的幾十頭豬便是放養在後山的。”見方員外信服地點點頭,簡大廚又得意地說,“不光是要會養,還要會殺,你來看我如何殺豬。”
  
  隻見他趕瞭一頭豬進圈,手持一根棍棒攆著豬跑。豬一停下,他就一棍子打在豬屁股上,豬隻得負疼再跑,如此循環往復,直到豬累得口吐白沫趴在地上,不再動彈。簡大廚這才扔掉棍棒,瞭結瞭它的性命,讓徒弟燙毛開膛破肚。一切收拾妥當後,簡大廚才說:“這樣殺的豬,所有精血全累積在腿上,肉質最好。”方員外連連點頭默記在心。
  
  總算到瞭方總督回鄉掃墓的那天,方員外在府上設傢宴宴請方總督。簡大廚也不負眾望,上瞭一道壓軸菜—“醉香豬肘”,菜上桌後,簡大廚往豬肘上倒上酒,又取出打火石一擦,一股藍色的火苗“騰”的躥起,頓時,一股醉人的肉香飄散滿屋。
  
  此時,方總督挑起一點豬肘,往嘴裡一咂吧,不由眉毛一挑,把筷子往桌上重重一放,把方員外嚇得一驚,以為不合方總督的口味。誰知方總督兩掌一合,嘆道:“我走南闖北,豬肘也吃過不少,就數今天的味道最好,不油不膩,醇厚鮮美,叫人齒頰生香,正是此味隻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嘗!”於是,叔侄二人頻頻舉杯,一時間歡聲舉座,笑語滿堂。
  
  送走瞭方總督,方員外又打起瞭小算盤,他已知道這豬是怎麼殺的,似乎簡大廚又多餘瞭,於是他再次辭退瞭簡大廚。可和上次的情形一樣,自己做的豬肘味道還是差那麼一點點,說不清道不明的一點點,猶如畫龍未點睛,缺少靈氣。
  
  方員外猜想簡大廚留瞭一手,至於是什麼,他絞盡腦汁也想不出。
  
  絕料
  
  轉眼到瞭大雪紛飛時,方總督忽然捎話來,宮裡的陳公公要來方員外府上遊玩,叫方員外準備豬肘宴。
  
  這陳公公是皇宮裡的太監總管,皇上身邊的紅人,最能呼風喚雨。五年前遭到左都禦史劉大人的彈劾,他竟以莫須有的罪名假傳聖旨殺瞭劉大人全傢,百官迫於他的淫威,敢怒不敢言。這方總督是個見風使舵的人,平時極力巴結陳公公,兩人私交不錯。剛好陳公公又極愛吃豬肘,方總督便極力推薦簡大廚的秘制豬肘,攛掇陳公公去方員外傢一遊。陳公公就約瞭方總督在冬至吃豬肘。
  
  此時,離開冬至已然不遠瞭,可是自傢做的豬肘味道欠點火候,情急之中,方員外又想到瞭簡大廚。這次簡大廚可是高低不從,但後來聽說是宴請陳公公,就提瞭個條件,宴後要面見陳公公,由方員外提個話頭。
  
  方員外不解地問:“你一個鄉野村民又不做官,見陳公公有什麼用?”簡大廚卻道:“我一個山野村夫,一輩子也見不到皇上,可我聽說這陳公公是皇上身邊的大紅人,見見皇上身邊的人也不枉為人一世啊。”方員外哈哈大笑道:“隻要你讓他吃得高興,我包你見到他,不過我也有個條件,你必須告訴我,那豬肘的配料你是不是留瞭一手?”二人就這麼說定,簡大廚見到陳公公之日,便是他抖出秘方之時。
  
  冬至這天,陳公公和方總督乘著兩頂暖轎來到方府,方員外恭恭敬敬地把他們迎進大廳。寒暄茶罷,酒菜上席。陳公公一看,呵!竟是滿滿一桌豬肘:蒜泥肘肉,酸辣肘子,醬肘花,鹵肘子,醉香豬肘,紅燜肘子,燕窩燉肘子,東坡肘子,就連湯也是肘子人參湯……他不由喜笑顏開,擊掌大笑道:“好一個肘子宴,老夫要開懷暢飲、大快朵頤瞭。”
  
  陳公公喝著溫酒,依次品嘗,贊不絕口。罷瞭,他不禁長嘆:“老夫吃瞭一輩子肘子,今日算開瞭眼界,這個廚子必定不同凡響。”方員外便趁機引薦,陳公公一聽來瞭興致,隨即便命人領瞭簡大廚進屋。
  
  待那簡大廚請瞭安,陳公公便問他姓誰名誰。簡大廚回說姓劉。此刻,方員外和方總督一驚,不是姓簡嗎?怎麼姓劉瞭?隻聽簡大廚又開口道:“公公還記得五年前被你殺的左都禦史劉大人吧?我就是他的小兒子劉書智,今日取你的狗命來瞭!”說完,劉書智從圍裙裡一抽一抖,一把軟劍在他手上霎時堅硬如鋼。隻見他將劍往前一送,直透陳公公胸腹,那閹人頓時斃命。侍衛們這才緩過神來,上前按住瞭劉書智。隻聽劉書智仰天大叫“爹娘,智兒為你們報瞭仇瞭!”
  
  原來左都禦史劉大人被殺時,他的小兒子劉書智正好在武當山拜師學劍,逃過一劫。劉書智從此隱姓埋名,好容易才打聽到陳公公愛吃豬肘,便決意從豬肘入手,君子報仇,十年不晚。他先師從名廚,後又得高人指點,鉆研烹飪之道。隨後,才有瞭所謂深山偶遇方員外、半推半就獻秘方的一幕一幕。原來,這一切都在他劉書智的計劃之中。
  
  絕命
  
  再說這陳公公死在方員外府中,方員外脫不瞭幹系,好在抓住瞭兇手劉書智,方員外上下打點花瞭幾萬兩銀子,加上方總督上表申訴、四處求情才瞭結此事。可這方員外還是不死心,因為劉書智還沒告訴他豬肘裡少瞭什麼配料。屢試屢敗之後,方員外嘆瞭口氣,看來隻有去問劉書智瞭。
  
  待到劉書智開刀問斬的那一天,方員外上下打點一番,做瞭一道“醉香豬肘”送他上路。那劉書智大口喝酒大口吃肉,見他酒足飯飽,方員外便湊近小聲說:“你不能食言,得告訴我少一道什麼佐料?”
  
  劉書智哼哼一笑,不屑地說:“告訴你你也弄不到,那可是天山紅頂冰蟾的血。”見方員外一臉愕然,他接著說,“凡是動物的肉,實際都有些腥毒,要去這腥毒,唯有天山紅頂冰蟾的血。上天有眼,前些年我和師父到天山習劍,機緣巧合,抓瞭隻天山紅頂冰蟾,取瞭一小瓶血。”
  
  方員外聽瞭愣瞭半晌,滿臉遺憾道:“可惜,天山紅頂冰蟾是天山冰蟾的絕品,長在天山山頂極寒地方,可遇不可求,看來我再也吃不到這種美味的豬肘瞭。”
  
  劉書智卻正色說:“我是為瞭殺奸臣報仇雪恨,才苦心鉆研烹調之術,你卻不該貪圖享受。你想想,你和你的叔父如不是貪吃,能為我利用嗎?陳公公如不是貪吃,能死在我手裡嗎?你難道還不警醒?”說罷哈哈大笑,轉身向刑場走去。
  
  方員外聽瞭臉紅一陣白一陣,呆站在那裡許久許久。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