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法律故事] 這次工傷誰負責

  住在平安小區的李菲和老公開瞭一個小廠。在處理廠務時,兩人經常發生分歧。這回,上面貫徹《社會保險法》,老公就說要給員工買保險,可李菲堅決不同意,說著說著,兩人就吵起來。吵到最後,老公說:“你行,你來管,我出國去溜達溜達。”
  
  李菲毫不客氣地說:“正好,免得你礙手礙腳。”
  
  老公走瞭,李菲開始大顯身手。可是不久,廠裡就出瞭事,員工毛虎在稀釋硫酸時,燒壞瞭眼睛。
  
  李菲領著毛虎到小診所用蒸餾水洗瞭洗,滴瞭眼藥水,蒙瞭兩塊白紗佈就算完事。哪裡料到,第二天,毛虎的父親就帶著七姑八舅一行十多人,氣勢洶洶地上門討說法來瞭。
  
  李菲胸有成竹,不慌不忙拿出瞭毛虎的工資單。
  
  毛虎的父親接過一看,工資單上除瞭寫明工資金額外,還註明:以上金額,含五險一金,由本人領取後向相關部門交納,工廠不再負擔任何責任。單子最後是領款人毛虎的簽字。
  
  毛虎的父親被難住瞭,但他仍堅持說:“在你廠裡出的事,你就得負責!”
  
  也有親戚懂點法,堅持說工傷保險,個人不能代交。
  
  李菲被糾纏得無法脫身,隻好答應他們提出的要求:1、不管是否交納工傷保險,工廠要認定工傷;2、不管責任由誰承擔,要進行傷殘鑒定。
  
  後來,經醫院認定,毛虎的雙眼矯正視力均小於0。1,傷殘級別在四級和五級之間。
  
  四級和五級的賠償金不同,李菲就想把級別定低一些,工廠少付些錢。她托關系,最終如願以償把毛虎的傷殘級別定成瞭五級。
  
  不久,老公回來瞭,問起工廠情況,李菲就把毛虎的事說瞭,最後她還不忘自我吹噓瞭一番,說自己如何努力,把四級傷殘定成瞭五級,為廠裡節約不少費用。
  
  老公一聽就急瞭,抱怨說:“胡鬧!員工的工傷險,我買瞭一年。”
  
  “真的?”李菲高興得手舞足蹈,“這下,毛虎的工傷應該由保險公司承擔瞭。”突然,她不笑瞭,狐疑地問,“但你哪來的錢?”
  
  老公隻好如實供述:“老婆,對不起,我騙瞭你。我沒出國旅遊,而是用旅遊的錢替員工買瞭保險。”
  
  不管怎麼說,這不是壞事,李菲顧不得埋怨,趕忙拿好相關資料,來到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她準備把毛虎的保險金領出來。
  
  但是,沒想到,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局的同志告訴李菲:《社會保險法》第三十八條和第三十九條規定:一至四級傷殘職工按月領取的傷殘津貼,由國傢從工傷保險基金中支付;五級六級傷殘職工按月領取的傷殘津貼,由用人單位支付。這也就是說,毛虎的傷殘津貼仍由企業自己支付。
  
  李菲傻眼瞭,心說:花瞭那麼大代價,將毛虎的傷殘降低到五級,誰知是這樣的結局,我這不是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嘛!
  
  律師點評:《這次工傷誰負責》故事主要涉及三個法律方面問題:根據法律規定,其一,用人單位以免除自己的法定責任而排除勞動者權利的條款屬無效條款;其二,受傷職工如對事故鑒定結論不服,可在收到該鑒定結論之日起15日內依法再次申請鑒定;其三,四級傷殘津貼和五級傷殘津貼承擔主體不一樣,前者在工傷保險基金中支付,後者由用人單位支付。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