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ss "Enter" to skip to content

換位

  換出誤會
  
  杜林是個司機,給市化工機械供應處的一把手童主任開車。
  
  童主任最近剛拿到駕照,特別有開車的癮。隻要有機會,他便會和杜林交換位置,自己來開車。
  
  這天,杜林開車送主任去參加一個宴會,是上邊來瞭幾個重量級領導,還有科研所、大專院校的專傢等,來本市考查大型項目。市裡很重視,在星級賓館宴請,要求各單位一把手參加,營造氣氛。
  
  雖然隻有區區幾公裡,但童主任也不放過練車機會。一上車,他又和杜林互換瞭,還開玩笑說:“我這司機開車水平如何?領導滿意嗎?”
  
  杜林蹺起大拇指,連說:“技術一流。”
  
  一般情況下,童主任會在到達目的地前,把位置換回來,畢竟得註意身份嘛。但今天他一高興,就沒換回來,而是一直將車開到瞭酒店門口。
  
  人還沒下車,一個接待人員就迎上來。他見童主任坐在駕駛座上,旁邊載著一個胖胖的杜林,兩人有說有笑,便認定杜林起碼是個廳級的領導。於是接待人員恭敬地為杜林打開車門,要引著他走。
  
  杜林以為這人專門負責接待司機,就說:“稍等。”然後他停下腳步,想去把車停好再走。
  
  童主任則以為杜林遇上瞭熟人,就說:“你們走吧,車我來放。”杜林就隨接待人員走瞭。童主任停好瞭車,自己去瞭處級領導們坐的房間。
  
  把杜林認作大領導的接待人員引導著杜林七拐八拐,最後進瞭市領導在的主宴會廳裡。此時,宴會已經開始,亂哄哄的。
  
  接待人員笑著對杜林說:“領導吃好喝好,有什麼事找我,我就在門口。”對於稱他領導,杜林也沒覺得奇怪,他常隨主任下基層,到瞭下邊,跟領導來的人都是領導。
  
  杜林點點頭便坐下瞭,看看都不認識,他也不多話,坐下就吃。這是他當司機養成的習慣,進餐廳三快:快坐、快吃、快喝。這樣填飽瞭肚子,收拾好車等領導。吃得差不多的時候,他抬頭再細看,吃瞭一驚:周圍看派頭都是些級別不低的領導。再往中間一看,可不是嘛,市領導在陪客。
  
  杜林知道可能有誤會,顧不上抹嘴,站起身就走,但到門口就被人攔下,攔他的是剛才那位接待人員,他說:“領導您怎麼出去?廳裡有洗手間呀。”
  
  杜林趕緊說:“我得走,我坐錯地方瞭,我可是司機。”
  
  接待人員忙說:“我知道您是司級,所以才領您來這裡,這裡就是專門招待領導的地方。”
  
  杜林比劃著開車的動作,說自己是開車的司機,但接待人員是個死腦筋,還是糾纏不清。
  
  杜林見脫不瞭身,隻好又退瞭回去,但退回去沒多大一會兒,就又跑出來瞭,原因是市領導開始給貴賓敬酒瞭。他怕敬到自己時沒法收拾。所以還是要走。但他剛到門口又被攔住瞭:“領導怎麼又出來瞭?處級領導們馬上要來敬酒呢!”
  
  處級領導要來敬酒?杜林聽瞭一喜,心想:童主任一來,我就有救瞭。所以,他就又回去瞭。好在他這來回一跑,將市裡領導敬酒給躲過去瞭。可是,處級領導來瞭幾批,就是不見童主任的面,他心裡默默禱告:主任你快來吧,人傢都來敬瞭,你怎麼不來敬酒呢?但他哪裡知道,童主任在那邊喝酒時,遇到瞭兩個對手,被幹趴下瞭,沒法來瞭。
  
  換出問題
  
  杜林見救兵久等不到,隻好自救,他往面前的大杯裡倒滿瞭礦泉水,誰來敬他就喝這。
  
  杜林好不容易熬到宴會進入尾聲,就要脫身之際,卻遇到麻煩瞭:公安局長來敬酒瞭。公安局長走到他面前時,大著舌頭說:“領、領導,你怎麼喝假酒啊?”
  
  杜林一驚,正不知所措,局長指著他的酒杯說:“這杯裡的不是酒,是水啊。不行,來到我們這裡就得喝真的。”說著,他“嘩啦”一聲潑掉瞭杜林杯裡的水,倒滿瞭一大杯白酒,說,“我代表全市公安系統歡迎領導光臨,請您喝、喝瞭這杯……”
  
  杜林推脫道:“我、我是司……實在是不能喝。”
  
  局長卻說:“再不喝,我就給您跪下瞭哦。”說著腿就朝前彎瞭下去。
  
  杜林忙說:“別、別,我喝。”說著把那杯酒喝瞭下去,辣得直咧嘴。
  
  杜林這一喝,更大的麻煩來瞭,剛才敬他酒他沒喝的,都又轉回來瞭,說:“領、領導,你、你不能厚此薄彼哦,他敬的酒你喝,我敬的酒,你為啥不喝?”
  
  杜林糾纏不過,隻好象征性地喝瞭好幾個半杯。作為司機,他本是滴酒不沾的,這幾杯酒一落肚,不一會兒他就迷糊瞭。
  
  宴會結束,貴賓們被領到會議室,邊喝茶醒酒,邊準備加班把考察結果搞出來。因為已經迷糊,杜林也鬼使神差地跟瞭來。這些人都來自不同單位,大傢並不熟悉,加上剛喝瞭不少烈酒,所以沒有一個人懷疑杜林的來歷,不但不懷疑,還頻頻征取他意見。如談到環保問題時,旁邊的人就對他說:“兄弟,你別光顧喝茶,也得發表高見哦。”
  
  杜林便拉長聲調,說瞭聲:“好—”
  
  自此,每討論一個分項,杜林就說一聲:“好—”這“好”那“好”他一口氣說瞭九個“好”之後,舉手表決的時候也到瞭。
  
  杜林尿急,他迷迷糊糊地進瞭衛生間,在衛生間裡,他從窗口往下看瞭看,十八九層高,跳下去肯定是粉身碎骨。這時有人進來瞭,他一看,是本市的主要領導。主要領導來幹什麼?來動員他投本市的贊成票。就在他進廁所的這一會兒,剛才的結論是:七人贊成將項目定於他們市,七人贊成另外一個考察過的市。杜林這一票將是決定性的一票。
  
  換出好事
  
  聽到這情況,杜林心想:我總不能吃裡扒外當李鴻章吧?於是,他義無返顧地回到瞭會議室,投上瞭最關鍵的一票。本市成功瞭,在場的市領導們都把感激的目光投向杜林。
  
  此時杜林一個激靈,有點清醒過來。心說:我闖禍瞭!於是,他趕緊瞅個機會,逃瞭出來。他也沒忘記童主任,四下尋找,找到爛醉如泥的主任,送他回瞭傢,然後開車回單位。
  
  在回單位的路上,杜林讓交警給攔瞭下來。他減速靠邊停下。
  
  那個交警比杜林還胖,隻見他慢慢悠悠地走過來,先“啪”的一聲朝杜林敬瞭個禮。
  
  杜林暗叫一聲:“壞瞭,要出事。”司機們有一句俗話,叫作:不怕山高路遠,就怕交警手搭帽簷;不怕拋錨車病,就怕警察來把禮敬。挨警察敬禮,那十有八九是要付出代價的。
  
  交警打量著杜林,說:“你這車開得歪歪扭扭,是不是喝酒瞭?”
  
  杜林忙說:“沒、沒有,我平時滴酒不沾的。”
  
  交警晃晃手中的酒精測試儀說:“喝沒喝酒,你說瞭不算,得讓它說。”說完就測,測完他說,“酒精濃度這麼高,還說沒喝酒?把車鑰匙交瞭,跟我走!”杜林隻好跟著走,在拘留所暫時“安營紮寨”。
  
  幾天之後,考察團走瞭,幾百萬項目資金到位。喝水不忘掘井人,市裡決定派人分赴各地,對幫過大忙的人,重重表示謝意。當然,主要領導念念不忘的,是投最後那關鍵一票的貴人。然而,奇怪的事情出現,其他人都有姓名有地址,但投關鍵票的那位卻毫無音訊。市領導指示:挖地三尺,也一定要找到,重謝!
  
  有人就把宴會、投票等過程的監控攝像調出來查看,但大傢看完錄像也是大眼瞪小眼,沒人能說得出這位“恩人”的來歷。
  
  正在眾人一籌莫展之際,轉機出現瞭:一天,一個單位的頭頭來辦公室辦事,隨便看瞭一眼正放著的錄像,說:“這人我認識,是市化工機械供應處童主任的司機,叫杜林。”
  
  大傢都不信:這怎麼可能呢?但既然有線索,就查一查。於是,他們就給童主任打電話,問他的司機杜林在哪裡。
  
  童主任說,在拘留所關著,都關瞭一星期瞭。大傢就追蹤到拘留所,找到杜林。
  
  杜林見隱瞞不住,就竹筒倒豆子,把事情的經過說瞭個一清二楚。事情如實報到瞭市領導那裡,領導哈哈大笑,說:“這傢夥真是太有才瞭。既然他立瞭大功,我們就要論功行賞,不要叫他當司機瞭,就在化工處當副主任吧。”
  
  杜林從拘留所出來,就當上瞭領導。
  
  那天,童主任和杜林一塊出去開會,仍是杜林開車。出瞭單位,杜林問:“領導,今天換不換位呀?”
  
  童主任打趣說:“不換!你都換得跟我平級瞭,還想換成我上級呀?”說罷,兩人哈哈大笑,笑得差點把車開進溝裡去。

Be First to Comment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